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國際法論文 > 國際商法論文

國內外規定的承運人責任期間及其完善

來源:商業觀察 作者:張雪
發布于:2021-03-26 共3705字

  摘    要: 責任期間作為海事航運界的重要概念,自其產生以來,學者們對其內涵和外延就頗有爭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中對于承運人責任期間的規定也存在著大大小小的諸多問題,許多細節之處尚未明確。本文對我國海商法下承運人的責任期間進行研究。第一部分從責任期間的含義、有關承運人責任期間的不同學說兩個方面進行了分析。第二部分則系統地闡述了國際立法中有關責任期間的規定,包括《海牙規則》、《漢堡規則》及《鹿特丹規則》。第三部分則闡述了我國海商法關于承運人責任期間的規定、存在的問題,并提出了相關的完善建議。

  關鍵詞: 海商法; 承運人; 責任期間;

  1、緒論

  1.1、承運人責任期間的含義

  承運人的責任期間,是指承運人應當對貨物負責的期間。在此期間內若發生貨物滅失、損壞或者遲延交付的結果且承運人不能免責,則承運人應負賠償責任。但是,若造成貨物滅失或損壞的原因是在承運人責任期間內發生的,且承運人不能免除此重任。即使貨物的滅失或者損壞的結果發生在承運人的責任期間屆滿后,承運人也應對貨物滅失或者損壞承擔責任[1]。

  1.2、有關承運人責任期間的不同學說

  對于責任期間的理解,國內學者主要存在如下幾種觀點。
 

國內外規定的承運人責任期間及其完善
 

  1.2.1、應負責任期間論

  此觀點將承運人責任期間解釋為“承運人應對貨物負責的時期”。在此期間,如果由于無法免除承運人的責任而造成貨物的損失或損壞以及延遲交貨,承運人應承擔賠償責任。

  1.2.2、強制責任期間論

  該觀點認為,在一般的合同中沒有必要訂立責任期間。確切地說,承運人的責任期限不是運輸合同雙方均應承擔責任的期間,而是雙方必須承擔海上貨物運輸法所規定的強制責任的期間[2]。但此種學說無法充分解釋“責任”二字的含義。

  1.2.3、合同主給付義務期間論

  該學說表明,與承運人違反合同義務造成損害從而承擔民事責任的期間不同,承運人的責任期間是指承運人有義務對運輸和管貨負責的合同主給付義務期間[3]。此觀點在具有一定合理性的同時卻又混淆了義務與責任的內涵,將責任期間等同為了義務期間[4]。

  1.2.4、強制適用期間論

  按照這種觀點,承運人的責任期限是指履行承運人有關貨物運輸的一系列義務的期間。根據《海上貨物運輸法》的規定,這是承運人強制履行貨物運輸義務的適用期限[5]。此學說與第二種學說相對應,因此并不合理。

  2、國際立法中的承運人責任期間

  2.1 、海牙規則

  其并未規定承運人責任期間,而是僅僅在規則的第1條(e)款中界定了“貨物運輸”的概念。《海牙規則》第3條第2款是對承運人管理貨物的義務的規定,反映了承運人從裝卸到卸貨的管理貨物的義務。這與責任期限的時間范圍是一致的。

  《海牙規則》第7條被稱為“裝前卸后協議”。意味著在貨物被裝船前或卸下后的階段,若貨物發生滅失或損害的情形,當事人可以自由約定責任承擔。若無約定,對于貨物滅失或損壞時的責任承擔情況,《海牙規則》中并未明確規定。因此,《海牙規則》規定的運輸期限僅是將規則強制適用于承運人賠償責任的期限,并不影響該規則本身可能適用于整個運輸合同的期間。

  2.2、 漢堡規則

  從《漢堡規則》第1條第6款規定可以看出,運輸合同下承運人的運輸期間是從一港到另一港。

  《漢堡規則》第4條是“責任期間”規定。然而,其規定的責任期間更加適合被稱為“原因期間”。即承運人實際控制貨物的期間,并不是指貨物滅失、損壞結果實際發生的義務期間。只要在這一期間內有引起貨物滅失、損壞或延遲交付的原因發生,不論損害結果發生在責任期內還是責任期外,也無論是因承運人違反了責任期間內或是責任期間外的義務,均應負責賠償。簡單來說,原因并不一定會與結果同時發生。

  2.3、 鹿特丹規則

  與《漢堡規則》相比,《鹿特丹規則》第12條取消了對地理的限制,責任期間的范圍進一步加大。其不再局限于港口之間,而向港口之外延伸。這是為了適應現代海運業對集裝箱運輸的需求。現代集裝箱貨物運輸的最大特點是“門到門”運輸方式,適用《漢堡規則》的“港到港"責任期間已不能規制實踐中的種種問題[3]。

  從第17條(1)款規定可以看出,在本規則下,不論是貨損的結果形態,還是導致貨損的原因發生在責任期間,承運人都應承擔賠償責任。第12條(3)款的規定可看出關于責任期間從接收到交付的規定是有靈活性的,但不能短于“從裝到卸”。這表明,《鹿特丹規則》存在一個法定的最短責任期間,其范圍和《海牙規則》的相同。與此同時,規定的可約定性說明,一旦合同雙方約定了長于這一最短期間的時間,則《鹿特丹規則》下對承運人的責任期間即隨之改變[4]。

  2.4、總結

  隨著當代海運事業及司法實踐的高速發展,無論哪個國際公約或國內立法,運輸合同中體現的運輸期間、承運人的責任期間及管貨義務期間三者應該是一致的。否則,其本身就會存在矛盾。《鹿特丹規則》中對于承運人的責任期間、海上貨物運輸合同下的運輸期間的規定是一致的。也就是說,相比之下《鹿特丹規則》更好地適應了海運業的需要[5]。

  3、我國海商法規定的承運人責任期間及其完善

  3.1、我國海商法規定存在的問題

  3.1.1、責任期間與運輸期間不同

  這一點在非集裝箱貨物的運輸合同中尤為明顯。如今是以集裝箱運輸為主的航運業時代,將集裝箱與非集裝箱區分得如此明晰的“雙重標準”并不會有利于航運業發展,反而會在司法實務中帶來不必要的困擾。《鹿特丹規則》中對于承運人的責任期間、海上貨物運輸合同下的運輸期間的規定是一致的,更有利于平衡承托雙方的利益。然而在《中華人民共和海商法》(以下簡稱《海商法》)下則不同。對于非集裝箱貨物的滅失、損壞發生在裝船之前或卸下之后,即所謂“裝前卸后”階段,且處于承運人掌管期間的情況,法律未作規定。因此實踐中承運人對此種情況是否應當承擔責任,則無從得知[6]。

  3.1.2、混淆了“貨物滅失或損壞”與“造成貨物滅失或損壞的事件”

  即通常所說的原因與結果不同。若導致貨物滅失、損壞或遲延交付的事件發生在承運人的責任期間,而結果卻發生在承運人責任期間之外。由此產生的賠償責任是否還應由承運人承擔?海商法對此并無明確規定。這也恰恰導致了實踐中許多矛盾的產生。

  3.1.3、對有關“遲延交付”的相關規定不明確

  首先,對因遲延交付產生的賠償責任規定不明確。《海商法》第46條僅規定,承運人在責任期間內對貨物滅失或者損壞負賠償責任。對于在承運人責任期間內因遲延交付貨物而產生的經濟損失,承運人應否承擔及如何承擔并未明確說明。因此實踐中不能明確賠償責任是否由承運人承擔。其次,對責任期間內發生遲延交付的免責事由不明確。若在責任期間內發生遲延交付而產生損失,且符合第51條的免責情形,承運人可否援引免責事由?對此海商法并未規定[7]。

  3.2、對我國海商法關于責任期間規定的完善建議

  3.2.1、第46條

  建議對集裝箱貨物與非集裝箱貨物進行統一規范。將第46條中對集裝箱貨物和非集裝箱貨物的責任期間作統一處理。我國海商法中承運人對集裝箱貨物的責任期間是“港到港”,而對非集裝箱貨物是“裝到卸”。借鑒《鹿特丹規則》,為了避免實踐中不必要的沖突,無論是集裝箱還是非集裝箱貨物運輸,責任期間與運輸期間和管貨義務期間相一致更為合理。且將責任期間范圍擴大至“門到門"有其合理性和實際操作性。

  3.2.2第51條

  建議在第51條承運人免責事項的情形中增加“遲延交付”,并明晰“貨物滅失、損壞或遲延交付”與“造成貨物滅失、損壞或遲延交付的事件”[6]。可將其修改為:“在承運人的責任期間內貨物發生的滅失、損壞或遲延交付,或者造成此種滅失、損壞或者遲延交付的情形是由于下列原因之一造成的,承運人不負賠償責任。”

  3.2.3、明確舉證責任的分配

  如第二章所述,《鹿特丹規則》更為適應現代海運業的發展需要。《鹿特丹規則》中規定,即使在責任期間內發生事故后承運人可以援引免責條款。但若索賠人證明了承運人在管貨或者其他重要義務方面存在過失,承運人仍應承擔賠償責任。[7]此種做法充分保障了貨方利益,且明晰了海上運輸合同中的舉證責任。而我國海商法中對運輸合同雙方的舉證責任并無明確規定。司法實踐中只能援引民法中的“誰主張誰舉證”來分析。但畢竟海上貨物運輸有其特殊之處,因此并不利于司法實務的進行。可參照《鹿特丹規則》中的規定,使案件事實更加迅速地得以明確[8]。

  4、結語

  海上貨物運輸中承運人的責任期間問題對海運事業的發展及當事雙方利益尤為重要。對承運人責任期間的規定則直接影響到對承運人的義務和責任的劃分,具有重大意義。我國海商法的規定一方面與國際接軌,另一方面又存在著或多或少的缺陷。對此,筆者對承運人責任期間的含義做出簡要分析,將國際立法中的規定與我國海商法做出對比,并在當前修法的大形勢下,對海商法的相關規定提出修改建議,以期對我國海事立法有所裨益。

  參考文獻

  [1]司玉琢.海商法專論[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
  [2]尹東年,郭瑜.海上貨物運輸法[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
  [3]單紅軍,趙陽,葛延珉.淺析承運人的“責任期間”:兼談對我國《海商法》第 46 條的修改[J].中國海商法年刊.2002,13(1):51.
  [4]傅廷中.海商法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
  [5]郭萍,高磊.海運承運人責任期間之研究:兼談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相關規定的修改.中國海商法年刊.2011,22(3):27-34.
  [6]侯偉.《鹿特丹規則》與中國《海商法》修改:基于司法實踐的視角[J].國際法研究,2018(2):81-101.
  [7]吳婧.當代海運承運人責任期間的法律研究[D].上海:華東政法大學,2017.
  [8]何堂欽.海上貨物運輸中承運人責任制度發展研究[D].上海:上海交通大學,2018.

作者單位:大連海事大學
原文出處:張雪.海商法下承運人的責任期間研究[J].商業觀察,2020(06):86-87.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