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國民經濟學論文

道教經典《太平經》中經濟倫理觀的批判性繼承

來源:西部學刊 作者:李廣義
發布于:2021-03-25 共7748字

  摘 要:道教經典《太平經》蘊含著豐富的經濟倫理思想,體現在"財富均平""以民為本""廣嗣興國""保護資源"等方面。其現代價值體現在:"財富均平"的正義訴求為政治目的的公平定位提供一定的道德理念;"廣嗣興國"的人口政策是對性別歧視的社會現實有力的道德譴責;"以民為本"的仁政理念為經濟手段的合理運用予以一定的道德控制;"保護資源"的生態意識為日益惡化的環境狀況敲響清醒的道德警鐘。《太平經》經濟倫理思想的核心內容值得批判性地繼承與借鑒,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強文化自信、彌補"現代性社會道德"的不足,有助于推進新時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關鍵詞:《太平經》; 經濟倫理; 現代價值;

  經濟倫理屬于現代應用倫理學的范疇,它"就是要研究和解決經濟活動與道德行為之間的關系,或者說研究和解決道德對經濟活動的激勵或約束作用"[1]36.中國傳統社會雖然沒有嚴格的經濟倫理體系,但不乏豐富的經濟倫理思想,基于現代經濟倫理建設的要求反觀中華傳統優秀文化,可以發現其具有十分重要的研究價值。《太平經》是相傳由神人授予東漢方士于吉的道教太平道典籍,其內容博大,涉及天地、陰陽、五行、十支、災異、神仙等。從東漢至唐代,《太平經》在道教中有重要地位,對道教思想的發展有深遠的影響。《太平經》滲透著濃厚的倫理道德精神,道德與經濟的結合是其倫理觀予以關切的問題之一,經濟倫理成為其倫理思想的重點內容。

經濟

  一、財富均平:《太平經》經濟倫理思想的正義訴求

  中國古代社會下層民眾具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德心理,歷史上的多次農民起義都與此息息相關。針對東漢時期豪強地主大量兼并田地、土地和財富高度集中的現狀,人們渴望盡早擺脫厄運,期盼"太平盛世"的到來。《太平經》正是抓住了當時人民群眾的這種心理需求,繼承和發揚了老子"天之道,損有馀而補不足"(《老子》第77章)的理念,在"天下太平"的道德理想追求目標指引下,在經濟方面提出了"財富均平"的正義觀,主張實施"周窮救急"的社會救濟措施,"希望統治者效法天道,抑強扶弱,在社會分配方面行使平均之道,促使社會治理更為公正。"[2]117這在當時歷史條件下是一個大膽、獨特而又新穎的見解。由此也可以看出,"財富均平"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問題,而且它與君王所奉行的統治政策有關,是一個非常重大而棘手的政治問題,反映了人們對于分配正義的追求。

  何為"周窮救急"?《太平經》認為:"夫饑者思食,寒者思衣,……是故當以此賜之也,此名為周窮救急。"[3]230~231即要使饑者得食、寒者得衣,解決老百姓最基本的溫飽問題,從而實現社會的相對公平。《太平經》并不把積財本身視作一種惡,而是勸誡富人、權貴們不要把財物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因為"夫財者,天地之間盈余物也,比若水,常流行而相從,常謙謙居其下。得多財者,謙者多得也。故期者,天不佑之矣。"[3]695謙和與慈善才是聚財的首要手段,"凡人家力強者,多畜私財,后反多貧兇,何也?"[3]247其原因就是他們通過"多智反欺不足者""力強反欺弱者""后生反欺老者"等不正當的手段獲得財富,"為富不仁"更使他們陷入絕境,"不肯力以周窮救急,令使萬家之(乏)絕,春無以種,秋無以收。"[3]242不肯"周窮救急"為六罪之一,罪過會延及子孫后代,后果相當嚴重,"或積財億萬,不肯救窮周急,使人饑寒而死,罪不除也,或身即坐,或流后生。"[3]251~252

  《太平經》認為,那些一貫實踐"周窮救急"的人,則會善有善報,"常力周窮救急,助天地愛物,助人君養民;救窮乏不止,凡天地增其算,百神皆得來食此家,莫不悅喜。因為德行,或得大官,不辱先人,不負后生。"[3]242~243由于他們經常盡力周濟窮人,符合天道,所以不但自身能夠延年益壽,而且會惠及后代、光宗耀祖。當然,對于那些有充沛精力而游手好閑之輩,則另當別論,因為不各盡所能來收獲和集聚財物,同樣是一大罪過。"天生人,幸使其人人自有筋力,可以自衣食者,而不肯力為之,反致饑寒,負其先人之體;而輕休其力不為,力可得衣食,反常自言愁苦饑寒,但常仰多財家,須而后生,罪不除也,或身即坐,或流后生。"[3]29由此可見,《太平經》并不是一味地放縱社會仇富心態的滋生蔓延,它不但倡導"周窮救急",也主張自食其力,提倡人人勞動,把因懶惰而使自己陷入饑寒的行為視作一種惡,具有較強的道德說服力和社會影響力。

  總之,與"多所有者為富,少所有者為貧"[3]30的世俗貧富觀不同,《太平經》提出了"天以凡物悉生出為富足"[3]151這樣不同以往的新貧富觀。"《太平經》認為,真正的財富不是一般的財物,真正的富裕也不是擁有奇珍異寶,而是積'德'得'道',進而獲中和之'善財',以順'天之道',這才是太平世道之最大財富。"[4]116歸根結底,《太平經》不僅僅把眼光盯在具體的財物上,認為社會要順應"天之道",君主與富人都應當行仁好施,那些不肯"周窮救急"的人將要遭到神靈的怪罪與懲罰。《太平經》同時告誡統治階級生活要"寡欲""節儉",不可漠視民生民情,由此"體現了道教的慈善精神,有利于在社會上建立一種仁愛互助的人際關系,促進慈善事業的發展。"[5]17只有以太平思想的公平觀念去分配財富,以"損有馀而補不足"的補償理念去解決社會正義,才有可能實現"平均"的道德理想目標。

  二、以民為本:《太平經》經濟倫理思想的仁政理念

  從廣義上講,民生也屬于經濟倫理的范疇。在民本思想方面,《太平經》融合了儒家、墨家、道家的觀點,形成了具有神學色彩的民本觀。王明先生認為,《太平經》有關社會政治的一部分言論吸取了墨子的平民思想,即反對殘酷剝削、主張勞動自助,一些主張真實地反映出勞動人民的內心渴望。卿希泰先生認為,由于《太平經》內容龐雜不一,所以在這部書中,既有維護統治階級利益的內容,又有"部分思想,反映了當時農民群眾的愿望與要求,使之成為農民起義的武器。"[6]他把這種思想稱為烏托邦思想,其在《太平經》的表現就是認為天地間的一切財物都是屬于公共的東西,大家共同享受,不應該為少數人所獨占、為少數人據為私有。"順應民心,足其衣食,去其怨結,這是實現國家太平長治的根本條件。"[7]116很多學者贊同卿先生的觀點,認為《太平經》的道德"理想"雖然是一種幻想,"但這個幻想實際上是人民對封建王朝腐敗統治的曲線諫言、側面進攻。它表達了人民的愿望,所以帶有一定的人民性,顯然是一種進步的思想。"[8]38《太平經》描繪的社會藍圖雖然不動人,"但也給受盡苦難的人民以極大的精神寄托,使之簇擁在太平的旗幟下,為自己的生存而斗爭。"[9]70所以《太平經》具有柏拉圖式理想國的特點。《太平經》要求建立人人參加勞動,財產公有,平均分配,節制消費等社會經濟生活秩序,這些思想基本符合勞動人民的利益。由此可見,《太平經》并非全部代表統治階級利益,它的一些觀點和主張反映了勞動人民的愿望,富有道德理想色彩,這也是《太平經》倫理思想值得肯定的地方。

  筆者認為,《太平經》已經認識到"民"的重要地位,具有重要的"民本"思想。"治國之道,乃以民為本也。無民,君與臣無可治,無可理也,是故古者大圣賢共治事,但旦夕專以民為大急,憂其民也。"[3]這是對統治者依賴人民的強有力說明。《太平經》的"民本"思想也沒有僅僅停留在口頭上,而是實實在在地關心民生、民意,這主要表現在解決民眾的"三急"上。《太平經》認為,"天下大急有二,小急有一",[3]43大急為"飲食、男女",小急為"衣服",用現代的話解釋就是溫飽問題與人的問題,此為傳統農業社會的大事,"守此三者,足以竟其天年,傳其天統,終者復始,無有窮已。故古者圣人以此為治也,其余不急,召兇禍物者悉已去矣".[3]44統治者已經非常清楚地認識到"民心"對于統治地位的重要性,

  "民愁苦困窮,即仰而呼皇天,誠冤誠冤,氣感動六方,故致災變紛紛,畜積非一,不可卒除。為害甚甚,是即失天下之人心意矣。"[3]202~203經濟是政治的基礎,這是"道本",生產問題(包括人口生產)、溫飽問題不解決,統治地位就不穩定,這與黃老道家"善為國者,必先富民,然后治之"(《管子·治國》)的觀點是一脈相承的。在這里,統治者從物質生產的角度,看到了人民群眾的作用,具有時代的歷史進步性。

  三、廣嗣興國:《太平經》經濟倫理思想的人口政策

  人口生產政策是中國歷朝歷代統治者都極為重視的國家管理手段。在中國古代社會,由于戰爭頻繁以及生產力水平低下,大多數統治者都認為眾多和不斷增加的人口是一國財富最重要的象征,人口繁衍有利于國家的強盛,"地大國富,人眾兵強,此霸王之本也。"(《管子·重令》);人口增減關乎國家的興衰,"一部中國古代王朝的興衰史往往就在人口增加、過剩、劇減,再增加、再劇減的過程中輪回,而與之相應伴隨著的是生產力的恢復、發展、破壞和再恢復、發展、再破壞。國家的興亡、更替及分裂、統一,在很大程度上為人口增減這一看不見的手所控制。"[10]114所以,研究人口數量和質量的生育問題成為社會政治、經濟共同關注的對象。

  《太平經》成書的漢代也是一個"人口增加、過剩、劇減,再增加、再劇減"頻繁的時代。針對嚴重的人口問題,以"致太平"為道德理想目標的《太平經》當然不會等閑視之,認為人口眾多是統治者賢明、國家富強、國有道德的象征,"國有道與德,而君臣賢明,則民從也。國無道德,則民叛也。是故治國之大要,以多民為富,少民為大貧困。"[3]264所以,《太平經》主張順應人飲食男女的本能欲望,反對禁欲這類違反人道主義的行為,認為人無子則人民愁苦、國家不興,"大要實仰衣食于子。人無子,絕無后世;君少民,乃衣食不足,令常用心愁苦。"[3]150《太平經》不但提倡非禁欲主義,而且對人生育的最佳年齡段提出了科學的見解,"天數五,地數五,人數五,三五十五,而內藏氣動。四五二十,與四時氣合而欲施,四時者主生,故欲施生。五五二十五,而五行氣足,而任施。五六三十而強,故天使常念施,以通天地之統,以傳類。會三十年而免,老當衰,小止閉房內。"[3]217~218人二十歲具有實施萌生之舉,二十五歲才勝任交合之事,三十歲達至生育巔峰,之后直線下降,六十歲時要停止交合。《太平經》運用陰陽數理,近似現代生理科學般地解釋了人體發育階段,以及不同階段上生殖機能的變化和運作。

  那么,什么是合乎當時社會發展客觀需要的人口生產的特殊道德規范?筆者認為,特別之處就在于《太平經》提出一種有別于"一夫一妻"式的"一夫二妻"婚姻模式。"《太平經》對婚姻的理想模式提出自己的設想,認為:'一男得二女'(即一夫二妻制)能促進人類社會尤其家庭倫理關系的和諧與穩定,并可有效地遏制棄殺女嬰之惡俗。"[11]242《太平經》以陰陽觀念為依據,從宗教的角度給予"一夫二妻"婚姻模式以合理性與神圣性,"太皇天上平氣將到,當純法天,故令一男者當得二女,以象陰陽,陽數奇、陰數偶也,乃太和之氣到也。如大多女,則陰氣興;如大多男,則陽氣無雙無法,亦致兇,何也?人之數當與天地相應,不相應力而不及,故得兇害也。"[3]38一男娶二女,和合陰陽,輔助天地化生,共穿天地之統,太平之氣則應運而至,《太平經》"廣嗣興國"之經濟思想可謂用心良苦。

  四、保護資源:《太平經》經濟倫理思想的生態意識

  道家已認識到了保護生物資源的重要性,認為要遵循保護生物資源的生態道德規范,禁止"涸澤而漁、焚林而獵"的捕獵方式,"故先王之法,畋不掩群,不取麚夭;不涸澤而漁,不焚林而獵;豺未祭獸置,罦不得布于野;獺未祭魚,網罟不得入于水;鷹隼未摯,羅網不得張于谿谷;草木未落,斤斧不得入于山林;昆蟲未蟄,不得以火燒田;孕育不得殺,殻卵不得探;魚不長尺不得取,彘不期年不得食。是故草木之發若蒸氣,禽獸之歸若流泉,飛鳥之歸若煙云,有所以致之也。"(《淮南子·主術訓》)保護生物資源要用養結合、愛物節用,這樣資源生長才能夠長期穩定。

  《太平經》也有類似的保護資源"綱要",如:"夫天道惡殺而好生,蠕動之屬皆有知,無輕殺傷用之也。有可賊傷,方化,須以成事,不得已,乃后用之也。"[3]174意思是即使為了治病而不得已宰殺生物時,也要等到其化育成熟才可以用作藥物。又如:"勿殺任用者、少齒者,是天所行,神靈所仰也。萬民愚戇,恣意殺傷,或懷妊胞中,當生反死,此為絕命以給人口。當死之時,皆恐懼近,知不見活。故天誠矜之,憐愍為施防禁,犯者坐之。六畜尚去明愛,不忍中傷,人反不自惜更為賊虜,所取非一,妄行金刃,殺人不坐也。雖不即誅者,天積其過,殺敗不止,滅尸下流未生。是者亦不得逢吉,鬼神憎之,司候在前,何有脫時?故記善惡重之,即不犯耳。"[3]581~582不可殺那些還有用的,還沒有長成的動物,這是天意,不可違抗。要杜絕那些任意殺傷禽獸甚至把那些懷有幼崽的動物殺死、滅絕禽獸之命以滿足人的口腹之欲的愚蠢行為。《太平經》認為這樣殘害生靈的態度會用在對待人之生命上,鬼神憎惡之,甚至殃及后人。所以,保護生物資源不是不允許殺傷動物,而是要保護物種,保持生物的多樣性與生態的整體性,"一物不生一統絕,多則多絕,少則少絕,隨物多少,以知天統傷。"[3]219不注意從根本上保護資源,則會陷入物種絕滅的危險境地。

  在《禁燒山林決》與《燒下田草決》兩篇中,《太平經》認為要禁止燒毀山林,而叢生野草是可以燒毀的。"山者,太陽也,土地之綱,是其君也。布根之類,木是其長也,亦是君也,是其陽也。火亦五行之君長也,亦是其陽也。三君三陽,相逢反相衰,是故天上令急禁燒山林叢木。"[3]669因為山、林、火皆屬于陽,本應相輔相成,決不可相互抵消制約,故禁止燒毀山林樹木,這是自然的法則;"草者,木之陰也,與乙相應。木者,與甲相應。甲者,陽也,與木同類,故相應也。乙者,陰也,與草同類,故與乙相應也。乙者畏金,金者傷木,木傷則陽衰,陽衰則偽奸起,故當燒之也。"而草屬于陰,與乙相應,不可陰盛陽衰,所以應當燒毀野草,以"悅陰興陽".從生態學的角度看,這種解釋雖然神學色彩濃厚,顯得有些牽強附會,其有關資源利用的思想還顯得略微粗糙,但其保護資源的生態意識是符合生態經濟倫理要求的,二者殊途同歸,對保護、利用自然資源具有不可低估的價值。

  五、《太平經》經濟倫理思想的現代價值厘定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凝聚著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精神追求和歷久彌新的精神財富,是增強文化自信的深厚基礎,是建設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的重要支撐。建設優秀傳統文化傳承體系,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的重要環節。所以,挖掘《太平經》經典中所蘊藏的經濟倫理思想既能起到傳承中國傳統經濟思想的作用,又是振興、弘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一個極其重要的條件,其手段方法可以作為有效推進新時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借鑒,彰顯非同一般的現代價值。

  首先,《太平經》"財富均平"的正義訴求為政治目的的公平定位提供一定的道德標準。任何經濟行為都包含一定的政治目的,由于政治的階級屬性問題,未必所有的政治目的都是"正義"的(即使是它們打著"正義"的幌子),只有經受住道德審視的"正義"訴求才符合政治目的的公平定位,才能夠被大多數人所認可。從公平、平等的道德理念上看,《太平經》"財富均平"的正義訴求體現了制度的正義,"制度的正義作為社會制度的目標和整合價值的體現,不僅是一定階段和一定社會的倫理價值的體現,也是面向未來社會發展階段和人類前途的價值目標。"[12]30在財富分配方面,《太平經》給我們提供了公平、平等的道德理念,有助于我們努力改變經濟社會管理模式與管理方法,提高公共管理的質量效益,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其次,《太平經》"以民為本"的仁政理念為經濟手段的合理運用予以一定的道德控制。經濟的運作是一個動態的過程,經濟行為的完成離不開經濟手段的運用。《太平經》"以民為本"的核心就是強調經濟手段運用的道德性,雖然不可避免時代的局限性,但給現代社會提供的是可以部分"古為今用"的價值觀。"以民為本"的"仁政"理念告訴我們:"如何處理執政者與民眾的關系,如何在政治治理中順應民心與民意,真正代表人民群眾的利益,為民眾辦實事、辦好事,這是衡量政治統治是否具有道德正義性的重要標準。"[13]288"以人為本"更多體現的是"以民為本".在政治目的正義的引導下,經濟手段正義愈發顯示出其道德正義性,而運用不正當的經濟手段則會造成諸如失去民心、民意的嚴重道德后果。因此,政府要加大經濟手段的合理運用的道德控制,強化權力制衡機制,以純潔的政治聲譽與良好的信譽贏得群眾的擁護。

  第三,《太平經》"廣嗣興國"的人口政策是對性別歧視的社會現實有力的道德譴責。性別歧視一直是社會的痼疾,男女平等是社會文明進步的一個標尺。隨著人們民主意識的發展,男尊女卑的觀念得以一定程度的改觀,女性的地位也大大提高,但男女平等的實現還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從這個角度看,《太平經》"廣嗣興國"中的婦女思想具有現代意義上的積極性,具有現代女性主義的雛形。其尊重婦女的思想是極為寶貴的,值得我們繼續發揚光大,成為現代社會女性倫理、人口倫理建設的重要價值資源,有利于遏制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尤其是農村)的不良傾向。當然,《太平經》不可能超越當時男尊女卑的社會大背景,提倡的僅僅限于生存權上的平等;它給女性指出的解放之路,也只是在宗教信仰的領域中尋找些許安慰與解脫,仍然脫離不開世俗社會的束縛,與現代意義上的男女平等思想相比還有相當大的差距。

  第四,《太平經》"保護資源"的生態意識為日益惡化的環境狀況敲響清醒的道德警鐘。這個時代最令人擔憂的生態問題之一就是物種的滅絕,有科學家估計,曾在地球上生存的動植物物種的99%已經滅絕。生物學家愛德華·O·威爾遜估計,每年約有4000到6000的物種瀕臨滅絕,或者說每天約有10余種,人類對生物多樣性的缺失具有直接的倫理責任。"每一個物種的滅絕都會加劇生命之流的衰竭過程,這絕不是一件小事。物種的每次滅絕,都是對生命的一次超級屠殺。它不僅殺死生命個體,還殺死一種生命形態(物種)。它不僅毀滅生命的'存在',而且毀滅生命的'本質';不僅毀滅生命的'肉體',而且毀滅生命的'靈魂'."[14]197《太平經》"保護資源"的道德規范,對于保護生物物種的多樣性很有借鑒價值。"日益惡化的環境呼喚人類改變以征服自然為目的的思維方式,借鑒《太平經》'三合相通'思想,把保護自然、與自然和諧發展作為建設和諧社會的重要任務。"[15]200《太平經》"保護資源"的生態精神有助于人類合理地利用資源,積極地保護自然,承擔起"為萬二千物解承負之責".

  參考文獻

  [1]章海山。經濟倫理及其范疇研究[M].廣州:中山大學出版社,2005.

  [2]呂錫琛。道家道教與中國古代政治-道家道教政治倫理闡幽[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2.

  [3]王明。太平經合校[M].北京:中華書局,1960.

  [4]張坤。《太平經》的三種"財富觀"管窺[J].學術論壇,2005(3)。

  [5]杜洪義。《太平經》"周窮救急"的社會救濟思想[J].中國道教,2008(5)。

  [6]卿希泰。試論《太平經》的烏托邦思想[J].社會科學研究,1980(2)。

  [7]卿希泰。中國道教史(第一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

  [8]朱永齡。略論《太平經》哲學、政治思想[J].上饒師專學報·社科版,1987(1)。

  [9]杜洪義。《太平經》社會政治思想淺論[J].遼寧師范大學學報·社科版,1989(1)。

  [10]吳潔生。試論中國古代人口增減與王朝興衰關系及啟示[J].西南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2003(6)。

  [11]姜守誠。《太平經》研究--以生命為中心的綜合考察[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7.

  [12]倪愫襄。論制度的正義[J].華中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5(5)。

  [13]呂錫琛。論道家"各便其性"的政治訴求[M]//李建華。倫理學與公共事務(第1卷)。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7.

  [14](美)霍爾姆斯·羅爾斯頓。環境倫理學[M].楊通進,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

  [15]何立芳。《太平經》的和諧思想淺議[J].宗教學研究,2007(4)。

作者單位:中共廣西區委黨校(廣西行政學院)哲學教研部
原文出處:李廣義.《太平經》的經濟倫理思想及其現代價值[J].西部學刊,2020(21):144-147.
相關標簽:倫理經濟學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