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外國文學論文

生態女性主義在小說《德伯家的苔絲》中的體現

來源:淮海工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作者:方明
發布于:2021-03-11 共4669字

  摘要:《德伯家的苔絲》是英國文學巨匠托馬斯·哈代的經典作品之一, 自問世以來就受到廣泛關注。從生態女性主義視角重新審視這部作品, 可以發現哈代通過這部小說展現了英國19世紀末期的自然生態狀況、女性與自然的融合以及女性的奉獻與反抗精神。深入發掘并闡釋這其中所蘊含的生態女性主義思想, 對推進和拓展哈代作品的生態文學領域研究具有積極意義。

  關鍵詞:《德伯家的苔絲》; 自然; 生態女性主義;

  Analysis of Eco-feminism Thoughts in Tess of the D'Urbervilles

  FANG Ming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Sanming University

  Abstract:Tess of the D'Urbervilles is one of the classic novels by famous British writer Thomas Hardy, which has received widespread attention since its publication. Researching the work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co-feminism could find that the novel displays the nature's ecological condition, the connection of female and nature, spirit of female dedication and struggle in the late 19 th century of the British. Further exploration and interpretation of these eco-feminism thoughts in the works has positive role in promoting and expanding the ecological literature study of Hardy's works.

  1891年, 托馬斯·哈代完成了經典小說《德伯家的苔絲》的創作, 該作品以女主人公苔絲認親為線索, 講述了苔絲與亞歷克及安吉爾的坎坷曲折的情感糾葛, 在這其中可以看到當時英國鄉村中人與自然相生相伴的美好生態景象以及女主人公敢于抗爭、甘于奉獻、勇于擔當的精神品質。不難發現, 哈代已然將自己超前而先進的生態女性主義思想植入到這部經典作品之中。

  一、自然生態

  在19世紀末期, 傳統的生產方式逐漸向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轉變, 人類同自然環境之間的相處方式發生了變化。從遠古時代人對自然的依賴, 到農業文明時代人們對自然的改造和利用, 再到工業革命時期人們千方百計地去征服自然、不斷開采與索取, 這一切都在自然中刻下了深深的痕跡。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 現代文明也開始潛移默化地影響鄉村的發展, 并且改變了鄉村民眾的觀念和生活方式[1]。但是,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 哈代在小說《德伯家的苔絲》中依然選擇去構建質樸而美好的田園生活畫面, 歌頌自然、贊美自然, 并將人與自然環境緊密聯系起來, 力圖喚醒人們對自然的向往與敬畏, 倡導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相伴相生。

  在《德伯家的苔絲》中, 彌漫著濃郁的自然氣息和自然情感。當女主人公苔絲的父親老約翰得知自己是王室后裔的時候, 他一路興奮而行。夕陽下, 當他乏累之時, 他躺在路邊的青草與雛菊之間, 感受著自然的氣息[2]6。這是多么讓人羨慕與神往的美好畫面。在苔絲的家鄉馬勒特村, 其自然環境的優美也著實讓人驚艷。馬勒特村所在的山谷名叫布雷克摩谷, 那里土地富饒、山峰疊翠, 田地從未荒蕪, 泉水永不干涸, 空氣清新無比, 草木茂盛非凡[2]6-7。在八月份, 早晨山谷里的霧氣和露水還沒褪去, 溫暖的陽光就已經從山頂灑向大地, 仿佛正注視著山谷里的一切。陽光透過窗戶照進農舍里, 喚醒了那些還沒起床的人們去開始新一天的農忙[2]89。

  這些山水畫卷般的場景, 不禁讓人對自然之美發出贊嘆。美麗的自然景色使苔絲的故鄉充滿了生機和活力, 那里多姿多彩, 美如畫卷, 令人向往。小說主人公苔絲便在這處處充滿自然氣息的故鄉快樂地生活著。

  然而, 當苔絲去認親來到特蘭特里奇獵場的坡居時, 看到了一番別樣的自然景象。與普通莊園主的宅地完全不同, 這里沒有大片的農田, 也沒有牧草地, 坡居是完全出于享受的目的而建造的宅地, 只是一個供人消遣的小農場[2]34。不難發現, 資本主義的觸角已經滲入了英國的鄉村社會和經濟。但是, 再俯望坡居后邊的遠方, 滿眼是蔚藍色的自然景致和大片珍貴樹木覆蓋的狩獵場[2]35。可以看到, 盡管受到侵襲, 鄉村山野間更多美好而清新的自然環境還依然映襯著特蘭特里奇這片土地, 這樣美好的景象不禁讓人對美好生態環境產生由衷的向往, 這也促使人們對資本主義和現代文明影響下人與自然的相處產生深刻思考。

  二、女性與自然

  生態女性主義是將女性主義與生態主義相結合所形成的思想流派, 認為女性與自然之間有著更為親切而緊密的聯系。女性與自然之間的親密聯系自原始社會便存在著, 原始社會時期的男性更看重自然的實用性, 自然對于他們而言是展現他們男性陽剛個性的場所。而女性則不同, 女性先天便擁有良好的、進一步與自然聯系的生理條件。女性擁有同自然一樣的孕育生命的能力, 且擁有關懷、同情、非暴力等特質。對于美好的事物, 女性往往能懷著美好的心情去欣賞, 對于不美的事物也總能對其發出哀嘆。所以, 相較于男性而言, 女性更加親近自然, 在《德伯家的苔絲》中便有不少女性與自然親近融合的畫面描寫。

  在《德伯家的苔絲》中有一段描寫人們在麥田里跟隨收割機捆扎麥子的場景, 在這段描寫中, 作者哈代本人直接用文字表達了其對女性與自然更為親近融合的觀點, 他寫道, 當女人在田野里成為大自然中的一部分時, 她們就不再是一個普通的物種, 此時的女性具有了一種獨特的魅力, 勞作中的女性吸取了周圍鄉野間的精華, 已然和自然融為了一體;然而, 其他勞作的男性還仍然歸屬于自身的雄性物種, 只不過就是個收割莊稼的男人而已[2]90。無庸贅述, 哈代在此處表明的女性與自然具有同一性的觀點直白而明了。

  接下來再看一下苔絲家鄉的聯歡舞會場景。在馬勒特村舉行的一年一度的聯歡舞會游行中, 清一色的姑娘們手里拿著柳枝和鮮花, 歡笑著在鄉村田野的路上前行, 溫暖的陽光照在她們的發絲上折射出多彩的光芒, 光線也柔順地灑在她們的身上, 溫暖著每個姑娘的心靈[2]8-9。在田野間的聯歡舞會上, 姑娘們白衣婆娑地翩翩起舞, 伴隨著鮮嫩的柳枝和芬芳的花束, 好一幅令人艷羨的美好畫面[2]15。

  受到亞歷克的侵犯后, 苔絲在白天不敢獨自出門, 只能在黑夜降臨之后才敢出門跑到沒人的樹林中去排遣自己的憂傷。只有漫步在寂靜的叢林中, 她才感覺到自己的痛苦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減輕[2]88。盡管是獨自一個人夜行, 但融入在大自然的夜色中, 她并不感到孤獨。不難發現, 苔絲已經把夜晚和叢林當作了自己的避風港, 她在那里修復著自己受傷的心靈。當苔絲到達奶牛場時, 她覺得那里的景色著實讓她心曠神怡, 雖說比不上家鄉的景色, 但是清新的空氣、潺潺的流水、光滑的鵝卵石、匆匆的綠草都令她感到欣喜和釋然, 她感覺自己的心靈已經和那暖暖的陽光融合在一起, 喚起了新生活的希望[2]105。在小說中, 自然帶給了苔絲治愈的力量, 苔絲在與自然的相處中, 同自然形成了緊密的聯系。

  三、女性的奉獻與反抗

  生態女性主義反對男權制, 認為男權主義的特征就是侵略與擴張, 具體表現為對婦女的壓迫和對自然資源的掠奪。生態女性主義倡導女性的獨立自由以及平等同權。《德伯家的苔絲》中, 女主人公苔絲的女性形象深入人心, 小說通過苔絲的故事喚起人們對女性存在的意義、地位的重新思考。

  (一) 苔絲的奉獻

  在《德伯家的苔絲》中, 苔絲雖然兩次委身于亞歷克, 但兩次與亞歷克產生交集的原因卻都是出于對維持家庭生計的考量。為了家人能活下去, 苔絲毅然選擇委屈自己, 這是女性奉獻精神的悲壯體現, 是敢于擔當而自我犧牲的義舉。小說中對苔絲家中人員狀況有著這樣的描述:當大人都不在的時候, 苔絲就成為了所有弟弟妹妹們的媽媽, 她義不容辭地負責照顧起這個家;弟弟妹妹們這些小家伙就像德比家這艘船上的乘客, 如果父母出現了意外, 他們幾個可憐蟲也要跟隨這艘船傾覆[2]19。第一次苔絲答應認親, 是由于因為她的疏忽而導致家里唯一的老馬被撞死, 使得家里無法拉貨去集市賣貨, 從而影響了苔絲家的經濟命脈, 影響了一家人的生計, 故此, 苔絲為了家庭親情而委屈自己, 違背內心想法, 決定去認親[2]33。這是勇于擔當家庭責任的義舉, 更是一種無私的奉獻。然而認親不久, 苔絲便被誘騙并失身于亞歷克。之后, 苔絲生下了一子, 但是孩子卻沒有活過幾天就不幸夭折。當她重新振作后, 遇到安吉爾并與之步入結婚的殿堂, 卻又因不潔被拋棄。此時, 苔絲的父親病逝了, 他家這艘“船”即將傾覆。迫于家境的窘迫, 又在亞歷克不斷誘騙與對家人的恩惠下, 苔絲第二次選擇委身與亞歷克。很顯然, 這次仍然是出于對弟弟妹妹們及年邁老母親的考慮, 苔絲再一次擔當起這份家庭的重任, 選擇自我犧牲, 這種女性的奉獻精神著實讓人動容。

  (二) 苔絲的反抗

  首先, 從資本主義功利思想這一點上來看, 苔絲無疑是做到了對功利的反抗。苔絲的母親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嫁給一個有錢有勢的紳士, 從而使得自己的家庭變得更加富裕, 但是, 苔絲卻一直是反對這種做法的[2]27-28, 苔絲認為如果要是為了錢而讓她去嫁給一個她所不愛的人, 這樣的做法簡直是太愚蠢了, 她認為自己的感情必須是由自己決定的。盡管亞歷克對其進行了追求以及物質與金錢上的誘惑, 苔絲卻對其進行了抵制。比如, 亞歷克在侵占了苔絲后仍然對其不斷利誘, 他向苔絲許諾他可以為他的冒犯贖罪, 為了苔絲他可以花光自己最后一個銅板, 苔絲可以擁有自己喜歡的漂亮衣服, 不必去做那些粗野的鄉下活計[2]80, 但是, 苔絲抵抗住了這些功利的誘惑。相反, 如果當時苔絲向亞歷克妥協并承諾成為亞歷克的情人, 那么可以想象的是苔絲的生活不再會是如此的艱苦, 甚至可以想盡辦法從亞歷克處獲取一定的金錢和權勢, 再也不用承受生活的壓力和苦痛, 然而苔絲并沒有這樣做, 在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愛亞歷克的前提下, 她果斷地選擇了離開, 不愿意成為亞歷克的玩物。

  其次, 苔絲的反抗還體現在她對男性主宰女性這一認識的反駁上。苔絲追求的是男女之間的平等、真誠、互信、互愛。當苔絲將自己遭遇的不幸告訴了安吉爾之后, 面對丈夫的指責和怒斥, 在沒有得到原本自己希望的安慰下, 苔絲進行了反抗。苔絲對安吉爾說道, 因為我原諒了你的錯誤, 寬恕了你的過失, 我希望你也能夠寬恕我[2]229。可是, 令苔絲沒有想到的是, 安吉爾深受男權主義思想的影響, 非但沒有寬恕苔絲, 還表現出了極為反感和憤怒的情緒。從苔絲與其丈夫所犯下的錯誤來看, 苔絲所犯的錯誤明顯小得多、輕得多, 苔絲要求與丈夫擁有同等的權利, 同等獲取對方的寬恕和原諒, 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了苔絲對男權主義社會的反抗[3]。

  最后, 在貞操觀念上, 苔絲也表現出對傳統道德觀的質疑和反抗[4]。在苔絲第一次遭遇到不幸后, 回到家鄉面對著的是一種尷尬無比的場面, 在進行禮拜的過程中, 人們回頭望向苔絲, 然后低下頭默默地低聲議論[2]88。由這些人的言行可以看出, 人言可畏是當時苔絲所面對的最為艱難的局面。但是, 這并沒有將苔絲打垮, 反而使她更加堅定了自己對于傳統貞操觀的懷疑。苔絲堅信女人的貞操如果失去了, 并不是無法挽回的, 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有著復原自己的力量[2]102。顯然, 苔絲沒有向傳統的貞操觀屈服。

  《德伯家的苔絲》深刻地揭示了女性在社會文明更替時期所走過的艱難而曲折的道路。盡管苔絲經歷了那么多的人生苦難和困惑, 但在哈代的筆下, 苔絲依然是一個自然之女。在資本主義侵襲之下, 代表自然本真的苔絲最終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但是她竭力掙脫傳統桎梏、反抗功利資本主義、熱愛自然、追求真善美的生動形象, 深深地刻在了人們的心里, 以她的名字命名的這部傳世經典之作必然成為生態文學關注的焦點。

  參考文獻

  [1] 吳梅芳.夾縫中的生存——《德伯家的苔絲》生存空間的生態解讀[J].鄱陽湖學刊, 2015 (3) :115-119.

  [2] 托馬斯·哈代.苔絲[M].羅翠玉, 譯.北京:大眾文藝出版社, 2009.

  [3] 王雪晴.生態女性主義視角下苔絲的命運及女性意識的覺醒[J].安徽工業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14 (3) :59-60.

  [4] 吳梅芳.《德伯家的苔絲》精神生態空間重審[J].福建江夏學院學報, 2014 (3) :97-101, 118.

作者單位:三明學院外國語學院
原文出處:方明.《德伯家的苔絲》的生態女性主義思想探析[J].淮海工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17(04):50-52.
相關標簽:苔絲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