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基礎醫學論文 > 醫學工程論文

新冠疫情阻擊戰中智能機器人的具體運用

來源:中國感染控制雜志 作者:李少強,劉浩,郭文亮,
發布于:2021-03-25 共9496字

  摘    要: 科學日新月異,人工智能、高速網絡、精準控制、自動化技術不斷發展,智能機器人的應用已日趨成熟,逐步走進生活的各個領域。2019年12月以來,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人類抗擊疫情,直面病毒的高傳染性、感染后較高的致死率,以及社會恐慌等各種挑戰。隨著科學技術發展和醫療需求的變化,發現智能機器人應用于醫療領域,可以減輕醫護人員的工作負擔,減少交叉感染的風險;用于科普及防控宣傳,可以增加全社會對疾病的認知,減少社會的恐慌。智能機器人與醫療技術的有效結合能達到科學抗疫1加1大于2的效果,具有極大的應用前景,能順應社會的需求。

  關鍵詞: 智能機器人; 機器人治療與采樣; 人工智能; 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肺炎; COVID-19;

  Abstract: Science is changing with each passing day,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igh-speed network, precision control and automation technology are developing continously, the application of intelligent robot has become more and more mature and gradually entered all areas of our daily life. Since December 2019, 2019-nCoV has been raging around the world, human beings have been fighting against the epidemic, facing various challenges such as high infectivity of the virus, high mortality after infection, and social panic.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s well as the change of medical needs, the application of intelligent robot in medical field was found to be able to reduce the workload of medical staff and reduce the risk of cross infection; it can also increase the whole social awareness of diseases and reduce social panic through science popularization as well a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propaganda. The effective combination of intelligent robot and medical technology can achieve the effect of “one plus one is greater than two” for scientific anti-epidemic, which has great application prospect and can meet the needs of society.

  Keyword: intelligent robot; robot therapy and sampl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2019-nCoV;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新冠疫情阻擊戰中智能機器人的具體運用
 

  自2019年12月以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武漢暴發并在全國迅速蔓延,至2020年3月全國有3 019名醫務人員感染新型冠狀病毒,1 716名確診為COVID-19,其中存在大量職業暴露導致的感染[1]。COVID-19傳播的主要途徑是呼吸道飛沫和密切接觸,醫護人員在救治患者時,處于相對密閉的環境,長時間暴露于高濃度氣溶膠,也可能通過氣溶膠途徑被感染,對患者進行呼吸支持治療時,與患者近距離接觸,盡管有標準的職業防護,但仍面臨著較大的感染風險、工作負擔和心理負擔[2]。

  如果有可以遠程操控或者全自動化機器人替代醫務人員工作,參與到COVID-19戰疫之中,可減少醫護人員與感染患者近距離接觸的時間,以及暴露于空氣中高濃度飛沫、氣溶膠的時間,從而降低潛在感染的風險,減輕醫務人員心理負擔、工作負擔,提高醫務人員的工作效率,減少醫源性交叉感染的概率。面對疫情,中國政府一直在努力,2月初,工信部發布《充分發揮人工智能賦能效用協力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倡議書》,促進、推動智能機器人更好地投入抗疫行動中[3]。慶幸的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陸陸續續已報道有多種機器人參與到臨床、護理、檢查、生活工作中,如超聲機器人、咽拭子采集機器人、消毒機器人、保潔機器人、物流機器人等,現將智能機器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應用情況逐一介紹。相信在不久的未來,還將有插管機器人、支氣管鏡機器人、搬運機器人等投入使用。

  1、 治療方面

  目前,智能插管、吸痰等呼吸支持治療機器人仍處于研發階段,國內外較少報道此類智能機器人運用于實際臨床。

  1.1 、吸痰機器人

  2013年,日本ULVAC機工株式會社開發了不影響患者人工氣道呼吸狀態的自動痰液吸引系統,但由于操作不便,吸痰位置局限于人工氣道口等,不能達到良好的效果,均未能完全替代人工吸痰操作[4]。2015年,譚文君等[5]研發了智能吸痰機器人,采用機械臂和手的仿真轉動模擬真實吸痰動作,在模型上可有效吸出模擬痰。該團隊根據前期的實驗,改良了吸痰機器人運動單元機械臂,機械臂吸痰操作過程中較前更穩定,送管成功率較前提高。

  1.2 、插管機器人

  2010年,Tighe等[6]首次提出氣管插管機器人概念,運用達芬奇手術機器人對人體模型完成氣管插管操作,但此設備龐大昂貴,僅能在手術室麻醉狀態的插管中使用。2018年,王新宇等[7]研發遠程ETI,研發出小巧靈活和便攜的遠程機器人輔助插管系統(RRAIS),并進行動物實驗,機器人系統在絕對數字上比人工直接喉鏡插管獲得了更高的首過率和總體成功率。

  國內外研究通過人體模型或動物試驗驗證了吸痰、插管機器人系統的可行性和較高的成功率,但這些插管機器人仍處于半自動階段,需要人工將機器和氣管插管放入口中等操作,不能實現完全的、無人工干預的操作,在傳染病疫情中使用價值有限。

  2、 護理方面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由于湖北各地疫情呈爆發式發展,當地醫療資源出現明顯短缺。同時,湖北省武漢市的醫護人員作為抗擊COVID-19第一線的戰士,承受著巨大的工作壓力和心理壓力[8]。種種因素影響下,醫護人員的工作效率也受到影響。在此情況下不禁思考,當今智能化設備種類繁多,關于醫療機器人也有報道,在抗疫第一線能否通過使用智能機器人減輕醫護人員的負擔,現將現有的醫療機器人介紹如下。

  2.1、 靜脈穿刺機器人

  通過靜脈穿刺輸送液體或獲取血液樣本是最常見的臨床常規操作。醫護人員往往依賴手工靜脈穿刺技術,但其成功率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操作者的操作水平和患者的生理表現,在兒童、老年人、慢性病患者和肥胖患者身上操作對操作者有更高的要求。2000年,Zivanovic等[9]報道其研發成果,一種自動采集前臂血樣的機器人系統,并討論了初步結果,證明該系統的可行性。2009年,Zivanovic等開發的采血機器人Bloodbot, 根據不同的組織彈性,利用手臂靜脈探測器,將目標靜脈和周圍組織區分開來,精確定位靜脈穿刺點,但其需要醫護人員調整扎針機器部件的傾斜角度。Richard Harris在2010年開發了一種采血機器人VEEBOT,采血準確率可達83%[10]。Balter等[11]研制的機器人靜脈穿刺裝置,采用近紅外和超聲成像技術掃描選擇合適的注射部位,并采用9自由度機器人根據圖像和力引導將針頭插入血管中心,還開發了一種醫療設備,通過抽血和在護理點以全自動方式提供診斷結果,實現端到端的血液檢測,將一個圖像引導的靜脈穿刺機器人與一個執行診斷分析的微離心和光學檢測平臺相結合。

  2.2 、配藥機器人

  配藥是每個護理人員都需要掌握的一項技能。抗疫一線,由于病患多,醫護人員緊缺,操作環境差等因素,工作隱患較多,其中在靜脈輸液配藥過程中,往往存在保護不足,藥物污染、空氣污染和環境污染等一系列隱患。國內2017年周宏珍等[12]研究結果表明,與人工相比,智能靜脈用藥配置機器人的配液效率和精確率更高,且極大地減少了由于配藥環節造成的職業損傷,但該研究存在研究對象較為局限,研究時間較短等缺點。

  上海市仁濟醫院日間化療中心嘗試使用機器人護士進行配藥,護理人員只要從電腦中調取患者需要的處方二維碼并準備好藥劑、輸液袋等設備,機器人護士就會在完成掃描后立即進行配藥,會按照設置確認每瓶藥的定量配置,同時在上面完整的將患者信息、藥品名稱以及具體用法都標記清楚,整個過程僅花費1 min, 快速且精準[13]。可見配藥機器人的使用能夠提高護士工作效率,減少藥物殘留和配藥錯誤的發生;藥液配制過程中人與藥物完全隔離,減少護士暴露機會,減少醫院感染發生;工作效率提高后,護理人員擁有更多的時間用于患者的其他服務。

  2.3 、飲食護理機器人

  早在1998年Mike Topping公司就已研制出第一款低成本商業康復機器人“Handy 1”,該機器人包括一個5自由度的機械臂和1個激光掃描系統,可用于多項任務,包括喂食輔助。

  國內飲食護理機器人的研究相對落后,2006海軍工程大學研制出可控式用餐機,同年哈爾濱工程大學研制出一款新型助餐機器人My Table, 但是二者都需進一步完善才能實現產業化[14]。2012年李彥濤[15]提出助餐機器人樣機研制及控制研究。盡管飲食護理機器人對于重癥及殘疾或老年患者能夠提供必要的幫助,減輕醫護人員負擔,使得醫護人員能將更多精力投入到臨床工作中,但此類機器人存在一些缺點,如售價高,功能較單一,便攜性和對不同使用環境的適應性不足等。此外,機器人的安全性有待提高。

  2.4 、其他

  除上面三大類護理機器人,筆者還發現許多其他類型的護理機器人,這些機器人也具有應用于臨床工作的潛力。如監控機器人不僅可用作家庭服務機器人,也可以用來減輕護士對患者的持續檢查和生命體征的記錄。尿液輸出監測系統用于監測患者的尿液輸出,在緊急情況下發出警告,并自動清空樣本(Otero、Apalkov、Fernández和Armada, 2014)。另外,2013年Kuroda等[16]提出了一種臨床傳感器網絡系統,該系統可以代替護士完成輸入數據的任務,在主觀和客觀上都提高了護理過程的效率和安全性。Kangasniemi等[17]提到一種智能靜脈泵,目前主要用于注射放射性制劑,可提高整體護理滿意度。2019年國內劉文勇等[18]研究指出,目前有一家醫院和兩家護理機構正在試用護理服務機器“智能護理車”(intelligent care cart),該款智能護理車采用模塊化設計,醫護人員可以通過智能手機將其召喚到所需的房間,并根據不同的應用場景快速進行配置。可見現今關于護理機器人的研究繁多,成果顯著,甚至部分護理機器人已經成功產業化。在疫情一線醫護資源緊缺,醫護人員壓力巨大的情況下,有效靈活地使用智能機器人具有緩解人員緊張情形,使得醫護人員能把精力投入最需要的工作,提高工作效率,彌補護理工作不足等優點。

  3、 檢查方面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投入抗疫戰斗檢查的機器人有超聲機器人和咽拭子機器人。

  3.1 、超聲機器人

  超聲檢查是一種非常有用的診斷工具,其具有非傾入性、價格便宜、可移動便攜、不產生電離輻射等特點,被廣泛應用在臨床檢查中。超聲機器人還具有的以下優點:(1)可以將超聲檢查的時間提前,為危重患者的緊急治療提供信息。在院前急救中,遠程超聲有助于實現快速檢傷,可以增強醫生的預診能力,為搶救生命贏得時間。(2)可以實現無需出遠門就在當地接受醫療專家的檢查,使優質醫療資源下沉。遠程超聲技術的實現,順應了國家分級診療制度的推進,補充了基層醫療資源,實現了醫療資源的優化配置,減輕了患者的經濟負擔。

  2018年劉延花等[19]比較超聲機器人和傳統超聲檢查的差異,檢查42例志愿者的消化系統及泌尿系統,發現機器人法及傳統方法的超聲圖像質量差異無統計學意義,而機器人法較傳統方法檢查時間多6 min左右。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2020年2月全國首例5G超聲機器人遠程操作在浙江省人民醫院成功實施,隨后應用于湖北疫情一線[20]。

  超聲機器人在常規疾病診斷結果,以及獲取的圖像質量方面與傳統超聲檢查有較高的一致性,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超聲機器人具有對病人進行檢查的應用價值。

  3.2、 咽拭子機器人

  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中山大學對17例COVID-19患者進行研究,發現患者在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后不久即可在上呼吸道檢測到新型冠狀病毒載量[21]。《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2]就將呼吸道拭子核酸檢測作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重要的確診標準之一,并且檢測下呼吸道標本(痰或氣道抽取物)更準確。

  咽拭子機器人還具有以下優點:(1)采集簡便、早期識別、易普及。上呼吸道拭子核酸檢測只需30 s即可采集完成,無需借助任何儀器設備。在COVID-19此類急性呼吸道傳染病傳播時,對已有明顯癥狀或重癥患者進行下呼吸道樣本核酸檢測,其敏感性較強,而對早期發病甚至無癥狀患者進行檢測,則其敏感性較差[22]。因此,呼吸道拭子核酸檢測依然在基層排查和臨床確診工作中具有極高的優勢和地位。(2)降低假陰性。盡管目前的學術觀點認為鼻咽拭子的檢測效能比咽拭子更高,但不同的病期、不同病情、不同部位患者病毒載量有所差異。研究[23]表明,同時采集鼻咽拭子和咽拭子并且增加采樣次數能減少假陰性。另外,由于醫務人員在采集咽拭子標本時直面患者口腔,擔心患者飛沫和氣溶膠會傳播擴散病毒,容易在采集咽拭子時操作粗糙、或者取樣時間較短,導致咽拭子假陰性[24]。若醫務人員可與患者保持一定距離采樣,能夠更好地保護醫護人員避免交叉感染,同時咽拭子智能機器人統一了采集的方式,勢必能更加規范采樣操作,獲得更高質量的標本。(3)不良反應少,患者易配合。做鼻咽拭子時無法直視患者鼻腔、鼻咽內部,操作需要一定經驗和手感,部分患者對鼻咽拭子耐受性差,不易配合,容易發生出血等不良反應,而咽拭子為可直視下操作,不良反應少,更容易讓患者配合及接受。

  2020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國內首臺咽拭子采樣機器人由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鐘南山院士團隊與中科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聯合研制成功,并于3月開展了臨床試驗,結果顯示,機器人咽拭子采樣可以達到較高的質量且受試者無不良反應[25]。

  4 、生活管理方面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由于病患人數激增,以及民眾的恐慌心理等,疫情嚴重的城市存在醫療場所擁擠,醫療資源不足等問題,對于醫院的管理難度也大大增加。介紹幾類機器人,其能協助一線工作人員解決部分生活管理問題,同時降低工作人員被感染的可能性。

  4.1、 消毒保潔

  消毒保潔是一項暴露風險高的工作,尤其在疫情期間,無論是在戶外場所或醫院,工作者都有極大的暴露風險。消毒機器人在突發不明原因疫情中的應用具有特殊優勢,其發展歷史較長, 技術更成熟。國內2003年急性嚴重呼吸綜合征期間王立權等[26]曾報道了一款“護士助手機器人”,隔離病區以外的工作人員通過搖控圖像信號遙控機器人,機器人到達隔離病區的任何位置完成垃圾處理并對相應地點進行清潔消毒,還可以運送醫療器械和設備,運送試驗樣品及試驗結果,為患者送藥品、送飯及生活用品等。據媒體報道,已有多款消毒機器人投入武漢一線使用,國產的多型智能化機器人如鈦米智能消毒機器人,以及國外如丹麥UVD消毒機器人等[27]。同時,也有以往應用于其他領域的無人機用于遠程測溫、空中噴灑消毒等[28]。智能機器人的使用,減少了醫護人員與被污染物品和環境的接觸,降低醫護人員被感染的可能性。

  4.2、 派發物品

  早在1989年美國就開始使用一款移動式護理機器人“HelpMate”,負責將餐盤從餐廳送到護理站,其擁有避障和自主導航等功能,能有效完成醫用物品等運送任務[29]。繼而陸續有各種負責病房分配食物、藥物以及取走垃圾等機器人誕生。這類機器人代替醫護人員派發物品、食品、藥品,使醫護人員能將更多精力投入患者的治療和護理。

  4.3 、搬運

  在國內,患者的轉運仍然沿用傳統的方式,依靠醫護人員或家屬將患者抬、扶、抱到擔架或輪椅車上,需要2~3名護理人員共同操作才可以完成。一方面,一些重癥患者或者殘疾患者在搬運過程中如果操作不慎,易引起患者的再損傷,甚至生命危險。另一方面,經常抱、抬患者,加重護理人員的工作強度,長此以往也會危害到護理人員的背部骨骼和肌肉,發生腰肌損傷。2009年張西正等提及日本機械工程研究所開發的“MELKONG”護理機器人,專門用來照顧那些不便走動的患者,該機器人可以輕松而平穩地將患者從床上托起,并將其送往衛生間、浴室或餐廳[30]。還有一系列機器人,如機器人Robear可以將老人從床上帶到輪椅上,為日常生活提供基本護理;SAM具有看門的功能,還可導航、監控、遠程監測摔跤風險等[31],可以幫助患者傳遞物品,不僅方便了患者,還有利于醫護人員將更多的精力從繁雜的事務中轉移到患者的疾病恢復和心理關懷上。

  5 、疫情宣教與引導防控相關的機器人

  在新型冠狀病毒流行期間,由于疫情的蔓延,造成一定的社會恐慌。所以,加強有效的社會科普,能加深人民群眾對疾病的認知及了解,減少社會的恐慌。以下類型的機器人用于疫情宣教與引導防控。

  5.1 、引導防控的智能機器人

  2020年2月,阿里巴巴推出的客服智能對話機器人[32]與多個省市政府的衛健委合作,該類機器人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在線疫情知識問答”,無停歇地為所有咨詢的用戶提供全天候的準確回答,能有效緩解政府工作人員在抗疫期間的服務壓力,提高全社會對疾病的認知,了解到最新的資訊,減少社會群體的焦慮。同樣,隨后投入使用的騰訊政務聯絡機器人也具有相關功能。

  5.2 、社區防控智能機器人

  社區防控是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關鍵環節,技術支撐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京東數字科技集團[33]與360金融分別在疫情暴發初期2020年2月已開發出智能外呼機器人、疫情問詢機器人、良研問卷等智能工具,可對公眾進行一對一的主動電話呼叫,用于排查、通知、回訪,幫助疾控系統開展信息采集工作,大幅提高人工效率,包括流動人員排查機器人、本地居民排查機器人、特定人群通知機器人、政府工作上報和監督機器人定人群通知機器人、政府工作上報和監督機器人。

  5.3、 加強疫情宣教的智能機器人

  加強全社會對疾病的認知有助于進一步的防控疫情,以往應用于其他領域的無人機系統,疫情期間也在多個高風險地區進行疫情防控宣傳教育[27]。如對不戴口罩、四處串門的居民進行勸阻,無人機將不戴口罩外出的居民勸回室內。

  6、 面臨的困難與展望

  誠然,智能機器人在疫情中應用仍存在一定的困難及挑戰:(1)智能機器人應用成本仍較高;(2)智能機器人對網絡技術要求高(5G/高速藍牙等),不同地區網絡技術存在差異;(3)醫院應用涉及醫院感染管理的要求;(4)醫療應用環境的復雜性等。

  智能機器人可以減少醫務人員工作量及交叉感染風險,面臨的所有挑戰都值得努力解決。未來,智能機器人智能化程度、遠程操作的距離、精準化控制等將改進得越來越好。在滿足醫療需求的前提下,智能機器人能更好地應用于治療、護理、宣傳。

  7、 結語

  隨著科技抗疫的全面開展,醫療與智能機器人的有效結合,深化應用于臨床、護理、檢查、生活管理、疫情宣教引導等,解決了很多醫療上難以突破的技術問題。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控制能帶來1+1大于2的有利影響,值得重視以及推廣。

  參考文獻

  [1]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應急響應機制流行病學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征分析[J].中華流行病學雜志,2020,41(2):145-151.
  [2]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局.關于印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的通知[EB/OL].(2020-03-04)[2020-03-10].http://www.nhc.gov.cn/yzygj/s7653p/202003/46c9294a7dfe4cef80dc7f5912eb1989.shtml.
  [3]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司高技術處.充分發揮人工智能賦能效用協力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倡議書[EB/OL].(2020-02-04)[2020-03-10].https://www.miit.gov.cn/jgsj/kjs/jscx/gjsfz/art/2020/art_1782 cd08c7ef45b6bd7224d340f5dadb.html.
  [4] ULVAC機工株式會社,株式會社醫療種子.吸痰裝置、人工呼吸系統以及吸痰裝置的操作方法:日本,CN201380049678.2[P].2015-06-10.
  [5] 譚文君,申存毅,羅禹,等.仿真智能吸痰機器人運動單元的研制[J].中國醫療器械雜志,2019,43(1):17-20.
  [6] Tighe PJ,Badiyan SJ,Luria I,et al.Robot-assisted airway support:a simulated case[J].Anesth Analg,2010,111(4):929-931.
  [7] Wang X,Tao Y,Tao X,et al.An original design of remote robot-assisted intubation system[J].Sci Rep,2018,8(1):13403.
  [8] 王競,程雅倩,周照,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對武漢市一線醫護人員心理狀況的影響[J].武漢大學學報(醫學版),2020,41(4):547-550.
  [9] Zivanovic A,Davies BL.A robotic system for blood sampling[J].IEEE Trans Inf Technol Biomed,2000,4(1):8-14.
  [10] 彭麗霞.基于圖像處理技術的靜脈穿刺機器人技術研究[J].無線互聯科技,2019,16(12):145-146.
  [11] Balter ML,Leipheimer JM,Chen AI,et al.Automated end-to-end blood testing at the point-of-care:integration of robotic phlebotomy with downstream sample processing[J].Techno-logy (Singap World Sci),2018,6(2):59-66.
  [12] 周宏珍,雷清梅,朱亞芳,等.智能靜脈用藥配置機器人的臨床應用效果[J].實用醫學雜志,2017,33(19):3304-3307.
  [13] 陳瑜.人工智能在護理領域的應用及思考[J].護士進修雜志,2020,35(3):247-251.
  [14] 張祥,喻洪流,雷毅,等.國內外飲食護理機器人的發展狀況研究[J].中國康復醫學雜志,2015,30(6):627-630.
  [15] 李彥濤.助餐機器人樣機研制及控制研究[D].哈爾濱:哈爾濱工程大學,2012.
  [16] Kuroda T,Noma H,Naito C,et al.Prototyping sensor network system for automatic vital signs collection.Evaluation of a location based automated assignment of measured vital signs to patients[J].Methods Inf Med,2013,52(3):239-249.
  [17] Kangasniemi M,Karki S,Colley N,et al.The use of robots and other automated devices in nurses’ work:an integrative review[J].Int J Nurs Pract,2019,25(4):e12739.
  [18] 劉文勇,劉亞軍.2018年醫用機器人研發熱點回眸[J].科技導報,2019,37(1):180-185.
  [19] 劉延花,張元吉,李梅,等.超聲遠程遙控機器人系統的志愿者初步應用研究[J].中華超聲影像學雜志,2019,28(1):66-70.
  [20] Ye R,Zhou X,Shao F,et al.feasibility of a 5G-based robot-assisted remote ultrasound system for cardiopulmonary assessment of patients with COVID-19[J].Chest,2020.DOI:10.1016/j.chest.2020.06.068.Epub ahead of print.
  [21] Zou L,Ruan F,Huang M,et al.SARS-CoV-2 viral load in upper respiratory specimens of infected patients[J].N Engl J Med,2020,382(12):1177-1179.
  [22] 楊鵬,邵發林,王貴潔.通過霧化誘導排痰提高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陽性二例[J].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2020,43(4):335-336.
  [23] 王成彬.核酸檢測用于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陽性率低的原因分析[J].中華醫學雜志,2020,100(13):961-964.
  [24] 劉焱斌,劉濤,崔躍,等.鼻拭子與咽拭子兩種取樣方法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核酸篩檢中的比較研究[J].中國呼吸與危重監護雜志,2020,19(2):141-143.
  [25] Li SQ,Guo WL,Liu H,et al.Clinical application of an intelligent oropharyngeal swab robot:implication for the COVID-19 pandemic[J].Eur Respir J,2020,56(2):2001912.
  [26] 王立權,孟慶鑫,郭黎濱,等.護士助手機器人的研究[J].中國醫療器械信息,2003,9(4):21-23.
  [27] 黃蓮花,李光明,林土淦,等.便捷公共衛生智能清潔掃地機器人設計[J].輕工科技,2018,34(9):72-73,75.
  [28] 孫永生,金偉,唐宇超.無人系統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應用實踐[J].科技導報,2020,38(4):39-49.
  [29] 施春迅,丁皓,劉浩宇,等.護理機器人技術的研究和發展[J].生物醫學工程學進展,2019,40(1):26-29.
  [30] Ogata K,Tanaka H,Matsumoto Y.Validation of improvements of robotic devices for nursing care using a sensing dummy simulating human body[J].Annu Int Conf IEEE Eng Med Biol Soc,2018,2018:4046-4049.
  [31] 涂愛清,曾鐵英.人工智能技術在臨床護理中的應用問題及展望[J].護理研究,2020,34(2):269-272.
  [32] 夏晨曦Hans.阿里達摩院設計師分享:智能客服對話機器人的設計全流程[EB/OL].(2020-02-26)[2020-03-10].http://www.woshipm.com/pd/3427424.html.
  [33] 京東黑板報資訊.響應國家號召! 京東數科智能外呼機器人助力社區防控一線![EB/OL].(2020-02-12)[2020-03-10].https://www.sohu.com/a/372527430_99967243,2020-02-12.

作者單位: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呼吸與危重癥科 機器人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
原文出處:李少強,劉浩,郭文亮,周圓圓,李時悅.智能機器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應用探索[J].中國感染控制雜志,2021,20(03):283-288.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