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文藝美學論文

西方哲學和美學語言學轉向中的海德格爾美學分析

來源:品位經典 作者:李婷
發布于:2021-03-26 共3875字

  摘    要: 在20世紀西方哲學和美學的語言學轉向中海德格爾以“存在”為核心的美學理論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而且影響深遠。海德格爾開創的通向語言之途,特別是語言是存在的家園這一命題,體現出深切的本體論的人本主義關懷,20世紀西方美學的發展歷程中,海德格爾無疑是一座不可逾越的豐碑。

  關鍵詞: 海德格爾; 存在; 真理; 藝術本質; 詩意;

  海德格爾(1889—1976),德國哲學家,20世紀存在主義哲學的創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一生著述甚豐、汗牛充棟,不少著作對現代西方哲學和美學產生了深遠影響。他的主要代表作有《存在與時間》(1927)、《荷爾德林詩的闡釋》(1944)、《林中路》(1950)等等。海德格爾的哲學和現象學—存在主義以及解釋學的關系密切,他的理論在20世紀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特別是他把語言問題的討論納入存在論的視野超越了先前各種語言學觀念,進而開辟了新的通向語言之路。在西方現代美學的語言學轉向之中,海德格爾是一位影響深遠的人物。

  一、“此在”與“詩意的棲居”

  “此在”是德文詞匯das Dasein的中文翻譯。海德格爾用這個詞專指“人”,以強調人和存在特有的親近關系。“存在”總是存在者的存在,必須通過存在者通達而存在。海德格爾反復強調,“此在”的向來屬我性與傳統唯我論截然不同。因為海德格爾所理解的我,從來不是一個孤立的主體,他認為“此在”的兩個基本特征都要從“此在”在世界之中的現象出發來探索[1]53-57。面對當代社會的現實問題,海德格爾從人的問題出發思考與判斷,提出了一個現實而又深刻的命題:“人詩意地棲居。”“能說每個人都常棲居于詩意之中?”“一切棲居不正是與詩意相抵觸?屋荒威逼著我們之棲居。縱然情況并非如此糟糕,今日之棲居也由勞作宰制,因追名逐利而動蕩,為貪娛所蠱惑……”在海德格爾看來,當人們沉溺于物質的享樂追求時,即使擁有華麗的住宅,擁有典雅的裝飾,有豐厚的物質生活條件,也都不算是“詩意地棲居”。那么,“人詩意地棲居”意味著什么呢?海德格爾認為,漠視現實、造夢而非勞作是“詩人”的本性。“其所創造者,僅屬夢幻,幻想玄思為詩人能唯一奉獻者……人之棲居能為詩,能具詩意否?僅有那些規避現實,不屑正視人類社會歷史生活(即:社會學家稱為群體生活者)之現狀之人,方會傾慕此種棲居。”[2]560在海德格爾看來,追逐物欲和棲居的本質毫無關系,他反對那種以功利的物欲的觀念來看待人生的偏見,認為“詩意地棲居”應該含義更為豐富。海德格爾認為,“棲居”與“存在”在詞源上屬于同一詞根,更在意義上相近。詩被理解為首先使存在者進入存在者,詩與“棲居”的形式關系可以概括為:“為詩始令棲居成為棲居……為詩既讓人棲居,便是一種筑居。”在這里,正是詩意才使棲居變成棲居,也就是說,沒有詩意的棲居,根本不屬于棲居。“人之為人,總已經以某種天界之物度量自己了……神性是尺度,人依此尺度量出自己的棲居,量出他在大地上,在天穹下的羈旅。”那么,神性又是什么呢?神性、神明、諸神,在海德格爾的哲學理論詞匯里,和歐洲的傳統基督教中的神的觀念沒有直接聯系,這種所謂的神靈,實際上和早期希臘人理解的自然(太陽神、雪神等)和人的概念相似,和古希臘荷馬史詩中關于神的看法接近。在當今世界,理性和技術統治著一切,人們更多追求物質享受和經濟利益,各種異化已成為人類生活諸多方面中潛在的威脅,沉溺于現代社會物質文明的大多數人對此渾然不覺。在海德格爾看來,人們忘卻了自己的本真存在,忘卻了自己作為人的生存尺度,更談不上“詩意地棲居”。這種看法就有很強的批判意識與鮮明的現實性,也體現了對人類生活境遇的終極關懷,有強烈而又深刻的批判意識與人本主義色彩。
 

西方哲學和美學語言學轉向中的海德格爾美學分析
 

  二、藝術是自行置入作品的真理

  海德格爾認為,語言被認為是物的命名,藝術作品,歸根到底也是一種物。所以,在海德格爾的理論構架里,藝術作品是與物聯系在一起討論的。但在這里,海德格爾研究的不是具體的物,如動物、植物,物理學、化學,而是要從哲學上對物進行思考,尋求那使物之為物的東西,尋求那使物之為物的因素,即尋求物質的本質。物的所是,物的所在,就在于它顯耀自身并使他物顯耀。這種意義上把我們引向了藝術作品[1]222-229。

  海德格爾從本體論出發,從人的“此在”角度思考藝術問題。他在《藝術作品的本源》中,就藝術問題做了深入探究。他認為,“藝術是自行置入作品的真理”。藝術品是藝術家創作的產物,是藝術家智慧的結晶,因此藝術品的本源與藝術家有著密切聯系。另一方面,藝術家是不同于其他人的群體。他創作的是藝術作品,而不是其他什么作品。在某種程度上藝術家通過藝術品界定,這樣就陷入了一個解釋的循環。所以海德格爾指出,藝術家和藝術品都依賴第三者——藝術。藝術、藝術品、藝術家,共同構成了一個緊密相連的整體。傳統的真理觀認為,真理就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公理,就是思想內容和事物一致。但這種傳統的真理觀是建立在主—客二分對立的基礎上的,海德格爾提出了一種獨特的真理觀。他認為,這里不是主—客一致的命題,真理乃是“存在的真理”,真理的討論應該和人的存在相聯系,真理就是存在自身現象的一種過程。所謂真理,也就是一種存在的無蔽狀態。在海德格爾的美學理論體系中,“世界”和“大地”是一組對立的概念。世界就是一種無蔽或去蔽的狀態,是一種敞開的狀態,同時也是藝術品之所以為藝術品的核心所在。而與之相反的大地則是一種非真理的狀態,是一種混沌和遮蔽。在海德格爾看來,藝術之所以和真理有關,就是因為藝術品以自己獨特的方式闡釋了世界,消除了大地的遮蔽。海德格爾認為,“作品屬于世界,作品建立和開辟世界,大地作為自我掩蔽,作為與自我開放相反的掩蔽的例子,就此而言,它是‘世界’的對應概念。顯然這開放和自我掩蔽都是在藝術品中出現的”[3]217。

  “確切地說作品就是他自己,這一事實在它的性質中得以存在。作品自己敞開得越根本那唯一性及作品存得也就越明朗”[4]400。一般的意義上,科學表現真理,藝術表現美。海德格爾認為,這種傳統的觀點是不正確的。藝術作為存在者的存在的顯現,就是真理。因此,在海德格爾的理論視域中,他說為科學研究的不是存在,而是存在者,所以他十分看重藝術的審美體驗,而輕視科學的邏輯方法。在《藝術作品的本源》里,海德格爾斷稱“一切藝術本質上都是詩”。藝術的本質是真理,而真理之作為存在者的疏明和掩蔽得以存在,在于它以詩構成。在海德格爾看來,一切藝術都指向語言,而詩是直接以語言為載體的藝術,但詩、樂、舞、畫等藝術的品類中,海德格爾特別看重推崇詩,把詩看作藝術的典型,這是由他的語言觀,也是由他的整個哲學觀決定的。

  三、語言是存在的家園

  海德格爾認為,語言不是表達的工具,而是人的存在家園。傳統的觀點認為,語言是表達的工具,是服務于人的表達目的而被創造出來的符號,是人與人之間溝通得以進行的媒介。人們有表達交流的需求,于是作為交流工具的語言,在實踐中應運而生了,由此觀之,這種傳統觀點是以存在某種先于和決定語言的東西的存在為前提的。但海德格爾提出要經驗語言,即使一個人一言不發,默默勞動也仍在說話。在現實生活中,人能夠使用工具勞動而實現某種目的,能夠自由游戲,都是借助語言。語言不僅是人的能力之一的交際工具,也是人的天性,并與每一個人以及人類社會的發展密切相關。“只有語言才使人成為作為人的生命存在。討論語言,給予它某種地位,意味著不是給語言,而是(給)我們自己存在以地位:我們自己就聚集于語言的擁有之中。”[5]189

  海德格爾在確定了語言的本體論地位之后,認為語言的本質在說,反思語言也就是要求我們反思語言的本質。如果我們必須在所說之物中尋找語言的說,我們就應當努力尋找純粹說出的東西而不能抓住任何偶然的說的素材。在純粹地搜出本來的東西中,適合于所說之物的說的完成就是一種本原。純粹地說出來的東西恰恰就是詩[5]194。為什么說是純粹的呢,那是因為詩言說的是“此在”而不是什么別的東西。正是人的“此在”,讓真理自行顯現。海德格爾認為,一切藝術本質上都是詩,因為它使真理得以顯現。藝術作品和藝術家依賴的藝術本質是真理自行置入作品之中,此乃藝術的詩意本質[5]72。所以,詩在海德格爾的美學理論大廈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海德格爾指出,“語言不是人掌握的工具,確切地說,它是掌握著人的存在最大可能性的東西。我們首先得確定語言的這個本質,進而才能把握詩的活動領域以及詩的本質”[6]579。在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海德格爾認為語言的本質決定了詩的本質,要討論詩,就必須研究語言。詩之所以是純粹的說,就在于詩的語言是一種本源性的語言。人類發展到今天,感性和理性、主體和客體陷入二元對立或分裂狀態,而最初人與自然融為一體,并不存在這樣的分裂處于一種關于存在的具體地說之中,這種說和思是一致的,這里所說的思是一種本原性的思,體現為一種本原性的體驗,是對人的本身存在的一種回憶是一種追憶。但在現代文明社會,科學和技術理性占統治地位,人已經越來越遠離本原性存在,也就喪失了本原性,語言,喪失了本原的思,忘卻了自己的本真存在。

  在海德格爾看來,命名是一種召喚,進而通過召喚接近被召喚之物,讓他從隱匿不現中走向明朗,因此詩既不是實在的模仿,也不是詩人感情的表現——這種見解都與傳統意義上對詩的見解大相徑庭。那么詩是什么呢,在海德格爾的美學王國里,詩是本原的語言在純真地說,詩的語言是一種命名和召喚。如前所述,在現代技術文明科學理性的控制下,人已經喪失了本原性的存在,忘卻了自己的本真存在。基于此海德格爾強調“人詩意地棲居”,是他面對現代社會現實而提出的一種精神的還鄉,一種回到自己生命的本原、回到自己生命的家園的歷程。

  參考文獻

  [1]陳嘉映.海德格爾哲學概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4.
  [2] 劉小楓.人類困境中的審美精神[M].北京:知識出版社,1994.
  [3]伽達默爾.哲學解釋學[M].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94.
  [4] 李普曼.當代美學[M].北京:光明日報出版社,1996.
  [5]Heidegger,M.,Poetry,Language,Thought,New York:Happer & Row.
  [6]胡經之等.西方文藝理論名著選編:下卷[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7.

作者單位:吉林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
原文出處:李婷.語言學轉向視域中的海德格爾美學思想芻議[J].品位經典,2020(09):1-2+13.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