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心理健康論文

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主題研究與展望

來源:南京財經大學學報 作者:韓力爭
發布于:2021-03-25 共7220字

  摘要:從積極心理學視角, 對南京財經大學40名學生和10名輔導員進行訪談, 發現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主題集中在五個方面:自我和諧、自尊、自我效能感、人際交往和主觀幸福感。文章采用文獻查閱法, 對上述五個方面的現有研究進行綜述, 并對該領域未來研究的側重點進行展望。

  關鍵詞:積極心理學; 貧困大學生; 心理成長;

  Study From the Positive Psychology on Impoverished College Students' Mental Problem

  Han LiZheng

  Publicity Department, Nanjing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Abstract:Through the Interview of 40 Impoverished college students ( ICS) and 10 instructors from Nanjing Finance and Economics University, it can be found that the ICS pay great attention to the following five aspects: self-consistency, self-esteem, self-efficiency,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The study mainly uses the literature review method to provide the foundation for the following empirical research, and make the further discussion about the related research field.

  引言

  隨著我國高等教育的日益普及, 大學校園里貧困生的人數也在不斷攀升, 約占大學生人數的30%, 特困生約占學生人數的10%。幫助貧困生完成學業、健康成長、順利就業已成為全社會關注的重要民生問題, 國家要求各級政府及高校認真落實“獎、貸、助、勤、減、補 (免) ”六位一體的貧困生資助政策, 有力地保障貧困生不會因經濟問題而輟學。但來自經濟、學習、生活、就業等多重壓力容易讓貧困生產生自卑、焦慮、封閉、缺乏人際交往能力等心理問題, 成為經濟心理上都貧困的“雙困生”。眾所周知, 心理貧困遠比單純經濟貧困的危害性更大, “經濟貧困困一時, 心理貧困困一世”。因此, 貧困生幫扶工作應改革單純的物質幫助, 加大心理幫扶的力度。

  積極心理學興起于美國, 是研究人類的力量和美德等積極心理品質的心理學思潮。基于積極心理學的貧困生幫扶, 不再局限于關注貧困生的心理問題, 而是致力于幫助他們發揮潛能、發展積極的心理品質, 促進貧困生的心理成長。文章采用文獻查閱法, 對貧困生心理成長五個主題 (自我和諧、自尊、自我效能感、人際交往和主觀幸福感) 的現有研究進行分析和評述, 并展望該領域未來研究方向, 力圖為高校開展貧困生工作提供新的理論依據和工作思路。

  一、厘定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主題

  隨機抽取南京財經大學的40名學生 (貧困生、非貧困生各20名) 和10名輔導員進行訪談。采用結構化訪談題綱, 開放式和封閉式題目相結合, 收集貧困生心理成長的概念、內容、存在問題及促進方法。根據關鍵詞出現的頻率, 對其進行歸納, 結合心理學專家的相關建議, 總結出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的五個主題:自我和諧、自尊、自我效能感、交往焦慮和主觀幸福感。

  二、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主題的相關研究

  (一) 自我和諧

  個體的身心和諧發展是構建和諧社會的基礎, 中共中央2006年明確提出了“心理和諧”的理念:“注重促進人的心理和諧, 加強人文關懷和心理疏導, 引導人們正確對待自己、他人和社會, 正確對待困難、挫折和榮譽, 加強心理健康教育和保健, 健全心理咨詢網絡、塑造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1]之后不少學者開始對心理和諧、自我和諧展開研究。許燕等學者提出, “自我和諧是構建心理和諧的基礎”。[2]

  1. 自我和諧的概念界定及研究工具

  自我和諧 (self consistency and congruence) 是人本主義心理學家C.R.Rogers人格理論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 表現為自我認識、自我體驗、自我控制的統一。[3]

  國內常用的測量工具是王登峰所編的自我和諧量表 (SCCS) , 包括自我與經驗的不和諧、自我靈活性能及自我刻板性三個分量表, 共35個題目。該量表整體性效度良好, 各分量表的同質性信度分別高達0.85、0.81、0.64。[4]

  2. 貧困與非貧困大學生自我和諧水平的比較

  以往的研究均認為大學生的自我和諧水平受家庭經濟狀況的影響。而對于影響效果, 不同學者的觀點不一致。

  蔡茂華、楊萍等人[5]認為經濟貧困學生的自我和諧程度比普通學生較低, 這與黃知榮[6]的研究結果一致。陳俊波認為貧困生的自我和諧水平與非貧困生并沒有顯著差別[7], 李志勇、許江榮[8]也驗證了這一結果。羅京濱、曾崢等人[9]調查分析, 貧困大學生的自我和諧水平總體上高于普通大學生, 這與王等峰[10]的研究結果一致。

  李建軍研究了不同貧困程度大學生的自我和諧狀況, 結果顯示一般貧困家庭的大學生自我和諧狀況最好, 普通經濟狀況家庭的學生次之, 家庭比較富裕的學生趨向于自我不和諧;而家庭經濟狀況很差且持續惡化的特貧學生自我和諧水平最低。[11]

  3. 貧困大學生自我和諧水平的性別差異

  現有的研究, 大部分結果表明貧困大學生自我和諧水平不存在性別差異[5,6,9,10], 而陳俊波認為貧困生中女生的“自我靈活性”比男生高, 男貧困生“自我刻板性”比女貧困生高[7]。認為這與社會賦予的性別角色期待有關。

  4. 其它相關研究

  羅京濱、曾崢等人[9]研究得到:自我和諧水平與自尊水平呈顯著的正相關, 自我和諧性越好, 自尊水平就越高;王晉[12]認為自我和諧的分量表對自尊有顯著的預測作用。

  貧困大學生的自我評價方式、應對方式和獲得的社會支持對其自我和諧有顯著影響, 相關研究如下:蔡茂華、楊萍等人認為自我評價越高者其自我和諧程度越高, 間接地反映了自我和諧與自尊、自我價值的關系[5]。李志勇、許江榮分析得到貧困大學生的社會支持對自我和諧的影響顯著高于非貧困生[8]。馬瑾通過相關分析和回歸分析得出貧困生的應對方式對自我和諧總體水平有顯著的預測作用[13]。

  (二) 自尊水平

  1. 自尊的概念及研究工具

  自尊是個體在社會實踐過程中所獲得對自我的積極情感體驗。自尊既是自我意識中的核心要素, 也是心理健康的重要影響因素, 制約著個性的發展方向。[14]

  國內常用的工具是羅森伯格編制的自尊量表 (SES) , 由10個項目組成, 分數越高, 自尊程度越高。[4]

  2. 貧困生與非貧困生自尊水平的比較

  部分學者認為低自尊是貧困生比較典型的特點之一, 如辛勇通過研究發現貧困生的自尊水平顯著低于非貧困生[15];康育文也得到同樣的結論[16];胡俊武、張小遠的觀點與此一致, 并發現貧困和自尊對貧困生心理健康的影響存在顯著的交互作用[17];仇志偉、高彩云在探究自尊在心理控制源和人際信任的關系中的中介時, 也驗證了這一觀點[18]。

  而李春山等人研究表明貧困大學生和非貧困大學生的自尊水平不存在顯著差異[19];孫延強也得出同樣的結論[20];王玉杰從外顯自尊和內隱自尊的角度加以驗證[21]。

  3. 貧困生自尊水平的性別差異

  關于貧困生自尊水平的性別差異, 現有研究結果基本趨向一致, 認為并不存在顯著的性別差異[18,22]。王玉杰在內隱自尊方面得到同樣的結論, 而在外顯自尊方面, 貧困男生顯著高于女生[21]。

  (三) 自我效能感

  1. 自我效能感的概念界定及研究工具

  自我效能感是指個體在實施某一行為之前對自己能否成功地進行某種成就行為的主觀推測和判斷, 直接影響到個體心理過程中的功能發揮 (Bandura, 1994) , 包括結果預期和效果預期[23]。

  國內廣泛采用Schwarzer等人編制的《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 (GSES) 》, 量表共有10個項目。總分值越高, 自我效能感越高[4]。

  2. 貧困與非貧困大學生自我效能感的比較

  家庭經濟困難是否會對貧困生產生消極的心理暗示, 引起學生對自己的能力過低評價, 不同學者得到不一致的結論。

  朱志明研究結果顯示:貧困大學生的總體自我效能感顯著低于非貧困生, 男貧困生的自我效能感低于女生, 但二者差異不顯著[24]。而孫延強等人的結論與此不一致, 認為貧困大學生在自我價值感總分、總體自我價值感、一般自我價值感、特殊自我價值感、自我效能感與非貧困生不具有顯著差異[20]。張麗珊、余毅敏通過分析得出學生的自我效能感與其家庭經濟狀況總分呈顯著的負相關, 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自我效能感顯著高于普通學生[25]。這可能與被試為大一新生有一定關聯, 貧困生通過努力學習進入大學, 感受到努力結果帶來的成功, 進而增強了其自我效能感。

  (四) 人際交往

  貧困生由于面臨經濟和學業雙重壓力, 家庭給予很高的期望, 長期的壓力使他們容易變得自卑、自閉, 不愿主動與人交往, 人際信任度低等。

  常用的研究工具是交往焦慮量表 (IAS) , 包括15條自陳條目, 內部一致性良好, 其中Cronbacha系數超過0.87。

  根據文獻查閱, 以往關于貧困生人際交往的研究相對少。馮宗俠以北京理工大學的500名學生為調查對象, 得出貧困生的人際交往能力顯著低于經濟狀況良好的學生[26];張文海的研究[27]結論與此一致。儲昭帥, 才忠喜在探究團體輔導對貧困生對高校人際關系和自尊的干預效果時, 也驗證了這一點[28]。

  (五) 主觀幸福感

  研究發現, 部分貧困生會因為經濟狀況不能滿足學習和生活及人際交往方面的需要而陷入悲觀失望、情緒低落的循環狀態, 表現出對生活不滿意的態度, 產生消極的情感體驗。

  1. 主觀幸福感的概念界定和研究工具

  主觀幸福感 (Subjective well-being, SWB) 主要是指個體依據自己設定的標準對其生活質量所做的整體評價, 包括認知和情感兩個方面[29]。常用的研究工具是幸福感指數量表, 包括總體情感指數量表和生活滿意度問卷[4]。

  2. 貧困生與非貧困生主觀幸福感的比較

  國內已有的研究表明經濟水平與主觀幸福感有顯著相關。如嚴標、鄭雪等人[30]研究得到貧困生的總體幸福感指數、情感指數和生活滿意度顯著低于非貧困生, 孔德生、王昕等人得到同樣的結論[31];徐迎利、楊榮等人[32]以不同類型和層次的院校為研究對象, 所得結果也與此一致。佟月華通過研究發現, 貧困大學生的一般自我效能感、整體情感指數和幸福感指數顯著低于普通大學生, 而生活滿意度與普通大學生沒有顯著差異[33]。

  3. 貧困大學生主觀幸福感的性別差異

  徐迎利、楊榮等人認為貧困大學生的主觀幸福感不存在顯著的性別差異[32];何瑾、樊富珉的研究結果與此不一致[34], 得到男貧困大學生的主觀幸福感水平顯著低于女貧困生。

  4. 其他相關研究

  胡瑜風、唐日新研究結果顯示:貧困大學生社會支持與其主觀幸福感各指標均顯著相關, 獲得社會支持越少, 其感受到的生活滿意度就越差, 體驗到的正性情感就越少, 產生的負性情感越多[35]。

  何瑾、樊富珉等人認為自尊、積極應對與主觀幸福感總分呈顯著正相關, 消極應對與主觀幸福感呈顯著負相關。應對方式在自尊和主觀幸福感之間存在部分中介效應。貧困大學生的自尊不僅直接影響其主觀幸福感, 還通過應對方式間接影響主觀幸福感[34]。

  (六) 對上述不同研究結果的解釋

  關于貧困生與非貧困生在心理成長五個方面是否存在顯著差異, 現有的研究結果并不一致, 筆者認為有如下原因: (1) 貧困生界定標準不明確、不統一, 貧困等級也沒有細分, 而貧困程度不同, 對大學生生活、學習造成的影響不同, 導致研究結果不一致; (2) 研究對象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結論不能很好地推廣到其他群體中, 外部效度低; (3) 研究工具復雜, 使用不同心理問卷及量表, 導致權衡的標準沒有達到客觀統一; (4) 不同地區對貧困生的經濟幫扶力度以及高校對心理輔導的重視程度有差異, 也會導致研究結果的不一致。

  (七) 國外關于貧困生心理成長的研究

  文獻查閱發現, 國外關于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的研究相對較少, 這與西方國家崇尚獨立的文化和完備的獎貸以及勤工助學體制有關。在西方, 貸款上大學是被鼓勵的自立、獨立行為, 富有家庭的孩子也會選擇貸款上大學;勤工助學更是司空見慣的普遍現象。因此, 貧困生心理不是西方國家大學校園的主流問題。

  三、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研究展望

  從積極心理學視角關心貧困生的心理成長, 而不是關注貧困生的心理問題, 已得到學界和高校的廣泛認同, 會逐漸成為貧困生幫扶工作研究的主流。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的未來研究應突破理論探索和調查數據呈現的模式, 加強應用領域的研究, 這樣才能實現積極心理學之父Seligman的初衷:積極心理學的力量是幫助人們發現并利用自己的內在資源, 進而提升個人的素質和生活的品質[36]。

  基于積極心理學的心理成長團體輔導活動將成為貧困生幫扶工作的新方向和新亮點。積極心理學心理成長團體輔導應遵循以下原則: (1) 培養積極認知, 改變消極思維; (2) 引導合理歸因, 增強積極情緒體驗; (3) 創建成功體驗, 開發積極行為; (4) 學會感恩, 構建積極的社會支持系統。

  已有學者在貧困生心理成長團體輔導方面做了有益嘗試。潘莉、周珂研究得到團體輔導能顯著提升貧困生的自尊水平[37]。李秀菊通過前后測, 及與對照組的比較, 得出團體輔導能夠有效提高貧困大學生的自信心和自我效能感, 社交回避、羞怯感與苦惱心理有所減輕[38]。儲昭帥、才忠喜認為團體輔導可以顯著緩解社交回避與苦惱、焦慮以及提高自尊水平;團體輔導對于改善高校貧困生人際關系和自尊具有良好效果[39]。譚健烽、蔡靜怡、吳建玲得到團體干預前后貧困生的主觀幸福感總分存在顯著差異[40]。

  研究表明基于積極心理學的團體輔導可以提高貧困生的自信心、幸福感指數、生活滿意度水平;降低自卑、自閉水平, 緩解抑郁、焦慮水平等。但已有研究中, 貧困生心理成長團體輔導主題分散、隨意, 沒有形成貧困生心理成長體系;心理成長指標的測量也沒有統一的標準工具。在未來的研究中, 需加強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指標體系研究;注重團體輔導促進貧困生心理成長的實效性研究;借鑒國外研究成果, 開發本土化的心理成長系列測量工具。

  參考文獻

  [1] 中共中央關于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6.

  [2]許燕.自我和諧是構建心理和諧的基礎[J].北京社會科學, 2006 (增刊) :60-64.

  [3]ROGERS C R.A tentative scale for the measurement of process in psychotherapies.contemporary psychotherapies[M].New York:Free Press, 1961.

  [4] 汪向東, 王希林, 馬弘.心理衛生評定量表手冊 (增訂版) [J].中國心理衛生, 1999.

  [5]蔡茂華, 楊萍, 高和平.高校經濟困難學生自我和諧調查[J].中國健康心理學, 2008.16 (8) :851-852.

  [6]黃知榮, 李朝霞, 李哲.大學生自我和諧的調查與分析.社會科學論壇, 2007 (9下) :95-98.

  [7]陳俊波.大學貧困生自我和諧與社會支持的關系研究[J].湖北廣播電視大學學報, 2009, 29 (5) :44-45.

  [8]李志勇, 許江榮.貧困大學生社會支持與自我和諧的關系[J].綏化學院學報, 2011, 31 (1) :69-71.

  [9]羅京濱, 曾崢等.貧困大學生自我和諧與自尊的調查分析[J].中國健康心理學, 2006, 14 (5) :586-587.

  [10]王登峰, 黃希庭.自我和諧與社會和諧——構建和諧社會的心理學解讀[J].西南大學學報 (人文社會科學版) , 2007, 33 (1) :1-7.

  [11]李建軍.家庭經濟狀況對大學生自我和諧的影響及對策[J].河南社會科學, 2009, 17 (1) :199-200.

  [12]王晉.高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自尊與自我和諧的相關研究[J].中國健康心理學雜志, 2008, 16 (9) :984-985.

  [13]馬瑾.高校貧困生自我和諧及與應對方式的關系[J].高等財經教育研究, 2012, 15 (2) :58-61.

  [14]許繼紅.自尊研究述評[J].晉中學院學報, 2006 (4) :82-84.

  [15]辛勇.貧困大學生自尊與社會支持、應付方式的比較研究[J].黑龍江高教研究, 2005 (10) .

  [16] 康育文.貧困大學生心身健康與自尊、人格、人際關系、成就動機的關系研究[D].西安:陜西師范大學, 2005.

  [17]胡俊武, 張小遠.貧困與自尊的交互作用對大學生心理健康的影響[J].實用醫學, 2008 (8) :1435-1436.

  [18]仇志偉, 高彩云.就業指導下貧困大學生自尊的中介作用研究[J].教育與職業, 2013 (27) :180-181.

  [19]李春山, 姜麗平, 張麗萍.貧困大學生社會支持、自尊與心理健康的相關研究[J].中國健康心理學, 2008 (7) :728-729.

  [20]孫延強, 陳敏等.貧困與非貧困大學生自尊、自我價值感、自我效能感的比較[J].濟寧醫學院學報, 2008 (4) :330.

  [21]王玉杰.貧困大學生的自尊研究[J].教育與職業, 2011 (26) :184-186.

  [22]耿曉偉.鄭全全.自尊對主觀幸福感預測的內隱社會認知研究[J].中國臨床心理學, 2008 (3) :243-246.

  [23][美]班杜拉.自我效能:控制的實施[M].繆小春, 譯.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 2003.

  [24]朱志明.貧困大學生自我效能感及其相關研究[J].思想教育研究, 2007 (4) :43-45.

  [25]張珊莉, 余毅敏.經濟困難大學新生一般自我效能感研究[J].青年探索, 2007 (6) :78-80.

  [26]馮宗俠.大學生人際交往能力現狀調查研究[J].北京理工大學學報, 2004, 6 (4) :57-59.

  [27]張文海.貧困大學生人際交往的團體輔導效果[J].中國臨床康復, 2005 (40) :13-15.

  [28] 儲昭帥, 才忠喜.團體心理輔導對高校貧困生人際關系和自尊的影響[J].牡丹江師范學院學報, 2009, 2:112-113.

  [29]DIENNER E.Subjective well-being:the science of happiness and a proposal for a national index[J].American Psychologist, 2000, 55:34.

  [30]嚴標, 鄭雪, 邱林.家庭經濟收入對大學生主觀幸福感的影響[J].中國臨床心理學, 2002.

  [31]孔德生, 王昕, 張微.貧困大學生自尊、自我控制及一般自我效能感與主觀幸福感的關系[J].中國行為醫學科學, 2007 (1) :60-61.

  [32]徐迎利, 楊榮, 陳旭.貧困大學生主觀幸福感分析[J].中國學校衛生, 2008, 29 (3) :259-260.

  [33]佟月華.低收入大學生一般自我效能感、主觀幸福感研究[J].中國臨床心理學, 2005 (10) :43-44.

  [34]何瑾, 樊富珉.貧困大學生的自尊、應對方式和主觀幸福感的關系[J].中國健康心理學, 2014 (3) :409-411.

  [35]胡瑜鳳, 唐日新.社會支持對貧困大學生主觀幸福感的影響[J].中國健康心理學, 2007 (8) :737-738.

  [36]SELIGMAN ME CSIKSZENTMIHALYI M.Positive psychology:an introduction[J].Am Psycho, 2000, 55 (1) .

  [37]潘莉, 周珂.團體輔導對貧困大學生自尊的干預效果[J].合肥工業大學學報, 2011 (5) :73-77.

  [38]李秀菊.團體輔導對內蒙古高職院校貧困生自我認知的干預研究[D].內蒙古:內蒙古師范大學碩士學位論文, 2011:18-27.

  [39]儲昭帥, 才忠喜.團體心理輔導對高校貧困生人際關系和自尊的影響[J].牡丹江師范學院學報, 2009 (2) :112-113.

  [40]譚健烽, 蔡靜怡, 吳建玲.團體輔導對高校貧困生人格、社會支持及主觀幸福感的干預研究[J].西北醫學教育, 2008, 16 (3) :477-478.

作者單位:南京財經大學宣傳部
原文出處:韓力爭.積極心理學視角貧困大學生心理成長研究綜述[J].南京財經大學學報,2014(05):94-98.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