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大學論文

人文地理學關于空間認知的主要議題探析

來源:華南師范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作者:陶偉,任建造
發布于:2021-03-26 共17785字

  摘要:空間認知是一種主觀性體驗,不僅反映了物質空間的主觀映射,還表征地理空間與認知主體之間的相互作用。隨著20世紀地理學的人本主義轉向,人文地理學者開始思考主觀認知與環境空間的關系。文章在梳理國內人文經濟地理領域與空間認知相關的核心文獻的基礎上,概括了有關空間認知的基本概念與內涵,并對空間認知的主體與客體、空間認知結構、空間認知過程和空間認知外化手段4個議題進行了梳理與歸納。在此基礎上,厘清并總結了國內人文地理學對空間認知進行研究的實際狀況:(1)空間認知內涵在不斷深化,由靜態轉向動靜態的相互結合。(2)研究結構在不斷完善。(3)研究范式趨向本土化,體現了4個重要轉變:研究主體從單一社會屬性主體向多利益關系主體轉變;研究尺度從傳統的城市空間向功能性城市空間轉變;空間單元從城市空間向城鄉空間轉變;研究方法從定性方法為主向定性方法和定量方法相結合轉變。

  關鍵詞:空間認知; 人文地理; 轉變;

  Abstract:Spatial cognition is a type of subjective experience,which not only reflects the subjective mapping of material space but also represents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geographic space and the cognitive subject.Since the humanistic turn in the middle of the last century,human geographers have turned to think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ubjective cognition and the environment.The core concepts and meanings of spatial cognition in the field of human economics and geography are summarized on the basis of domestic studies.Four major topics of spatial cognition,including the subject and object of spatial cognition,spatial cognitive structure,spatial cognitive process,and the externalization of spatial cognition,were induced and discussed.Three important characteristics of spatial cognition studies in the field of human geography in China are illustrated:(1) the notion of spatial cognition is developing and deepening,from a static understanding to a combination of static and dynamic understandings;(2)the research content and structure are constantly developing and improving;and(3) the research paradigm is increasingly localized,showing four important changes:the research subject changing from a single social subject to multiple interest subjects,the research scale changing from traditional urban space to functional urban space,the unit of object space changing from urban space to village and township space,and the research method changing from qualitative method to a combination of 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methods.

  Keyword:spatial cognition; human geography; change;

人文地理

  20世紀四五十年代以來,伴隨著認知學科的興起,各學科對空間認知的關注隨之增長。其中,心理學、神經科學和地理學等學科的相關成果尤為豐碩,但各學科探索空間認知的目的、方法和研究重點都存在很大差異。地理學起源于人類對于地理空間的探索和認知[1],地理學尤其是人文地理學與空間認知有著緊密的聯系。人文地理學強調人地關系,關注地理空間與空間中人的相互關聯、人與空間的相互影響與相互作用。空間認知能為探究主觀認知和空間之間的關系提供契合的理論視角,受到人文地理學者的廣泛關注。目前,國內人文地理學者對空間認知的研究多為實證研究,對相關理論的梳理則較為局限[2,3],缺乏全面系統的歸結。本文期望通過整理、歸納、分析國內核心期刊的相關文獻,了解人文地理學關于空間認知的研究進展,從地理學的角度廓清空間認知的基本內涵,以此為空間認知的進一步探索提供理論基礎,為相關學科之間交流提供更多的可能。

  1 研究源起與文獻概況

  1.1 研究源起

  空間認知的研究最早源于認知心理學。認知心理學研究的歷史可追溯到19世紀的德國,但認知心理學的現代源起是在20世紀四五十年代[4],主要研究人的認知過程,包括感知覺、意象、學習、記憶、注意力及言語等心理過程,還包括兒童認知能力發展和人工智能[5].20世紀60年代,LYNCH[6]將"城市意象"的概念引入城市研究,"空間認知"隨之進入地理學的研究領域。"空間認知"概念最早于國內出現是在20世紀80年代,李文馥和劉范[7]對兒童空間認知能力特征進行了分析,隨后,大量心理學者對空間認知能力的發展階段及特征展開探討。同時期,國內地理學者將"城市意象"的概念引入環境設計與城市規劃中[8].20世紀90年代,"空間認知"概念進入測繪學、地圖學與地理信息科學等研究領域[9],隨后,國內地理學領域對空間認知的理論與實證研究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1.2 基本概念與內涵

  1.2.1 基本概念

  空間認知(Spatial Cognition)是認知研究的重要分支,不同學科對認知的認識不盡相同。心理學上,認知被認為是個體獲取、加工、儲存、轉換、應用及交流信息的過程[10].心理學和地理學對認知的內涵認識具有一致性,均強調認知主體對信息的接收、加工和處理過程,強調認知的過程性特征。心理學側重認知的內部規律性和決定性,重點關注認知過程大腦的變化機理并構建認知的功能基礎;地理學不僅側重認知的內部加工過程,還挖掘認知過程的外部刻畫及與認知主體的相互作用效應。地理學對空間認知的研究集中在2個方面:一是關注空間實體、空間結構與空間關系的內化,具有整體性、關聯性和重構性特征;二是關注人對周邊地理空間的位置、分布、形狀、相互作用及動態變化的認識過程,并研究在認識空間事物的過程中,人的大腦如何進行行為決斷[11].總體而言,地理學對空間認知的研究主要關注人的空間感知和空間思維信息的加工處理過程[12],并關注主體如何利用加工信息參與自身的行為決策判斷與問題解決的過程。

  空間認知研究中另一個出現頻率較高的關鍵詞為"意象",如"空間意象"和"城市意象".本質而言,"認知"與"意象"的界定并不清晰,表征的含義具有很大程度的重疊。心理學中,"意象"與知覺緊密聯系,一般認為是已貯存知覺信息的再現,或是經加工的新形象[5];自LYNCH[6]提出"城市意象"概念后,"意象"廣泛出現在地理學研究成果中,表示空間認知要素的表征結果[13].地理學中經常使用的"心理意象"或"意象"傾向于表征地理空間認知結果,"空間認知"則表示空間意象的形成過程。現有研究多將"空間意象"看作空間認知過程的一種結果,"空間認知"和"空間意象"的含義辨析和關系研究尚有待深入,它們之間的區分仍需多學科、多層次的舉證與解釋。

  1.2.2 認知地圖

  認知地圖是空間認知基本內涵之一,其概念最早由行為主義學者TOLMAN[14]提出:在老鼠走迷宮的實驗中將認知地圖總結為關于相對局部或綜合環境的映射,其形成過程受到環境經驗、空間位置以及方向等因素影響。1960年,LYNCH[6]將市民認知地圖的意象要素分成標志物、邊界、道路、節點和區域5類,首次將認知地圖理論引入城市規劃學。隨后,認知地圖廣泛應用于心理學與地理學研究。心理學重點關注認知地圖的形成過程、影響要素和情感調控要素;地理學則側重從認知地圖的結構、類型、構成因素以及與實際地圖之間的關系進行探究[3].王茂軍等[2]從地名認知/距離認知與城市空間認知、手繪地圖的城市意象研究、認知地圖扭曲研究三方面對國內外認知地圖的相關成果進行了梳理,認為認知地圖是環境空間意象構成因素、因素之間的方向信息和距離信息最為完全的表現形式,與地圖學地圖具有類似的性質。蔣志杰等[3]分析了認知意象圖的一般性研究與旅游研究領域中認知地圖研究,認為認知地圖相關概念的發展經歷了從靜態到動態的過程,從TOLMAN[14]提出的靜態綜合表象一說,到20世紀70年代的信息動態加工一說---認知地圖包含一個自獲取、編碼、存儲、內部操作、解碼到外部環境信息使用的動態過程。由此可見,認知地圖的概念和內涵在不斷豐富和發展。當前國內研究認知地圖有靜態與動態2種含義:靜態的認知地圖指空間信息在大腦中的表征結果,是一種抽象的大腦圖式,如居民的城市意象[15]與旅游意象[16];動態的認知地圖指一系列認知過程及結果,與空間認知過程一致。

  1.3 文獻概況

  本文從人文地理學領域出發,利用國內最大的文獻數據庫---"中國知網"數據庫,以"空間認知"為主題詞,分別對"CSSCI(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來源期刊(2019-2020年)"以及"CSSCI擴展版來源期刊(2019-2020年)"所收錄的人文經濟地理學14大期刊進行檢索,截止于2019年12月31日,排除重復和不相關文獻后共得72篇。結合圖1可知:2000年以前,人文經濟地理主流期刊對空間認知的研究極少,2000年以后逐漸增多;近20年來,空間認知研究逐步受到了關注。

  表1為地理學空間認知相關文獻被引量前10名的情況匯總表(文獻關鍵詞包含地理空間的等級層次、地方性、旅游目的地形象、空間句法、傳統村落、空間特色認知規律、地圖學、空間結構、電子地圖和認知地圖等)。進一步整合所有文獻發現:人文地理學領域對空間認知的研究內容既包括對空間認知的對象、過程規律及結構的分析,也包括對空間認知研究方法的探討;研究主題主要包括空間認知主客體、空間認知過程、空間認知結構和空間認知的外化研究方法等。

  圖1 人文經濟地理學14大期刊中空間認知的相關文獻(1995-2019年) 

  Figure 1 The number of spatial cognition-related papers in 14major journals of human economic geography from1995 to 2019

 

  Table 1 The basic information of the top 10 cited papers    

  表1 相關文獻被引量排名前十基本情況匯總表

  2 人文地理學關于空間認知的主要議題

  2.1 空間認知主體與客體

  2.1.1 空間認知主體

  20世紀80年代以來,地理學對主體性的關注日趨增強,主體性成為人與環境關系中的主要方面[17].人是目前地理學空間認知研究中的核心主體。在空間認知過程中,認知主體的差異性以及主體差異如何對空間認知過程產生影響是學者們關注的重點。以往研究將認知主體分成2個類別:均質人與社會人。前者的研究較少,一般出現在研究條件理想化階段或排除主體間相互關系的實驗假設中。后者由于強調認知主體的社會屬性而被多數學者關注,因為脫離社會屬性的人在空間認知研究中沒有太大的實際意義。社會人既具有社會層面的屬性,也包含個人層面的屬性,是造成空間認知結果差異的主要因素。個人屬性包括性別、年齡和空間能力水平等;社會屬性包括學歷、收入、社會身份地位、就業和居住地[18]等。人文地理學中不同分支對空間認知主體關注的重點不盡相同,城市規劃學者和人文地理學者關注不同社會屬性、不同區位的居民在城市空間中的認知差異并提出了規劃建議[19];旅游地理學者探討了不同身份、特征的游客的空間認知差異以及差異性與旅游目的地之間的互動過程[20];行為地理學者對不同的社會人的空間認知特征與行為決策之間的關系進行了分析[21].隨著認知主體的社會屬性不斷發展與豐富,空間認知的主體內涵也隨之拓展,國內空間認知的主體研究從小地域主體視角[22]逐步拓展到大區域、跨國背景主體視角[23];從單一社會屬性研究轉向多利益關系主體對比分析的研究[24,25].

  2.1.2 空間認知客體

  不同尺度和屬性的空間環境是空間認知研究最主要的客體對象。空間認知客體根據尺度可分為大尺度認知客體和中微觀尺度認知客體,大尺度認知客體主要包括全球、跨國區域、國家和區域等,中微觀尺度認知客體包括城市、社區、村落和建筑等;根據客體建構方式可分為人文景觀空間和自然景觀空間;根據屬性可分為物質空間和虛擬空間。

  (1)大尺度認知客體。大尺度空間認知研究目前主要包含國家尺度和區域尺度。國家尺度的空間認知研究是將國家作為背景空間屬性,涉及關注外國游客跨國旅游行為所產生的空間意象序列特征及空間認知過程[26]、跨文化旅游者旅游目的地意象的空間認知元素類型及空間認知結構[27]等跟蹤式、在地式的研究;也涉及通過網絡社區的交流平臺收集入境游客游覽后的旅游過程描述與評價來反映游客在旅游目的地時的空間認知過程的研究[23];以及跨國旅游前后游客的認知要素和認知結構在時間序列上的變化的研究[28].將跨國、跨文化旅游作為一種因素加入空間認知研究,不僅能促進學者對旅游地空間意象的形成原因和規律的了解,還能對國際旅游目的地的開發和營造有指導作用。目前基于國家尺度的研究仍較少,且主要集中于國家旅游目的地的研究,比較局限。一方面,國際旅行行為具有活動空間尺度大、文化跨度大和停留時間有限等特征[29],研究成本較高、不確定性大;另一方面,研究者難以逃脫以城市為目的地的空間認知研究思路,僅把國家看作尺度上更大的對象來進行研究,深度上鮮有突破。區域尺度空間認知研究的空白更多,目前主要從城市群的角度切入,研究都市圈文化旅游區域協同發展的空間認知分異狀況[30]或者探討城市群的認知范圍與實際范圍的差異特性及影響因素[31].

  (2)中微觀尺度認知客體。相較于大尺度空間,人們易于進入的周邊中微觀尺度的環境空間更能反映人們日常的主觀認知方式與認知體驗。中微觀尺度認知客體尤其城市空間是空間認知研究最主要的對象。城市空間認知研究可從行政尺度的城市空間展開,也可從主城區或者其他城市空間展開[32].從整體上看分成傳統的城市空間認知研究和基于功能的城市空間認知研究。自LYNCH提出城市意象理論以來,地理學者對城市意象的探索不斷深入,主要集中于城市空間意象的形成、構成因素、結構特征和影響要素等方面。國內早期空間認知研究以城市為主要研究對象,對城市空間認知相關理論進行印證和補充,如利用問卷和手繪認知地圖研究城市居民空間認知的基本類型、構成要素和發展階段[15];或用地名認知替代手繪認知地圖進行城市空間認知結構[33]及其影響因素分析[34].隨著傳統城市意象研究的不斷深入,空間認知在城市中的內涵不斷豐富,基于功能的城市空間認知研究因符合現實需求以及擁有更高的實用效應而獲得更多學者的認可。基于功能的城市空間不僅包括居民身邊熟悉的休閑娛樂空間[19]、公共空間、游憩空間和城市綠色開放空間[35]等易于接觸的空間,也包括需要保護與利用的歷史老城區和人們不甚了解或者模棱兩可的城市空間,如安全空間[18]和城市剩余空間[36].基于功能的城市空間認知研究的開展不僅有利于通過城市規劃與城市設計來發展城市空間特色,還有利于通過城市治理來縮小城市社區生活空間的質量差異[18].

  而隨著社會的發展,城鎮和鄉村的關系從傳統的二元對立逐漸走向一體化。鄉村研究與城市研究各有倚重,但前者研究成果卻不如后者豐富。近年來,新農村建設、數字鄉村發展戰略和鄉村振興等戰略的提出推動了鄉村研究的發展。在"自上而下"的政策和規劃引導之下、城市快速發展的推拉作用之下,傳統"自下而上"演進的自然村落在生產生活方式、社會結構、空間形態和心理意識方面均已發生轉變[25].作為一種研究視角,空間認知很好地契合了當下鄉村問題的研究。無論是從村落整體尺度出發研究村落物質形態與村民認知之間的關系,以探究村落文化的傳承和演化規律[25];還是從村落局部空間尺度入手,探討鄉村公共空間與村民認知、支付意愿的相關關系[37];或是從城鄉一體化的尺度探求城中村在彌合城鄉發展差異、增強居民身份認同感過程中的作用[38],空間認知均可提供恰當的切入與分析視角,為治理鄉村空間、進行村落規劃、增強村民的居住安全感與歸屬感、建設新農村提供有益的啟示。目前,關于村落空間認知的研究剛剛起步,需要從依賴城市尺度的研究思維中脫離出來,逐步推進針對鄉村尺度的空間認知研究的方法論體系。

  2.2 空間認知結構

  空間認知結構研究最早來自LYNCH[6]對城市形態結構要素的抽象,構成城市居民空間意象的五大結構要素為區域、街道、節點、邊緣和標志物,且居民以不同方式構造城市意象地圖。認知地圖結構類型及其特征的探討是國內外空間認知結構研究的一項重要內容。APPLEYARD[39]在LYNCH[6]的基礎上將認知地圖分成序列型認知地圖和空間型認知地圖,序列型認知地圖以道路和節點為主導因素,進一步分為段、鏈、支/環、網四大亞類;空間型認知地圖以區域和標志物為主要結構成分,分成連接、散點、格局和馬賽克4個次級類別。隨著研究的推進,有學者逐漸發現認知地圖的新類型,如:馮健[40]在分析北京市民的環境意象中提出單體型認知地圖;張新紅等[15]在對蘭州市城市居民意象空間的研究中進一步驗證了單體型認知地圖的存在;張春暉等[26]在整合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利用游客目的地意象特征進一步提出單體型認知地圖的子類型---實體型、抽象型和場景型;HUYNH等[41]在加拿大進行的實證案例研究中提出混合型認知地圖;宋偉軒等[42]在歸納社區微觀空間意象時,將反映道路拓撲關系卻缺乏可識別性的區域空間要素的認知地圖定義為混合型認知地圖,認為混合型認知地圖是序列型認知地圖向空間型認知地圖的過渡。認知地圖結構類型的多樣性很好地反映了空間認知結構的多樣性及影響因素的復雜性。空間認知結構特性不僅在個體層面的認知地圖結構類型中體現,在整體認知空間結構、空間格局中也有反映。如有研究表明:北京市居民的城市空間認知結構呈現西高東低的">"形格局且具有明顯的空間相關性和尺度依賴性[33];日喀則市居民的城市空間認知結構呈現顯著的圈層結構與混合結構模式,而此認知結構模式的表征情況隨民族文化背景的不同而有所差異[43].

  2.3 空間認知過程

  空間認知自身內涵包含過程性,對空間認知的過程進行探究不僅可以清楚地認識空間認知的影響機制,還能掌握空間認知的規律性,對協調主體人與環境之間的關系有重要意義。柴彥威等[17]總結了2種關于認知本質的假說:第1種假說認為空間認知過程是個體接收到環境的刺激后的自然產物,對認知的研究旨在找出個體在接受環境刺激后不變的、決定性的規則,如GOULD[44]提出的"零和博弈"原則;第2種假說認為認知過程受到人的主觀經驗、情感和理解等因素的影響,行為在環境中形成也受到主觀體驗的影響,通過研究大腦中主觀的意象世界,可以理解哪些因素指導了實際行為的發生。可見空間認知本質上包含過程及其產生的結果,且空間認知過程具有明顯的時間順序特性、空間等級順序特性、階段性及條件性。APPLEYARD[39]在研究認知地圖類型時發現認知地圖的結構具有不同等級,不同的認知地圖會隨一定的條件而轉變。隨著居民對城市空間熟悉程度的加深,認知地圖從序列型發展為空間型。GOLLEDGE[45]的"錨點理論"認為:個體在新環境空間中,開始時會全力尋找熟悉空間作為主要節點,隨后圍繞主要節點逐漸認識次要節點,最終形成帶有等級的認知結構。空間認知的過程特性在旅游目的地認知研究中被進一步驗證。游客對旅游目的地的空間認知過程往往遵循自上而下、從高級到低級的認知鏈,進而產生背景律、接近律、相似律及其替代效應,并通過感知距離和信息因素,從而獲得目的地的空間位置信息和形象特點;而后,旅游地的類型形象發展成個性形象的過程進一步促使旅游者對旅游地形象認知精確化[46,47].同時,游客對旅游目的地認知地圖的結構有著豐富的時間變化特征,如西安入境游客認知地圖在主導類型上,呈現"空間型+單體型→空間型→序列型(混合型)→單體型"的演變序列;在空間認知主導因素上,呈現"標志物→標志物+道路→標志物"的發展序列[26],也說明了空間認知過程包含動態的變化特征。

  2.4 空間認知外化手段

  空間認知數據的外化是空間認知研究至關重要的內容,直接影響研究過程的可行性與結果的可信度。認知主體將所感知到的空間信息進行加工處理、表征與轉換,在大腦中形成的空間認知圖式必然與實際空間格局之間存在較大差異,這種差異是環境空間與居民空間認知過程共同作用的必然結果[2].空間認知圖式的研究思路有2種:一種是基于實驗室研究大腦內空間認知圖式的生理機制;另一種是將空間認知圖式外化,以表征及非表征的方式進行展示。前一種思路為心理學、認知科學和生物科學所采用,地理學則更偏向后一種思路。目前,人文地理學者常用的外化手段有認知地圖外在化方法、描述性方法、評價性方法和空間句法。

  2.4.1 認知地圖的外在化

  認知地圖的外化指將認知主體大腦中的空間意象轉化為可以觀察、計量及可與地圖學地圖比較的形式[2].國內學者常用的有手繪認知地圖和地名認知。其中,手繪認知地圖是被試者在一定條件下或者沒有條件設定的情況下將對某一空間或區域的認知結果通過手繪并以地圖的形式呈現于紙上或電子設備中;地名認知是考察認知主體對某一區域地名的認知情況,借以反映認知主體的認知圖式特征。這些方式是以更直觀、可觀察、可計量的方式去認識空間認知過程及其結果在大腦中的呈現,故常被用于研究空間認知構成要素、空間認知過程及其規律[47]、空間認知結構特征。

  作為一種非標準化的圖式,認知地圖外化結果與實際地圖之間存在差異。外化的圖式結果與實際地圖之間的差異能夠展現認知方式的差異、認知因素的多樣性以及認知主客體之間的相互關系。認知地圖與實際地圖偏差的統計量,通常用二維相關系數、誤差系數、扭曲系數、點間距離相關系數、平均余弦來計算,其中扭曲系數和誤差系數的計算與二維相關系數緊密相關[48].二維相關系數能綜合反映認知地圖的扭曲程度,但不關注認知地圖中各點的具體扭曲情況,在實際應用中可結合相關的空間分析方法,如指示橢圓與標準差橢圓測度方法。在認知地圖扭曲研究中已產出豐富的實證貢獻[48,49].

  地名作為表達空間知識的媒介,可用于輔助理清空間中地點間的位置關系,有助于探討居民認知距離,是研究城市空間認知的重要內容[33].目前,地名認知研究包含兩大主體:一是研究地名的起源以及地名承載的歷史情感及豐富內涵,由歷史學者和文化學者完成;二是研究地名認知的空間范圍、位置以及空間認知形態差異,主要由地理學者完成[50].地名認知是研究居民認知空間形態和空間格局的有效手段,映射了居民對不同尺度空間的差異性認知:省域地名空間格局呈現核心-邊緣的分布特點[51];城市尺度地名認知在較大的空間尺度呈現高-低集聚的趨異性,在較小的尺度空間上呈現高-高、低-低集聚的趨同性,不同尺度的轉換存在距離特征[33].地名認知差異取決于三方面的內容:認知主體、認知客體以及認知主客體之間相互作用的程度。認知主體屬性、認知客體類型和主客體之間的空間關系變化對居民的地名認知有著重要影響[34].

  2.4.2 描述性與評價性手段

  傳統地理學更偏向對表征層面的現象進行研究,容易忽略對非表征層面因素的關注。以往的空間認知地理學研究以結構性和符號性的傳統表征方法為主。但社會物質空間作為社會發展的外在表現,不僅記錄了文化演進過程和權力運作與斗爭過程的文本,也包含了不同利益個體基于自身的空間體驗和情感依附[24].市民對城市功能空間的情感認知(包括觀感、身受、印象、成見和好惡判別等)是其空間認知的部分來源[35].傳統結構性和符號性的研究模式不能很好地解釋這部分問題。伴隨著后現代主義的興起,人文地理學開始填補空間認知非表征層面研究的不足。同時,越來越多學者開始關心城市局部空間認知中所蘊涵的環境評價,希望探討空間認知的非表征因素在城市設計和景觀規劃中的作用[32].目前,描述性和評價性的方法應用于解決空間認知部分非表征問題的研究剛剛開始,多借鑒于已有的問卷調查、半結構性訪談和結構性訪談等數據收集方法及傳統的統計學分析方法,未發展出與研究完全契合的方法體系。但該方法在探討居民的空間公平感和幸福感研究[52]以及多利益群體的空間意象感知差異研究[24]方面取得的進展可以為相關研究提供參考。

  2.4.3 空間句法

  空間句法是城市形態的分析理論與方法,通過對城市建筑、街道和景觀等系統的量化表達反映空間形態與人類社會行為的關系[53].空間句法與空間認知研究有著不可忽視的淵源:內含社會邏輯的空間組構影響著人類對空間的系統認知,且人對空間環境的主觀認知方式能在空間句法圖式中體現[54].空間句法強調真實環境下以人為主體,以運動的方式感知局部空間,從而將整體空間進行分割,通過感知來映射局部空間與整體空間之間的結構關系[55].本質上,空間句法常用的空間分割方法均以人可感知的空間為基礎進行劃分,如軸線分析方法、視域分析方法和凸空間分析方法,依托于人的視覺、觸覺和感知覺。以空間句法為工具對空間認知進行研究,能更深入地剖析空間形態的內在規律[25].目前國內研究集中于討論空間句法與空間認知之間的關系,部分學者從2種研究理論本身入手,探究兩者之間的關聯性,尋找2種理論之間相互補充的證據和可行性[55];部分學者借用認知地圖和空間句法,分析形態和認知之間的內在邏輯,借以分析空間形態的認知影響因素或空間認知的形態學影響因素[25].空間句法應用于空間認知的研究才剛剛起步,隨著空間句法的不斷創新與突破,空間認知與空間句法相結合的研究思路必將產生別具影響力的理論貢獻。

  3 結論與展望

  空間認知的研究在不斷發展,了解相關學科對空間認知的研究進展有利于更清晰、更進一步闡釋空間認知的基本概念與核心內容。作為地理學的重要分支,人文地理學強調對人地關系的理解。空間認知作為地理學者重要的研究視角,很好地搭建了人與環境之間的橋梁。本文從人文地理學領域出發,對人文地理學與空間認知相關的核心文獻進行梳理,發現國內人文地理學領域對空間認知研究的主要邏輯可以歸納為對空間認知認識的不斷深化和如何應用于實際的不斷探索,試圖打造從主客體關系到認知過程,再到結構、規律和行為決策的系統框架(圖2),具體表現為以下幾個重要特點:

  (1)內涵不斷深化。空間認知由認知心理學發展而來,其概念和內涵在不斷發展,由最初表征靜態的空間信息主觀認知意象,到表達空間感知和空間思維信息加工處理過程以及參與自身行為決策的判斷,體現動態性的主觀處理過程和靜態性意象結果表征相結合的特征。作為空間認知基本內涵的認知地圖,其概念亦經歷著由靜態性到動態性的發展過程,印證著空間認知依然處在不斷完善的階段,相關研究還有待繼續深入和拓展。

  (2)研究結構不斷完善。研究對象決定研究內容,空間認知研究對象在不斷豐富。目前不僅關注認知主體、認知客體與認知結構等傳統的研究對象,還關注認知主體屬性與認知過程之間的關系、認知客體的尺度效應以及非表征因素對空間認知結果的影響等多方聯動的非傳統研究對象。誠然,空間認知內容不僅包括主客體、過程、結構及其相互關系,未來還可從更高維度和更多關聯對象的視角切入,以期能反映主觀認知的復雜性。

  (3)研究范式更本土化。國內人文地理學關于空間認知的研究有幾個重要轉變:研究主體從單一社會屬性主體向多利益關系主體轉變;研究尺度從傳統的城市空間向功能性城市空間轉變;空間單元從城市空間向城鄉空間并行轉變;研究方法從定性方法為主向定性和定量方法相結合轉變。無論是何種轉變趨勢,都體現了國內學者在發展本土化空間認知理論的過程中所作出的努力。

  圖2 國內人文地理對空間認知研究總結圖  

  Figure 2 The framework of domestic research on spatial cogni-tion in human geography

  總的來說,空間認知的人文地理學研究展現了人本主義思潮下地理學的一個重要方向。其強調對客觀空間探索的同時,也強調對主觀認知進行深入思考,以此發展出一套與傳統認知心理學不同的研究思路與研究體系。這種從更具整體性、綜合性及完整性角度發展空間認知的核心內涵的研究,很大程度上與心理學相關領域的研究互為補充,相得益彰。存在的不足有3個方面:

  (1)雖然有關認知客體的研究囊括了從國際空間到建筑空間的各個尺度層級,但整體上仍以中微觀空間尺度為主。

  (2)已有的結果顯示了空間認知具有明顯的過程性和動態性特點,且主客體是伴隨著認知過程存在的,然而,學者們在研究過程中對主客體的研究更多是截面化思路,而非一體化和歷時化思路。

  (3)現有的研究對空間認知非表征層面的理論建構和實證探究依舊十分欠缺。

  此外,空間認知作為聯系人與環境的一個重要紐帶,實踐性也是檢驗其價值的一個重要方面。所以,未來國內人文地理學關于空間認知的研究重點應是從實踐中豐富并發展其理論內涵:

  一方面,可以從不同尺度出發拓展其研究,如:宏觀尺度上探討大尺度空間認知與國際移民的關系;中微觀尺度上關注城鄉關系轉變過程中產生的一系列與規劃設計、城鄉融合有關的問題,同時考慮空間認知與空間形態之間的密切聯系,以指導傳統村落和歷史街區的保護;微觀尺度上關注空間認知與地方認同之間的聯系。

  另一方面,可以從非表征層面豐富其理論內涵,如:關注空間認知如何通過認知主體的日常生活實踐進而影響地方社會文化建構過程。

  誠然,未來的研究必不僅限于此,多樣的話題也恰恰顯現了空間認知豐富的內涵及實踐價值。也正因如此,未來需更多學者進入此領域,對其進行更深入的挖掘。

  參考文獻

  [1]林琿,龔建華,施晶晶。從地圖到地理信息系統與虛擬地理環境---試論地理學語言的演變[J].地理與地理信息科學,2003(4):18-23.LIN H,GONG J H,SHI J J. From maps to GIS and VGE---a discussion on the evolution of the geographic language[J]. Geography and Geo-Information Science,2003(4):18-23.

  [2]王茂軍,柴彥威,高宜程。認知地圖空間分析的地理學研究進展[J].人文地理,2007(5):10-18.WANG M J,CHAI Y W,GAO Y C. The progress of geographical study on the spatial analysis of cognitive map[J]. Human Geography,2007(5):10-18.

  [3]蔣志杰,張捷,韓國圣,等。旅游者認知地圖研究綜述[J].旅游學刊,2009,24(1):77-85.JIANG Z J,ZHANG J,HAN G S,et al. A study review of cognitive maps of tourists[J]. Tourism Tribune,2009,24(1):77-85.

  [4] MARK D M,FREKSA C,HIRTLE S C,et al. Cognitive models of geographical spac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ographical Information Science,1999,13(8):747-774.

  [5] 王甦,汪安圣。認知心理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

  [6] LYNCH K. The image of the city[M]. Cambridge:MIT Press,1960.

  [7]李文馥,劉范。5-13歲兒童空間認知發展的研究---判別相等面積的再探[J].心理學報,1983(1):88-97.LI W F,LIU F. Research on the development of cognition of space in 5-13 year-old children[J]. Acta Psychologica Sinica,1983(1):88-97.

  [8]胡正凡。易識別性與環境設計[J].新建筑,1985(1):22-31.

  [9]俞連笙。地圖在大眾傳播領域的價值和應用[J].測繪通報,1993(6):20-22; 39.

  [10] GALOTTI K M.認知心理學[M]. 3版。吳國宏,譯。西安: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5.

  [11]張本昀,于甦新,陳常優。地理研究者的地圖空間認知過程[J].地域研究與開發,2006(6):99-103.ZHANG B Y,YU S X,CHEN C Y. A process of a geographer cognizing map space[J]. Are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2006(6):99-103.

  [12]吳剛,王海濤,劉晨帆,等。基于空間認知的虛擬地理環境研究[J].測繪與空間地理信息,2011,34(6):143-145; 148.WU G,WANG H T,LIU C F,et al. Research on realtime rendering of virtual terrain environment based on spatial cognition[J]. Geomatics&Spati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2011,34(6):143-145; 148.

  [13]魏鵬,石培基,杜婷。基于空間意象的旅游者空間決策過程研究[J].旅游學刊,2015,30(9):43-51.WEI P,SHI P J,DU T. Tourists'spatial decision-making process based on space images[J]. Tourism Tribune,2015,30(9):43-51.

  [14] TOLMAN E C. Cognitive maps in rats and men[J]. Psychological Review,1948,55(4):189-208.

  [15]張新紅,蘇建寧,魏書威。蘭州城市居民意象空間及其結構研究[J].人文地理,2010,25(2):54-60.ZHANG X H,SU J N,WEI S W. Image space and its structure of urban residents in Lanzhou City[J]. Human Geography,2010,25(2):54-60.

  [16]楊瑾,馬耀峰。旅游行為意象圖相關問題探討[J].人文地理,2008(5):108-111.YANG J,MA Y F. Study on correlative questions about mental map of tourism behavior[J]. Human Geography,2008(5):108-111.

  [17]柴彥威,顏亞寧,岡本耕平。西方行為地理學的研究歷程及最新進展[J].人文地理,2008,23(6):1-6; 59.CHAI Y W,YAN Y N,OKAMOTO K. Development of behavioral geographic research in western countries and its recent progress[J]. Human Geography,2008,23(6):1-6; 59.

  [18]汪麗,王興中。對中國大城市安全空間的研究---以西安為例[J].現代城市研究,2003(5):17-24.WANG L,WANG X Z. The perceived security-space of Chinese metropolis:a case study of Xi'an[J]. Modern Urban Research,2003(5):17-24.

  [19]趙多平,王興中。基于人文主義場所觀的城市康體保健型休閑娛樂場所認知研究[J].人文地理,2008,23(6):28-31.ZHAO D P,WANG X Z. Research on perception structure and formation of urban fitness and entertainment places based on humanism[J]. Human Geography,2008,23(6):28-31.

  [20]秦瑞英。基于旅游景觀認知結構的城市旅游區景觀空間配置研究---以西安旅游區為例[J].人文地理,2008(1):88-91.QIN R Y. Study on the landscape spatial collocation of the urban tourism area based on the tourism landscape cognitive structure---a case study of Xi'an[J]. Human Geography,2008(1):88-91.

  [21]柴彥威,林濤,龔華。深圳居民購物行為空間決策因素分析[J].人文地理,2004(6):85-88.CHAI Y W,LIN T,GONG H. Spatial decision making process of shopping behavior of Shenzhen residents[J].Human Geography,2004(6):85-88.

  [22]蔣志杰,張捷,李麗,等。小尺度環境地形認知與空間行為的關系分析---以南京大學浦口校區為例[J].地理學報,2011,66(6):821-830.JIANG Z J,ZHANG J,LI L,et al. Research on interac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terrain cognition and spatial behavior in small-scale environment:a case study of Pukou Campus in Nanjing University[J]. Acta Geographica Sinica,2011,66(6):821-830.

  [23]王蕾蕾,趙振斌,李娟。新疆入境游客認知熱點與關聯研究[J].人文地理,2014,29(6):140-145.WANG L L,ZHAO Z B,LI J. The cognitive hotspots and relevance of inbound tourism in Xinjiang[J]. Human Geography,2014,29(6):140-145.

  [24]趙渺希,鐘燁,王世福,等。不同利益群體街道空間意象的感知差異---以廣州恩寧路為例[J].人文地理,2014,29(1):72-79.ZHAO M X,ZHONG Y,WANG S F,et al. Comparing street space perception of stakeholders:a case study of Enning Road in Guangzhou[J]. Human Geography,2014,29(1):72-79.

  [25]陶偉,陳紅葉,林杰勇。句法視角下廣州傳統村落空間形態及認知研究[J].地理學報,2013,68(2):209-218.TAO W,CHEN H Y,LIN J Y. Spatial form and spatial cognition of traditional village in syntactical view:a case study of Xiaozhou Village,Guangzhou[J]. Acta Geographica Sinica,2013,68(2):209-218.

  [26]張春暉,白凱,馬耀峰。西安入境游客目的地空間意象認知序列研究[J].地理研究,2014,33(7):1315-1334.ZHANG C H,BAI K,MA Y F. The research on inbound tourists'cognition sequence for spatial image of urban destinations in Xi'an[J]. Geographical Research,2014,33(7):1315-1334.

  [27]鄭榮娟,白凱,馬耀峰。基于旅華美國游客手繪認知地圖的中國旅游目的地意象研究[J].人文地理,2014,29(3):150-158.ZHENG R J,BAI K,MA Y F. Research on the china destination image based on American tourists'sketch cognitive map[J]. Human Geography,2014,29(3):150-158.

  [28]唐玉鳳,張宏梅。旅游前后目的地空間意象對比研究---以旅韓中國游客為例[J].地域研究與開發,2018,37(1):103-109.TANG Y F,ZHANF H M. Contrastive study on spatial image of tourism destination before and after Chinese tourists entry to Korea[J]. Are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2018,37(1):103-109.

  [29]楊敏。基于認知地圖的中國國際游客旅游空間認知研究[J].云南地理環境研究,2009,21(3):78-81; 85.YANG M. Study on travel spatial cognition of international tourists in China based on cognitive map[J]. Yunnan Geographic Environment Research,2009,21(3):78-81; 85.

  [30]侯兵,黃震方,陳肖靜,等。文化旅游區域協同發展的空間認知分異---以南京都市圈為例[J].旅游學刊,2013,28(2):102-110.HOU B,HUANG Z F,CHEN X J,et al. Spatial cognitive differentiation of synergetic development of regional cultural tourism:a case study of Nanjing metropolitan area[J]. Tourism Tribune,2013,28(2):102-110.

  [31]何丹,單沖,張盼盼,等。基于大學生認知地圖的長江中游城市群空間范圍認知[J].地理研究,2018,37(9):1818-1831.HE D,SHAN C,ZHANG P P,et al. Spatial scope cognition of urban agglomeration in the middle reaches of the Yangtze Rive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llege students[J]. Geographical Research,2018,37(9):1818-1831.

  [32]田逢軍。主城區居民評價性游憩空間認知研究---以南昌市為例[J].經濟地理,2011,31(6):1036-1041.TIAN F J. Study on residents'cognition of urban recreation space in main city:a case study of Nanchang City[J]. Economic Geography,2011,31(6):1036-1041.

  [33]霍婷婷,王茂軍。基于地名認知率的北京城市認知空間結構[J].地理科學進展,2009,28(4):519-525.HUO T T,WANG M J. An analysis of spatial cognitive structure in Beijing City based on the cognitive rate of place names[J]. Progress in Geography,2009,28(4):519-525.

  [34]許潔,王茂軍,王曉瑜。北京城市空間認知的影響因素分析[J].人文地理,2011,26(2):49-55.XU J,WANG M J,WANG X Y. An analysis of factors about spatial cognition of Beijing City[J]. Human Geography,2011,26(2):49-55.

  [35]王發曾,邱磊。城市綠色開放空間系統功能認知研究---以連云港市區為例[J].地理科學,2015,35(5):583-592.WANG F Z,QIU L. The cognitive research on functions of urban green open space system:a case study of Lianyungang urban district[J]. Scientia Geographica Sinica,2015,35(5):583-592.

  [36]劉德聚,洪再生,趙立志。城市剩余空間認知及其調整策略[J].城市發展研究,2018,25(7):90-96.LIU D J,HONG Z S,ZHAO L Z. Cognition of urban leftover spaces and its adjustment strategy[J]. Urban Development Studies,2018,25(7):90-96.

  [37]許家偉,何長濤,喬家君,等。村落公共空間的農戶認知與支付意愿---以河南省雙溝村為例的經驗研究[J].經濟地理,2012,32(3):120-125.XU J W,HE C T,QIAO J J,et al. Households'cognition and willingness to pay for village public spaces---a case study of Shuanggou Village,Henan Province[J]. Economic Geography,2012,32(3):120-125.

  [38]丁傳標,張涵,程明洋,等。城中村空間形態對居民居住安全感的影響---以廣州珠村為例[J].地域研究與開發,2015,34(4):68-73.DING C B,ZHANG H,CHENG M Y,et al. Analysis of the sense of residents living safe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patial form in Zhucun Village,Guangzhou City[J]. Are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2015,34(4):68-73.

  [39] APPLEYARD D. Styles and methods of structuring a city[J]. Environment and Behavior,1970,2(1):100-117.

  [40]馮健。北京城市居民的空間感知與意象空間結構[J].地理科學,2005(2):142-154.FENG J. Spatial cognition and the image space of Beijing's resident[J]. Scientia Geographica Sinica,2005(2):142-154.

  [41] HUYNH N T,HALL G B,DOHERTY S,et al. Interpreting urban space through cognitive map sketching and sequence analysis[J]. The Canadian Geographer,2008,52(2):222-240.

  [42]宋偉軒,呂陳,徐旳。城市社區微觀空間意象研究---基于南京居民250份手繪草圖的比較[J].地理研究,2011,30(4):709-722.SONG W X,LC,XU D. Study on spatial image of community based on comparison of 250 sketch maps drawn by residents in Nanjing[J]. Geographical Research,2011,30(4):709-722.

  [43]楊永春,孫燕,李建新,等。藏、漢對比視角下的城市空間環境認知研究---以中國西藏日喀則市為例[J].地理科學,2019,39(2):334-341.YANG Y C,SUN Y,LI J X,et al. Urban spatial environmental cognition of both Tibetan and Han from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a case study of Shigatse in Tibet[J]. Scientia Geographica Sinica,2019,39(2):334-341.

  [44] GOULD P R. Man against his environment:a game theoretic framework[J]. 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1963,53(3):290-297.

  [45] GOLLEDGE R G. Representing,interpreting,and using cognized environments[J]. Papers in Regional Science,1978,41(1):168-204.

  [46]李蕾蕾。旅游目的地形象的空間認知過程與規律[J].地理科學,2000(6):563-568.LI L L. A discussion on spatial rules of tourist destination's image perception[J]. Scientia Geographica Sinica,2000(6):563-568.

  [47]石培基,頡斌斌,邴廣路。基于地理空間認知規律的旅游形象設計---以黃河沿岸甘肅段為例[J].地域研究與開發,2008,27(6):66-70.SHI P J,XIE B B,BING G L. Tourist destination image design based on geo-spatial cognition regulation---a case study of the Yellow River sides in Gansu Province[J].Are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2008,27(6):66-70.

  [48]王茂軍,張學霞,吳駿毅,等。社區尺度認知地圖扭曲的空間分析---基于首師大和北林大的個案研究[J].人文地理,2009,24(3):54-60.WANG M J,ZHANG X X,WU J Y,et al. The spatial analysis of cognitive map distortion in the scale of neighborhood---a case study of CNU and BFU[J]. Human Geography,2009,24(3):54-60.

  [49]薛露露,申思,劉瑜,等。城市居民認知距離透視認知變形---以北京市為例[J].地理科學進展,2008(2):96-103.XUE L L,SHEN S,LIU Y,et al. Measurement and analysis on city residents'cognitive distance distortion-a case study of Beijing[J]. Progress in Geography,2008(2):96-103.

  [50]王茂軍,張學霞,霍婷婷。北京城市認知的空間關聯模式---城市地名認知率的空間分析[J].地理學報,2009,64(10):1243-1254.WANG M J,ZHANG X X,HUO T T. Spatial correlation patterns of sites cognition rate in Beijing[J]. Acta Geographica Sinica,2009,64(10):1243-1254.

  [51]王彬,司徒尚紀。基于GIS的廣東地名景觀分析[J].地理研究,2007(2):238-248.WANG B,SITU S J. Analysis of spatial characteristics of place names landscape based on GIS technology in Guangdong Province[J]. Geographical Research,2007(2):238-248.

  [52]張海霞,唐金輝。居民公共休閑空間公平感和幸福感認知的影響因素---以杭州市為例[J].城市問題,2019(5):95-103.ZHANG H X,TANG J H. Factors of influencing the equity sense and happiness preference towards residents'public leisure spaces[J]. Urban Problems,2019(5):95-103.

  [53] BAFNA S. Space syntax:a brief introduction to its logic and analytical techniques[J]. Environment and Behavior,2003,35(1):17-29.

  [54]茹斯·康羅伊·戴爾頓,竇強。空間句法與空間認知[J].世界建筑,2005(11):33-37.DALTON R C,DOU Q. Space syntax and spatial cognition[J]. World Architecture,2005(11):33-37.

  [55]魯政。認知地圖的空間句法研究[J].地理學報,2013,68(10):1401-1410.LU Z. Spatial syntactic analysis of cognitive maps[J].Acta Geographica Sinica,2013,68(10):1401-1410.

作者單位:華南師范大學地理科學學院 華南師范大學粵港澳大灣區村鎮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
原文出處:陶偉,任建造.國內人文地理學的空間認知研究進展[J].華南師范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2020,52(05):1-10.
相關標簽:人文地理學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