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新聞法論文

互聯網下新聞自由與隱私權的沖突及完善建議

來源:法制與社會 作者:劉輝
發布于:2021-03-25 共4205字

  摘    要: 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使我們與網絡的聯系日益緊密,我們已經進入了信息社會,各種各樣的新聞報道充斥在我們周圍,新聞報道不僅給我們傳遞各種各樣的資訊,還發揮著一個重要的作用,即輿論監督。新聞輿論成為繼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之外的“第四中權力”,新聞自由一度成為媒體的呼聲。新聞自由是公民的基本自由,但是這種自由帶給我們便利的同時,新聞侵權的現象卻越來越多的出現在我們身邊。網絡環境中各種新聞報道侵犯他人隱私權的現象越來越多,有些甚至會威脅到他人的實際生活,給他人造成嚴重的損失,本文從《民法典》在人格權編第一千零二十五條和一千零二十六條出發,探討平衡網絡環境中新聞自由與隱私權沖突的路徑。

  關鍵詞: 新聞自由; 新聞侵權; 隱私權;

  一、網絡環境下的新聞自由與隱私權

  (一)網絡環境下的新聞自由

  自由是我們生而享有的一種權利,他在法律上表現為“自由權”。而新聞自由就是這種自由權的一種,即表達自由權,《憲法》第35條就規定了公民的表達自由。

  新聞自由權作為一種權利,與其他權利相比,他的主體具有特殊性,首先,雖然在理論上我們全體公民都擁有新聞自由權,并且我們當前已經處于自媒體時代,但是對真正行使新聞自由權的主體來看,其中記者、新聞機構和少量普通民眾才真正行使過新聞自由權。其次,在行使新聞自由權時,權利主體應避免自身的觀點影響事實的表達,必須真實,客觀、準確。新聞自由權的行使可能會產生難以預料的影響,因此對于新聞自由權,應該加以限制。
 

互聯網下新聞自由與隱私權的沖突及完善建議
 

  通過互聯網技術,我們可以行使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相比,新聞自由呈現出了新的特點:第一,他的轉播方式更加便捷,在網絡環境中,信息借助網絡快速傳播,人們可以通過網絡隨時隨地獲取到何種新聞訊息,并且發布自己的觀點,一個新聞可以通過網絡迅捷的傳遍世界。第二,信息傳播范圍更加廣泛,在互聯網交互日益發達的今天,互聯網可以說已經深入到我們日常生活中,這就造成了網絡新聞可以通過網絡途徑,將信息傳遞到千家萬戶。第三,信息傳遞的互動性,在網絡世界,新聞傳播依靠的不再是實物,全球數億互聯網用戶可以同時在線,當一條新聞信息發出以后,可以有成千上萬的人實時的了解新聞動態,并對新聞發表評論或者轉發,這使得網絡環境下的新聞自由有著其不一般的地方。對此我們應該更加注意。

  (二)網絡環境下新聞自由其存在的價值

  網絡環境下新聞自由有其存在的價值,因為網絡環境的特殊性和新聞自由的特點,他可以更好的發揮保障公民知情權的作用,在信息高度發達的現在,互聯網逐漸成為人們獲取信息和表達觀點的重要途徑,而保障網絡環境中的新聞自由,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在保護公民的知情權。他能更好的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網絡拓寬了我們的交流渠道,讓我們更加自由的表達自己的觀點,借助網絡。我們每個人都能成為小記者,可以發布新聞,行使自己的言論自由。人人可以參與和信息的快速傳播,使得網絡環境下的新聞自由能更好的發揮其輿論監督的作用,因為互聯網的便捷性,新聞的創造者不再限制于記者,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是新聞的創造者。網絡新聞自由還能促進對公權力的監督。網絡新聞自由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監督公權力的平臺。輿論不僅可以監督國家立法,而且在司法上和行政上也發揮著重要監督作用,正是因為存在這種監督,國家公權力機關在這種監督下可以高質量運行。

  (三)網絡環境中的隱私權

  隱私權是人格權里的一項基礎權利,具體是指公民享有的保證私生活安寧和個人信息依法受到法律保護,并且個人信息不能隨意被他人知悉,使用和公開的一項權利。[1]在網絡信息日益受到關注的今天,為了保護公民網絡環境中隱私權,《民法典》第一千零二十五條和第一千零二十六條對網絡新聞自由進行了限制,這些法條規定就是基于網絡環境中隱私權的特殊性。

  網絡環境中,我們每個人都被數據化,我們的各種信息都被數據代替,信息技術的高速發展,使我們的個人信息被廣泛的收集保存,這就使隱私權有受到侵害的風險。信息的利益化,在信息的價值日益凸顯的今天,信息不再單單的作為數據存在,更能帶來各種各樣的利益,在利益的驅動下,就產生了各種各樣侵犯隱私權的行為。因為互聯網信息傳遞的快捷性,往往會使得隱私權被侵害的后果更加嚴重,公眾的廣泛參與,使得信息一旦被公布,就會迅速傳播,無法控制。一切人權都來自于人類固有的尊嚴和價值,而隱私權作為人格權的一種,同樣與人格尊嚴有著極深的淵源,隱私權最初也是作為人格尊嚴的一種,逐漸發展到現在的隱私權制度,但是不管隱私權如何發展,其本質仍然是人格尊嚴,而對網絡環境中的隱私權,也應加以保護。

  人格尊嚴的價值具有終局性和根本性,這不僅體現在學理方面,在司法實踐中也有所體現。[2]現行法律在人格尊嚴方面還缺乏完善的規定,這就使得在人格尊嚴上,我們缺乏必要的手段來維護。人格尊嚴是人實現自身主體地位的前提,只有我們實現了自身的人格尊嚴才可以自主進行生活中的各項活動,表達自身的想法。隨著互聯網與社會的發展,人與人之間的聯系越來越緊密,每個人都處在這個社會的網絡之中,誰也不能例外,而要保障這種自由生活的權利,就需要我們對網絡環境中的隱私權加以重視。

  二、網絡環境下新聞自由與隱私權沖突

  在網絡環境下,人們可以通過網絡自由發表自己的觀點,同樣通過網絡我們可以行使新聞自由權,但是這也會造成一些不可避免的問題,比如侵犯他人隱私權,這就構成了新聞侵權。因此,新聞自由應當依法受到限制。

  但是在網絡日益發達的同時,網絡環境下的新聞自由與隱私權之間的關系越來越緊張,越來越多的人在網絡上對兩者的關系進行討論,一方面人們想要擁有在網絡環境下新聞自由的行使能夠隨心所欲,不受過多的限制;另一方面,人們又擔心著自身的隱私在某一時刻被這種新聞自由侵犯。權衡網絡環境下的新聞自由權與隱私權之間的關系,需要對這種新聞自由進行限制。

  在行使新聞自由權超過一定限度構成新聞侵權時,這些新聞往往會侵害他人的隱私權等。在當今網絡日益發達的今天,我們所有人都離不開各種信息,而很多時候我們的信息也在這個網絡中傳遞,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新聞侵權的對象。而隨著信息傳播途徑越來越多,我們遇到的新聞侵權行為也越來越多的讓我們遇見。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與此相對,絕對的自由也必然會導致可怕的后果,所以我們會對自由權設定各種限制,新聞自由權也不能例外,為了避免新聞自由權被濫用而肆意侵害隱私權,因此,應對新聞自由權加以限制。

  新聞自由是實現人們言論自由的一種重要途徑,也是行使新聞輿論監督的基礎,在信息發展日以迅速的今天,這就使得新聞自由日益重要。然而,作為基本人權的一部分,隱私權在人權日益凸顯的今天,也是被人們所熟知和重視。而在行使新聞自由的時候,往往會侵害到他人的隱私權,構成新聞侵權。

  一般而言,網絡新聞自由和隱私權的沖突主要表現在:第一,非法泄露他人信息對隱私權的侵犯,網絡發展日新月異,各種網絡自媒體層出不窮,網絡新聞不再僅僅是有新聞機構和記者專屬,每一個網絡用戶都可能成為網絡新聞的創造者,而這就有非法泄露他人信息的可能,一些自媒體為了吸引眼球,故意泄露他人隱私已引起他人關注,這種情況在網絡信息日益反正的今天已經越來越常見。第二,網絡匿名制為網絡新聞侵權提供了屏障,匿名作為互聯網信息傳播的一個重要特點,互聯網能有今天的繁榮離不開匿名制,匿名制從一方面看,幫助我們行使言論自由,保護我們隱私,然而,當發生侵犯隱私權的行為時,這種匿名制往往給侵權者提供了屏障,導致維權困難。

  三、網絡環境下新聞自由與隱私權沖突完善建議

  (一)完善立法

  《民法典》人格權編第一千零二十五條和一千零二十六條規定了新聞報道者影響他人名譽應當承擔責任的情形,規定了新聞報道者的合理核實義務,以此來保護名譽權,我認為這種合適義務可以理解為一種注意義務,即新聞報道者應該注意自身報道是否會侵害到他人的名譽權。而隱私權同樣作為人格權的一種,在網絡環境下新聞自由與隱私權發生沖突時,我認為可以參考《民法典》,對于新聞傳播平臺設定一個注意義務,對于侵犯他人隱私權的行為,其管理者應負有作為的義務。表現在新聞自由上,我國已經出臺了《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對網絡行為加以規范,但是因為網絡技術的快速發展,在新聞自由與隱私權的沖突上,缺乏完善的規定。[3]面對網絡環境日益復雜的今天,這種網絡環境下的新聞自由必須加以限制,這種保護不應該僅限于民法上,對于新聞侵權,我們應該明確網絡服務商和中介機構在其中應承擔的責任和義務,維護網絡環境良好運行。

  總之,對于新聞自由的規范,不應僅限于《民法典》的規定,應該有其單獨的部門法規定,將隱私權保護凸現出來。

  在民法保護的同時,還需要其他法律保護,《憲法》和《民法典》對于新聞自由和隱私權的規定還不夠完善,網絡環境下的隱私權保護存在特殊性,還需要建立相應的配套規定來加以完善,充分保護網絡環境下公民的隱私權。在解決網絡新聞自由權和隱私權的沖突時,需要突出隱私權的保護,任何權利的行使都不得任意損害他人的合法權利。所以針對網絡環境下隱私權的特殊性,應對此進行特殊規定,配合《民法典》對新聞自由的限制,建立完善的保護機制。

  (二)完善對網絡新聞制造者的監督

  網絡上出現大量不負責任的言論造成新聞侵權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網絡匿名性的特點,網絡的匿名性可以讓網絡上的新聞提供者缺乏一種負責任的意識,以為可以根據網絡環境的匿名性來逃脫侵權責任。[4]在事實上網絡環境的匿名性在一定程度上對權利人維權的行為造成了阻礙,被侵權人無法輕易通過自身途徑來查找到侵權人,再具體維權的時候就會產生阻礙。因此就造成了網民、自媒體等肆無忌憚的在網上發言的行為,表現在新聞自由上,就是侵害他人隱私權的新聞侵權,這些網民和自媒體依仗的無非就是網絡的匿名性,而這種匿名性的確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被侵權人維權困難。所以可以采取網絡匿名制與實名制相結合的辦法,實名制即設置一個網絡準入制度,只有實名登記才能進行威脅他人隱私權的一些特定操作,而在不涉及到新聞自由與隱私權沖突的地方,繼續保持網絡的匿名性特征,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

  參考文獻

  [1]王秀哲.我國隱私權的憲法保護研究[M].法律出版社,2011.
  [2] 王四新.網絡空間表達自由[M].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
  [3]黃進發.隱私權從私法保護到公法保護的發展[J].東南學術,2012(03):156-162.
  [4]陳道英.我國網絡空間中的言論自由[J].河北法學,2012(10):2-9.

作者單位:哈爾濱商業大學法學院
原文出處:劉輝.網絡環境中新聞自由與隱私權沖突分析[J].法制與社會,2020(36):24-25.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