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外國文學論文

色彩隱喻在《德伯家的苔絲》中的運用及作用

來源:新鄉學院學報 作者:胡伶俐
發布于:2021-03-11 共5348字

  摘要:用色彩的基本范疇去理解和解釋其他認知域的范疇時便形成了色彩隱喻認知。色彩隱喻是認知語言學概念隱喻的重要方面。本文分析了《德伯家的苔絲》中色彩隱喻的運用及其象征意義。色彩隱喻刻畫了女主人公苔絲的性格和行為特征, 強化了她的悲慘命運, 深化了作品主題。

  關鍵詞:《德伯家的苔絲》; 色彩; 隱喻;

  Cognitive Metaphor of Color in Tess of the D'Urbervilles

  HU Lingli

  托馬斯·哈代 (Thomas Hardy) 是19世紀末英國偉大的文學巨匠, 創作了十余部長篇小說和大量短篇小說及詩歌。哈代的作品不僅人物塑造成功, 情節構思巧妙, 而且色彩藝術技巧應用得更為精絕。哈代從小就對光和色彩敏感, 還在孩童時, 他就喜歡坐在父母房間的椅子上看落日給樓梯間的威尼斯紅墻壁涂上一層特別濃重的紅色。哈代和妻子四次訪問意大利, 旅行中對光和色彩的體驗在其后來的許多作品中得以深刻地體現。《還鄉》《遠離塵囂》等小說, 尤其是《德伯家的苔絲》, 將色彩藝術應用得淋漓盡致。

  一、色彩隱喻

  隱喻是一種最普遍的語言現象, 在人類語言中無處不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充滿了隱喻。概念隱喻將隱喻看作人們思維、行為及表達思想的認知方式, 即人們用已知的、具體的、直觀的概念去認知未知的、抽象的、無形的概念。色彩與人類生活密切相關, “顏色不僅能刺激人的視覺神經, 而且會觸發人的不同情趣, 給人以冷暖、興奮或壓抑等不同感受”[1]。人們用色彩的基本范疇去理解和解釋其他認知域的范疇時, 便形成了色彩隱喻認知。羅納德·W.蘭艾克 (Langacker) 認為色彩域像空間域、時間域和情感域一樣是語言中最基本的認知域之一[2], 是人類對外部世界認知和經驗的重要組成部分。

  紅、黑、白、綠、藍、黃是人們使用頻繁的顏色, 在特定文化和歷史中其隱喻意義又不盡相同。

  黑色, 是昏暗的顏色, 使人視線不好, 容易使人產生心理上的不舒服或恐懼感, 因而象征陰險、非法、罪惡、死亡。由“黑色”合成的詞語常含貶義, 如“black heart”是“黑心腸”的意思, “black deed”表示“罪惡勾當”, “crime of black dye”義為“十惡不赦的罪惡行為”, “black mail”是“訛詐、勒索”的意思。

  白色, 是白雪、牛奶、百合花的顏色, 給人以明快、視覺清晰的感覺。西方人認為白色象征純潔、無瑕、美麗、正直和誠實, 因此其合成詞常含褒義, 如“white soul”意思是“正直的人”, “white men”表示“有教養的人”, “white lie”意思是“善意的謊言”。但因為白色易受污染, 所以它又可以比喻蒼白、無力、脆弱, 如“face is white with anger”表示“氣得臉色發白”。

  紅色, 是太陽色。烈日如火, 其色赤紅, 給人溫暖的感覺。人們把對紅色的認知體驗映射到非顏色域, 于是紅色象征熱情和喜慶, 如“red-letter-day”是“紀念日”的意思。然而, 紅色又是血的顏色, 因此, 它又用來比喻血腥、暴力、恐怖、困境, 與之合成的詞語多有令人恐怖的含義, 如“red alarm”是“紅色警告”的意思, “red battle”是“紅色戰場”的意思, “red revenge”是“血腥復仇”的意思。

  綠色, 是大自然植物花草的顏色, 比喻生機勃勃、精力旺盛。與“綠色”合成的詞語多有生動、積極向上的含義, 如“flesh green memory”是“栩栩如生的回憶”的意思, “a green old age”是“老當益壯”的意思。綠色的“積極向上”意蘊又可以引申出“挑戰”的意思, 故“green eye”表示“嫉妒”。綠色還常用來比喻幼稚、沒有經驗, 如“green hand”是“新手”的意思。此外, 綠色還是和平的象征。

  藍色, 是大海的顏色, 給人舒展、寬廣的感覺。但是, 相對于紅色而言, 藍色又是一種冷色, 容易使人產生心情沮喪、緊張不安的感覺, 因此其合成詞含有消極、恐懼的意蘊, 如“look blue”是“情緒低落”的意思, “blue alert”是“臺風警報”的意思。此外, 藍色還有下流、淫穢、不道德的含義, 因此由其合成的詞“blue film”是“色情電影”的意思。

  二、《德伯家的苔絲》中色彩隱喻的運用

  小說描寫的故事發生在19世紀后期, 此時英國農村小農經濟逐步瓦解, 資本主義生產方式開始侵入, 給勞動人民帶來不幸。女主人公苔絲就生活在偏遠的農村, 從小沒接受過教育。由于生活所迫, 她投奔亞雷·德伯家, 卻被誘奸。后來, 苔絲遇到克萊, 與之相愛結婚, 但又被遺棄。苔絲奮起與命運抗爭, 殺了亞雷, 被判死刑。

  為了渲染苔絲的凄苦人生, 小說作者哈代充分運用了色彩的隱喻作用。

  小說一開始, 哈代就使用綠色和藍色展現苔絲家鄉布蕾谷的美麗。“一行行縱橫交錯的樹籬, 好像是一張用深綠色的線結成的網, 伸展在淺綠色的草地之上。山下的大氣, 都懶意洋洋, 并且渲染成那樣濃重的蔚藍。而遠處的天邊, 則是一片最深的群青”[3]22。在哈代筆下, 苔絲的家鄉一片生機盎然、純潔寧靜, 展現了生活環境的美好, 也為苔絲的出場做鋪墊。這與小說末尾苔絲被囚禁之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苔絲被關在“一所紅磚蓋的小樓, 有灰色的平房頂和一溜一溜帶著柵欄的小窗戶”[3]576。色彩的轉換不禁讓人同情可憐的苔絲, 也蘊涵了哈代對現實社會的控訴。

  哈代還描繪了一個凄美的傳說:國王亨利三世的時候, 有一只美麗的白鹿, 亨利王追上了沒舍得殺害, 卻讓一個叫塔姆的殺害了, 塔姆受到了國王的重罰[3]22。美麗純潔的苔絲后來如同這無助的白鹿, 無辜受到傷害———她不但在林子里被人奪去貞操, 還因反抗邪惡而被判處極刑, 她像白鹿一樣難逃被宰殺的命運。

  苔絲第一次出場是在五月的家鄉舞會上。她身穿白袍, 頭上系了一束紅色的帶子, 在整個隊伍中顯得格外鮮明。純潔的白色暗示著苔絲被玷污而又無助的命運, 而鮮亮的紅色則預示著苔絲悲慘的結局。

  小說在描寫苔絲趕車送貨的情節時也用了很多色彩詞。小說寫道, 因為父親喝得爛醉導致無法送貨到卡斯特橋, 苔絲只得和弟弟一起趕馬車去市場。途中苔絲睡著, 拉車的馬———“王子”不幸與一輛郵車相撞, “郵車尖尖的車轅, 像一把刀似的, 直對不幸的王子, 穿胸而入, 鮮血從傷口往外汩汩直噴”[3]52。苔絲在絕望之余, 用手去捂那個傷口, 結果“她從頭到腳都叫鮮紅的血點灑了個遍”[3]52。道路一片灰白, 苔絲的面目比路更灰白, “她面前那一攤血, 已經凝結了起來, 顯出五光十色, 太陽一出, 更把它映得千變萬化, 異彩繽紛”[3]53。苔絲身上被血染紅, 預示著其貞操即將喪失。同時, 她同“王子”一樣努力掙扎, 但血終將流盡, 生命即將終結。馬的死使苔絲家維持生計的依靠斷絕, 不得不去他們以為可以依靠的本家亞雷·德伯家求助, 悲劇的序幕卻從此拉開。

  穿著白袍、系著紅發帶的苔絲第一次走向亞雷家時, 最先看見的是那所紅磚門房, “正房的顏色也是深紅的”, “叫四周一片柔和淺淡的景色一襯托, 顯得好像一叢石蠟紅一樣”[3]60。紅色象征著罪惡和暴力。這紅色的房子就是殘害苔絲的“煞星”, 后來囚禁苔絲的監獄也是“一幢紅色的建筑”, 紅房子成了死亡的標志。

  小說是這樣描寫苔絲被奪去貞操的情景的:當苔絲被亞雷硬喂著吃下第一顆草莓時, 當苔絲的下巴被亞雷硬戴在她胸前的玫瑰花刺扎了一下時, 苔絲也預感著兇兆的到來。亞雷抽著閃著紅光的雪茄把苔絲包圍在“令人麻醉的藍色煙霧里”。藍色的煙霧隱喻著亞雷的好色淫穢, 煙霧后面的亞雷即將成為苔絲“妙齡綺年的燦爛光譜中一道如血的紅光”[3]66。在這里, 紅色象征著亞雷的暴力和邪惡。

  幾個月后的一個黑夜, 在圍場的樹林里, “一片薄而發亮的霧氣, 本來晚上都彌漫在低谷里的, 現在散布得漫山遍野, 把他們包圍起來了”[3]107。“特別的黑, 除了他腳下那一片朦朧的灰云白霧而外, 別的東西一樣也看不見, 那一片灰云白霧, 就是苔絲穿著白紗衣服躺在樹葉子上的形狀”[3]112。在這里, 黑色和白色的搭配渲染了在強大的黑暗勢力壓迫下, 善良純潔的苔絲無力無助而被亞雷玷污的悲苦, 從此苔絲的身份和之前有了一條深不可測的社會鴻溝[3]113。

  不愿被亞雷玩弄的苔絲決定離開亞雷家, 回家途中走到了山脊, “看著前面那片熟悉的綠色世界, 現在叫霧氣籠罩得半隱半現”[3]115。此處綠色和霧氣的對比襯托出苔絲由單純、陽光變得郁悶復雜的心情。苔絲偶然遇到了手里提著紅色涂料鐵罐兒的工匠。工匠用畫筆蘸著紅色涂料寫了幾個大字:“你犯罪的懲罰正眼睜睜地瞅著你。”鮮紅的大字“襯著那片寂靜的景物、天邊上蔚藍的空氣、顏色灰淡枯槁的矮樹林和長著蘚苔的籬階, 顯得分外鮮明”[3]121, 使苔絲心驚肉跳。苔絲懷孕期間, 家鄉的麥地里運作的收割機上的馬爾地式十字架涂的也是紅色, “叫太陽一映射, 紅色顯得更加濃重, 好像是在液體的火里蘸過似的”[3]133。自此, 象征著兇兆和罪惡的紅色和苔絲如影隨形, 預示著她悲慘的結局。

  生活也沒有一直苛待苔絲, 在奶牛場她和克萊相愛。那段時光是苔絲最幸福的日子, 紅色、黃色、白色的牛群, 紅色、黃色、紫色的雜草, “他們相會時, 那朦朧的晨光, 那些羅蘭色或粉紅色的黎明”[3]197, 苔絲的瞳仁“深邃變幻, 不可測度, 射出千絲萬縷或黑或灰或紫的色彩”[3]257。“苔絲的雙手讓潔白的奶皮襯托得好像淡紅的玫瑰”。三個女工擠在窗口的畫面也是紅發、黑發、赤褐色發。哈代不吝各種色彩的巧妙著墨, 意在勾勒沉浸在幸福中的苔絲。然而, 即使在苔絲最幸福的時刻, 她的命運也一次次被預指, “那種菌類在蘋果樹上盡管白得像雪, 到了皮膚上卻能染成紅色的污斑”, 正如一張白紙被污了之后永遠也無法潔白如初。苔絲新婚那天, 先是“一只紅冠子、白翎毛的公雞”過晌打鳴, 這一異常的現象預示著不吉祥———穿著潔白袍子的苔絲正一步步走向死亡的邊緣。新婚之夜, 苔絲向克萊坦白了自己失去貞操的過往, “煤火的紅焰, 照到他們兩個的臉上……把她發下的細皮嫩肉映得通紅。這種紅焰, 讓人想起來覺得仿佛末日審判的時候那樣陰森嚇人”[3]337。濃重的紅色血腥味使人預感到對苔絲的末日審判越來越近。

  被克萊遺棄后, 不愿向克萊父母尋求幫助的苔絲外出找活干。她在林子里發現“樹底下躺著好幾只山雞, 它們華麗的羽毛上, 都沾滿了血跡;有幾只已經死了”[3]441。血腥愈發追隨著苔絲。在棱窟槐農場, 打麥子的機器是紅色的, 嘶嘶作響的煙囪顏色漆黑, “機器旁邊站著的人身上都是黑灰、烏煤;身旁放著一大堆黑煤”[3]476。黑色映襯著苔絲日子的艱難。當亞雷再次出現并糾纏苔絲時, 苔絲掄起又沉又厚的手套向亞雷打去, 亞雷臉上“露出一道見了血的紅印子, 一會兒血就流下來了”[3]485。不甘屈服于罪惡勢力的壓迫, 善良的苔絲發出了反抗的聲音, 也為最后的命運做了鋪墊。

  心懷悔意的克萊從巴西回來想和苔絲重歸于好。面對無法改變命運、進退兩難的局面, 苔絲把所有的不幸都歸于毀滅了她清白后又被迫讓她淪為情婦的亞雷, 于是她拿起尖刀刺進亞雷的胸膛, 發出了向殘酷社會最后的吶喊。這一畫面哈代是通過房東太太的所見呈現出來的:“白色的天花板出現了小點兒, 后變手掌那么大, 顏色是紅色的。這個長方形的白色天花板中間添上了這樣一個紅點兒, 看來好像一張碩大無朋的幺點紅桃牌。”[3]554白色天花板上的紅點就如同身穿白袍的苔絲頭上的紅發帶, 純潔的白色被血的紅色污染。鮮紅的發帶一直引領著苔絲走到絞架邊。

  當警察來抓苔絲時, “所有的人都在越來越亮的曙色里等候, 他們的手和臉好像是涂了一層銀色, 他們的形體上別的部分, 卻是黑烏烏的。石頭柱子閃出綠灰色, 大平原卻依舊是一片昏沉”[3]574。這里雖然沒有用具體詞匯描述警察, 但“銀色”“黑烏烏”“綠灰灰”“昏沉”卻極形象地描畫了當時肅穆、壓抑、悲壯的景象。

  三、色彩隱喻運用的作用

  達·芬奇說, 藝術是第二自然, 是一種既反映客觀現實又表現作者思想感情的產物, 色彩就是具有這兩種智能的最敏感的手段[4]。哈代在小說中大量運用色彩隱喻, 其作用大致如下。

  其一, 鞭撻資本主義社會, 揭露資本主義剝削的殘酷性。資本主義農場是滿天“烏云”和“灰色”, 其下是“灰白土壤”, “灰白的臉往下看著褐黃的臉”[3]421。“原先臉色頂鮮明的人, 現在也都漸漸變得面無人色”[3]488。冷色調繪制出一種悲傷凄涼的氣氛。苔絲在農場從“混沌的黎明”一直工作到月亮“淡白”, 長達十五六個小時的工作使工人臉色由鮮明到紅, 進而蒼白得面無人色, 正是資本主義殘酷剝削人民的真實寫照。

  其二, 控訴資本主義毀滅了“美”。苔絲是純潔美麗的勞動婦女的代表, 她追求美, 追求幸福, 也是“美”的代名詞。不幸的是, 她遭到資本家暴發戶亞雷的凌辱, 失去貞操, 那一夜“昏暗和寂靜統治了周圍各處”, 亞雷沒受到應有的懲罰, 反而披上宗教的外衣繼續對苔絲施以心靈和肉體上的摧殘。還有, 看似反傳統的克萊骨子里卻被封建教義死死套牢, 他在知曉苔絲過去經歷之后陡然遺棄苔絲。哈代用色彩詞貶斥克萊, 說他“顯得黑漆漆, 陰沉沉, 令人望而生畏”。

  四、結語

  綜觀《德伯家的苔絲》, 多種色彩的巧妙運用, 描寫了苔絲這個純潔、善良、美麗的鄉村姑娘被玷污、反抗、最終毀滅的悲慘命運。紅、綠、灰、黑的色彩變化, 映照著苔絲在生與死、希翼與絕望中掙扎的心路歷程[5]。作者將白色和黑色結合用來對比苔絲純潔的靈魂和罪惡的現實, 而白色和紅色的結合突出了悲劇色彩。哈代用色彩隱喻將美麗與丑陋進行了對比。彼得·卡薩格蘭德從《德伯家的苔絲》中創造了“beaugly”一詞, 它是“beautiful”與“ugly”的縮寫。彼得·卡薩格蘭德認為這部作品充分地體現了美與丑的對比。哈代用色彩詞烘托了苔絲的性格、行為特征及悲慘命運, 也揭示了造成其悲劇的社會根源。

  參考文獻

  [1]范佳程.英漢顏色詞的語義對比研究[J].沈陽農業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04 (2) :208-209.

  [2] 羅納德·W.蘭艾克.認知語法基礎:第1卷[M].斯坦福:斯坦福大學出版社, 1987:150-154.

  [3]托馬斯·哈代.德伯家的苔絲[M].張若谷, 譯.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1984.

  [4]江豐.江豐美術論集[M].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 1983:211.

  [5]曾麗貞.從隱喻和語境的角度分析苔絲的悲慘命運[J].懷化學院學報, 2016 (4) :89-92.

  [6]劉沛茹.從認知角度比較英漢基本顏色隱喻[J].語文學刊 (外語教育與教學) , 2009 (1) :41-43.

作者單位:宿遷學院外國語學院
原文出處:胡伶俐.《德伯家的苔絲》色彩隱喻解析[J].新鄉學院學報,2019,36(01):49-52.
相關標簽:苔絲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