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考古學論文

古滇國青銅器貯貝器的造型裝飾之美

來源:文化產業 作者:王越 田威
發布于:2021-03-23 共3896字

  摘要:西漢時期是滇青銅文化的鼎盛期,期間盛產許多造型精美的青銅器,貯貝器作為滇青銅文化的代表,彰顯了云南的民族文化和地方特色。從裝飾藝術的角度出發,根據視覺具象化、造型的形式美法則以及裝飾性與實用性的統一這三個方面來對貯貝器進行探討。

  關鍵詞:貯貝器; 古滇國; 裝飾藝術;

  云南積累了豐厚的歷史文化資源,在給后世留下的許多珍寶中,最能體現云南特色的便是貯貝器了,這是一種專門儲存貨幣的青銅器物。古代滇人用自己的方式在貯貝器蓋上進行生動的雕鑄,形象地記錄下了當時的各種生活場景,為后世了解這個神秘的民族提供了寶貴的資料。

  一、貯貝器的由來

  云南最早的本土文化發源于滇池地區。據司馬遷的《史記·西南夷列傳》:“西南夷君長以什數,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屬以什數,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長以什數,邛都最大:此皆魋結,耕田,有邑聚。其外西自同師以東,北至楪榆,名為嶲、昆明,皆編發,隨畜遷徙,毋常處,毋君長,地方可數千里。”①當時滇族人民的聚居地主要集中在滇池地區,那里的人把頭發梳成辮子,隨牧而居。這里可以了解到當時滇人的主要經濟模式是以農業為主,同時司馬遷將夜郎、滇國、邛都都歸入了農業民族這個范疇,表明了在當時的上述地區農業也較為發達。在《后漢書·西南夷傳》說道:“河土平敞,多出鸚鵡、孔雀、有鹽池田漁之饒,金銀畜產之富。”②表明了當時除了農耕經濟發達以外,畜牧、漁獵等產業都比較發達。西漢至東漢時期,牛耕技術傳了過來,此后隨著農耕、畜牧業經濟的快速發展,盛產金屬的滇國冶金業也隨之繁榮起來了。

  滇國特有的青銅貯貝器是在戰國末期出現的,主要用途是用來儲存當時市場的流通貨幣——貝殼。這是一種叫作“環紋海貝”的貝殼,它的產地主要在熱帶地區如太平洋和印度洋,中國的海南島、西沙群島也有分布。對于遠在西南邊陲地區的云南來說,是不可能產出這種貝殼的,因此想要獲得這些海貝,只有接觸到沿海地區才有可能。由于貿易往來的不易,于是這些海貝被視為珍寶,代表了擁有者的尊貴身份。因此,用來儲藏這些海貝的貯貝器就這樣誕生了。

  二、視覺具象化

  據《滇國與滇文化》記載:“滇國時期,當地民族尚未使用文字,尤其是沒有本民族的文字。因此表示某一物或記錄某一事時,多采用圖畫形式,我們暫稱其為‘圖畫文字’。”③滇國沒有形成自己的文字,這段模糊的歷史便通過貯貝器蓋上精美的雕刻真切地展現在了我們的眼前,這無疑是一部具象化的“像解史書”。

  這段鮮為人知的滇國歷史面貌,可以跟隨貯貝器去慢慢了解。在晉寧石寨山出土的貯貝器中,首先我們可以看到有很多關于牛(圖1)的造型。這讓人不禁產生疑問,為何牛會受到如此多的關注?在戰國到西漢時期,滇國還未出現牛耕,尚處于鋤具農耕階段;到了東漢時期,滇國和內地在經濟文化上開始頻繁交流,牛耕技術引入到云南,因此青銅器上出現了眾多關于牛的題材。據此表明在滇人的社會生活中,農耕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又據《滇國與滇文化》的記載:“滇國房屋的橫梁上多懸掛牛頭,牛頭的多少,也是統治者財富多寡的象征。”④據此可知牛在古滇國是作為財富的象征,擁有牛的數量的多少便是身份和地位的直接代表。人們不但在現實生活中想要擁有更多的牛,就連在生活的器物上也鑄造出了各種千姿百態的牛,由此貯貝器上出現的這些各式各樣的牛的造型也就不足為奇了。

 

  圖1 四牛鎏金騎士銅貯貝器  

  戰爭場面的貯貝器是極具畫面感的,如晉寧石寨山出土的“戰爭場面疊鼓形貯貝器”(圖2)。交戰的雙方主要是滇族人和辮發民族,形象高大的滇人坐在坐騎上帶領著他的部下奮勇殺敵,士兵有的手持長矛,有的跪地求饒,在他身旁還有一個士兵正一只手抓著辮發人的發髻,另一只手作拳頭狀狠狠地擊打著敵人。戰爭題材的貯備器反映的歷史內容大多是滇人獲得成功的場景,制作工藝也多數是采用先分鑄再焊接的方法,最后加上立體的雕像。這樣的制作工藝對于記錄某一事件或者表達某一主題的貯貝器蓋的雕鑄來說是一個大的進步,不但有助于把事情講述清楚,也有助于讓刻畫更加精致,通過這種對某一事件的具體刻畫,也向我們形象的展露出了古滇國人的生活方式和社會面貌。

  在史書記載較少的這段歷史里,古滇國人民用自己的方式將當時發生的“事”一件件地記錄了下來。通過這種記述人物集群或針對某一事件的表達方式,古滇國人民為我們勾勒出了原本沉沒于史海中的場景,真實地為我們再現了當時滇人的社會風貌,將原本看不見摸不著的一段過往,變成了看得見的實實在在的物象。這部“像解史書”,可謂是我們中華民族璀璨歷史上的珍貴篇章。

 

  圖2 戰爭場面疊鼓貯貝器  

  三、造型的形式美法則

  形式美法則即節奏、韻律、平衡、和諧、對比等,匠人們通過多年的實踐讓青銅器的造型不論是從審美上還是從功能上考慮都更加趨近完美,用今天的形式美法則去分析會發現有很多異曲同工之妙。

  節奏是一種有規律性的重復,通過加入一些其他形式的元素來構成一個統一的整體,韻律則是一種有規律的變化。在設計中,節奏結合富有韻律的變化,可以給觀者帶來更多的視覺享受,在器物整體效果的呈現上,也會有更豐富的層次體現。聞名遐邇的石寨山出土了許多貯貝器,從目前發現的考古資料來看,滇國貯貝器主要有筒形貯貝器(圖3)、束腰形貯貝器(圖4)和疊鼓形貯貝器(圖5)三種,戰國時期出現的束腰形貯貝器一直延續到了西漢,可以說是見證了貯貝器的形成和全盛時期,是貯貝器的主流器型,出土的數量也最多。在造型上和筒形貯貝器相比,束腰筒狀貯貝器有曲面和直面,曲直交替的結合,看似圓滑的過渡中又加入了硬朗的直線,一柔一剛不但使層次更加多樣化,也表現出了更加豐富的韻律感。

  平衡是指各要素以某一支點為中心形成的視覺平衡。束腰形貯貝器的外形(圖4)和竹子很像,中間部分即腹身向內凹,越靠近頂部和底部的平直面則越呈現向外擴張的流線型,和筒形貯貝器(圖3)相比,束腰形貯貝器的器身依然保持了筒形貯貝器干練的外形,器身上端、底端的平直面和中間向內凹的弧面上下貫通,看似無奇但做到了器蓋和器身的完美咬合,體現了當時古滇國人的精湛技藝,而從體量上來觀察,在尋找器身的平衡點上,器物的向內收縮和向外擴張不但嚴格遵循了中軸對稱,而且還利用了曲線地走向來平衡力度,使整個造型在視覺上達到和諧和統一,呈現出平穩泰然的氣勢。

 

  圖3 五牛筒形貯貝器   

 

  圖4 七牛虎耳束腰形貯貝器   

  具有差異的雙方安排在一起就會產生對比。在貯貝器上處于主要地位的人或物的一般體量較大,或是貴族身騎駿馬,或是貴婦坐于眾人抬起的高轎椅之中,抑或是通體鎏金直接表明社會地位,而處于附屬地位的人,要么作為祭祀的犧牲品,要么赤身裸體、手腳捆綁,且一般身姿低下、矮小,與主體人物形成鮮明的對比,這種裝飾法適用于目前所發現的所有貯貝器中,由此可見對于貯貝器的造型構成來說,形式美法則的應用是顯而易見的。

  具有差異的雙方安排在一起就會產生對比。在貯貝器上處于主要地位的人或物的一般體量較大,或是貴族身騎駿馬,或是貴婦坐于眾人抬起的高轎椅之中,抑或是通體鎏金直接表明社會地位,而處于附屬地位的人,要么作為祭祀的犧牲品,要么赤身裸體、手腳捆綁,且一般身姿低下、矮小,與主體人物形成鮮明的對比,這種裝飾法適用于目前所發現的所有貯貝器中。由此可見,對于貯貝器的造型構成來說,形式美法則的應用是顯而易見的。

 

  圖5 狩獵場面疊鼓形貯貝器   

  四、裝飾性與實用性的統一

  貯貝器的造型體現了貯貝器的實用功能,按照先實用后美觀的工藝制作方式,裝飾工藝則是附著于造型之上的點綴。最早的貯貝器:“通體呈竹筒形,蓋子以子母口合于器身;蓋與身各有相對之小耳,用以穿繩而相聯結。其他的部件,則是后來才逐漸發展起來的。”⑤據此可知,貯貝器的造型結構和器耳等裝飾,主要是從實用性出發的。在虎牛搏斗貯貝器(圖6)中,器耳就是一個引人注目的地方,器耳被鑄造成老虎的形象,在器身的中間部位左右各自焊接了一只老虎,四肢健美有力,虎口大張著怒視前方。器耳的焊接為提攜帶來了便利,不難發現在貯貝器由提筒形到束腰形再到鼓形的演變過程中,造型和實用性都在一步步地完善著。“如石寨山12號墓出土的‘銅鼓雙蓋貯貝器’,和‘銅鼓形貯貝器’,便分別在蓋子、‘鼓’面上,各有3.5和4.8厘米的圓孔。”⑥據此可知還有著開有小圓孔的貯貝器,結合今天存錢罐的投幣方式來看,這種“投貝口”的出現也是為了更好的配合貯貝器的實用功能即更方便人們貯貝。

 

  圖6 虎牛搏斗貯貝器 

  從貯貝器器型的發展過程中,可以看到實用性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重視。裝飾不只是為了審美服務也是為了提高實用價值,貯貝器的雕鑄使裝飾性與客體的實用性相結合,既擴大了藝術的表現力也在加強審美的效果上提高了其實用性。

  五、結語

  在系統化、符號化的文字出現以前,人類最早的記錄方式是刻畫圖像。古滇國人民雖然沒有形成自己的文字,無法像中原的青銅器那樣用鑄銘紀實的方式記錄自己的歷史,但卻用另一種方式保存了那段光輝歲月。滇青銅器的內涵豐富是多元文化的象征,通過對這些器物的研究,有助于了解更深層的文化脈絡。

  參考文獻

  [1] 張增祺.滇國與滇文化[M].云南美術出版社,1997年版.李偉卿.貯貝器及其裝飾藝術研究[J].云南民族學院學報,1989(04):41-53+95-2.

  [2]吳敬.滇文化青銅器動物裝飾的造型特征與藝術表現[J].民族藝術研究,2011,24(04):100-104.

  [3]郝樸寧.塵埃下的信息貯貝器[J].云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05):128-132.

  [4]劉利.古滇國青銅貯貝器造型藝術探究[J].創意設計源,2017(06):16-23.

  [5]沙偉.貯貝器:古滇國的“存錢罐”[J].東方收藏,2018(10):36-44.

  注釋

  1張增祺.滇國與滇文化[M].云南美術出版社,1997年版,第2頁。

  2張增祺.滇國與滇文化[M].云南美術出版社,1997年版,第53頁。

  3張增祺.滇國與滇文化,云南美術出版社,1997年版,第217頁。

  4張增祺.滇國與滇文化,云南美術出版社,1997年版,第59頁

  5李偉卿.《貯貝器及其裝飾藝術研究》.《云南民族學院學報》.1989年04期.第44頁。

  6李偉卿.《貯貝器及其裝飾藝術研究》.《云南民族學院學報》.1989年04期.第46頁。

作者單位:大理大學藝術學院
原文出處:王越,田威.古滇國青銅器的裝飾藝術研究——以貯貝器為例[J].文化產業,2020(21):42-45.
相關標簽:青銅器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