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大學論文

基于文化地理學《奇跡唱片行》對唱片行與聯合街的構建

來源:綏化學院學報 作者:關熔珍,楊帆
發布于:2021-03-26 共7767字

  摘要:《奇跡唱片行》是英國著名劇作家及小說家蕾秋·喬伊斯的最新力作,故事圍繞著聯合街上的一家唱片行展開。文章基于文化地理學研究理論,從唱片行與聯合街的環境設施、居住在這個街區的人們的生活樣態以及所傳遞的文化價值取向三個方面出發,分析小說對地方的構建,探究作者對人群與空間的情感關系的討論。

  關鍵詞:文化地理學; 《奇跡唱片行》; 地方;

  人文地理學是研究人類活動空間組織以及人類與環境關系的科學,主要研究各種人文現象的地理分布、擴散和變化、以及人類社會活動的地域結構的形成和發展規律。[1]人文現象包含方方面面,比如以人類社會結構為基礎所表現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因此研究其中某一特定方面的地域分布自然而然就構成了人文地理學的各個分支。[2]其中,文化地理學是人文地理學重要的分支學科之一,專注研究地表上各種文化現象的分布、空間組合、發展演變以及形成條件等。文化地理學的學科目標是立足文化的角度分析"地方"的形成機制。作為文化地理學的核心概念,地方(place)與空間(space)這兩個概念的含義截然不同。人文主義視域下,地方的形成機制強調人與某個空間之間的情感與道德聯系。受現象學觀點的影響,文化地理學家認為地方是一種主觀感覺和經驗現象。地方不僅僅被視為是地理現象發生的背景和基礎,更是組成人類經驗不可削減的關鍵部分之一。[3]因此,在文化主義地理學者看來,人類生活的世界是充滿意義與內涵的,人類所處的地方蘊含著人類自身的情感體驗。地方并不是冰冷生硬的空間存在,而是人們對世界主觀態度的一種體現。[4]

人文地理

  文化地理學在文學研究中的跨學科運用,強調探究空間、地方等地理因素對文學文本的建構、作品中人物的描寫刻畫以及作品主題的呈現等所產生的影響。文學作品中體現出的作家對于地方的認識與理解,能夠為人群與空間的情感以及情緒關系的研究提供重要的線索。進一步來說,文學的創作不僅僅是在描繪地方,它同時也協助創造了地方。[5]

  蕾秋·喬伊斯是當代英國著名的劇作家和小說家,她憑借處女作《一個人的朝圣》斬獲英國圖書獎"年度作家"并入圍2012年布克文學獎,她的作品備受文壇關注。喬伊斯的新作《奇跡唱片行》以聯合街上的一家唱片行為中心,講述了一家唱片行的店主弗蘭克跨越二十年時間展開的音樂故事。小說的故事情節設置在英國一個不知名的城市中聯合街上的一家唱片行,作品中人物的生活都圍繞著這家唱片行以及這條聯合街展開,人們在唱片行中的見聞以及在街區里的生活經歷賦予了這些空間獨特的情感寄托。本文基于文化地理學研究理論,從唱片行與聯合街的環境設施、居住在這個街區的人們的生活樣態以及所傳遞的文化價值取向三個方面分析小說中呈現的地方,探究作者對人群與空間的情感關系的討論。

  一、環境設施

  在20世紀70年代,人文地理學家愛德華·瑞爾夫(Edward Relph)曾經指出:"地方是通過對一系列因素的感知而形成的總體印象,這些因素包括環境設施、自然景色、風俗禮儀、日常習慣,對家庭的關注以及其他地方的了解。"[6](P144)因此,環境設施在地方的形成中是必不可少的因素之一。

  在游蕩到聯合街以前,弗蘭克在這座城市里四處漂泊,外面的世界在經歷了第三次科技革命之后得到迅速的發展。他在沿著城門區前行時,走到了城里的主要購物區。"他注視著巨大的櫥窗,也參觀了鐘塔。再往前走,他看見通往公園的入口、就業服務處前的人龍,試了試電子游樂城的游戲,之后又逛了下市集。"聯合街之外的城市有著豐富的商業結構,大型的購物商場,"巨大的店面--朵西女鞋、陸海軍折扣服飾店、譚美少女服飾、柏頓男裝、沃爾沃斯,燈火輝煌。"現代化的外部世界早已不是單一的經濟結構,科技領域的重大革命帶來信息技術領域的發展,以電子設備為媒介的娛樂活動由此誕生。此外,像就業服務處這樣的居民服務與社會保障的第三產業也逐漸發展起來。唱片行所在的聯合街則與外面的世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街區的環境設施古老而陳舊。

  小說中,作者并沒有直接點明唱片行所處的具體地理位置,讀者只能從作品的字里行間感受到,弗蘭克的唱片行位于一個破敗的郊區,與其他任何僻巷上的店鋪別無二致。當弗蘭克找到房產中介表示自己愿意原價將這個店面租下來時,房產中介的難以置信和欣喜若狂側面反映出這家店鋪乃至整條街的殘破不堪。聯合街上的一排店面中,"一家殯儀館、一家波蘭面包店、一家宗教禮品店、一棟窗前貼著'待售'告示的空屋,然后是一家文身工作室,最后則是家花店。"[7](P21)而這家花店也早已經被一家建設公司所收購,只剩下一個"空蕩蕩的店鋪如今像顆爛牙一般矗立在街道的盡頭。"[7](P6)這個街區只有一些簡單傳統的商業店鋪,就連這家唱片行的店面在弗蘭克租下之前也已經空了整整一年的時間。不論是唱片行還是聯合街都籠罩在一種破敗而冷清的氣氛之中。在大部分時間里,唱片行外面都"安安靜靜、空空蕩蕩,沒有任何行人往來的蹤跡,只有微弱的藍光和凜冽的寒意。"[7](P19)偏僻與破敗使得這里人跡罕至,生活在這里的人也很少與外界產生聯系。"那條商業街也只是在茍延殘喘,只要有人用力關門,常常就會有石塊掉落下來。街后則是一大片廢墟瓦礫,是一九四一年被炸彈轟炸的結果。"[7](P22)聯合街后面經受過二戰炮火的摧殘,戰火的痕跡一直深深地印刻在這個地方,這條街仿佛被時光留在了這個戰爭剛結束的混亂殘敗的角落里。甚至那個負責這片區域的房產中介都認為"這條街根本就是亂七八糟,總有一天會有開發商想把這里完全鏟平,然后將它改建成一座停車場的。"[7](P22)從環境設施而言,這里似乎與世界的發展完全脫節,只是一個封閉而破敗的空間。

  二、生活樣態

  地方,不僅僅是一個物質形態上擁有不同環境設施的空間地點,同樣也是一個蘊含著人類情感的主觀場景和心理空間,受到風俗禮儀與日常習慣等因素的影響。地方應該是動態開放的,而不是靜止封閉的。

  在發現這個位于一條死胡同里的店面之前,主人公弗蘭克已經在街上漫無目的地游蕩了好幾個小時。自從母親意外過世以后,弗蘭克就陷入一片混沌,生活處于一種混亂迷茫的狀態,他四處流浪,對自己的未來感到無比的迷惘和困惑。弗蘭克在到達聯合街之后,逐漸與這個偏僻破敗的空間建立起聯系,他將自己的生活的目標與希冀都寄托在唱片行以及這片街區上,他與這個空間的情感聯系,不僅僅讓弗蘭克慢慢構建起自己的生活,也使得這里完成了對弗蘭克而言空間向地方的轉換。

  漂泊中的弗蘭克偶然來到聯合街,面對這個略顯破舊的街區,吸引到他注意力的景象是他眼前"殯儀館的窗內有兩名老翁正向一位哭泣的女士遞出面巾紙。一個男孩指著面包店里的蛋糕;一名五十多歲的男性長者在宗教禮品店內替女孩挑選耶穌塑料像。一個滿身文身的年輕女人在店里掃地,窗上垂掛著一對窗簾,玻璃上寫著'女文身師';一名穿著印度紗麗的老嫗捧著一大束鮮花走出花店,一面關門,一面大聲道謝。"[7](P21)這里的日常充滿了生活的氣息,弗蘭克在這樣平平淡淡的景象中感受到了生活的安穩與自在,"一間屋子窗前掛著面意大利國旗,香料的氣味從鄰家飄溢而出。一名纏頭巾的女人在門前的臺階上剝著豆莢,一群孩子推著一輛手推車嬉戲打鬧。對面的墻上噴了大大的字,寫著'吉屋出租'."[7](P21)聯合街的男女老少都悠閑自得地享受著自己的日常,外面的世界沒有對這個地方產生太多的影響,這里的生活一直以自己的節奏平靜地展開著。盡管眼前的這些場景是如此的平凡和普通,但弗蘭克的內心深處卻被強烈地觸動。在來到聯合街之前,弗蘭克一直以來都是與自己的母親佩格兩個人生活在一起,佩格對于任何尋常母親會做的事情都不屑一顧,成為一個普通的母親的這樣的念頭也從來沒有在她的腦海中出現過。正是因為母親不同尋常的撫養和教育方法,弗蘭克從小很少有機會體驗到對其他人來說再普通不過的日常,他的內心也因此對這樣的生活充滿了深切的渴望。這個老舊的街區在平凡之中帶給弗蘭克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面包店、禮品店這些店鋪一直都在聯合街上,就如同街上這些形形色色的人一樣也一直都在這個地方。

  小說中,開殯儀館的威廉斯兄弟說過他們一家好幾代人一直都是居住在這條小小的聯合街上,這里還有很多人都是從小就生活在這個地方,經營著宗教禮品店的安東尼神父也不止一次地提到過"我們是一個社區共同體,我們屬于這里。"[7](P7)懷抱著對這個地方的熱愛與維護,住在聯合街上的大家形成了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他們身上對這個街區的歸屬感讓這里的所有人都互相關心和照顧,彼此包容與體諒。弗蘭克剛租下唱片行的店面時,因為空了太長時間,這家店里的一切都雜亂無章,廢棄的物品堆得遍地都是,他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來修整這個破敗的店鋪。雖然孑然一身的弗蘭克到達聯合街的時間并不長,但他也并沒有因此而感到過分的孤單。街區里的住戶都對這個新來的人展現了無比的熱忱與關切,在弗蘭克翻修店面的時間里,"幾乎每天都會有人從門口探頭進來--是真的探頭進來,因為門上還沒有安裝玻璃--幫忙接手他的工作,而弗蘭克則會替他們找尋合適的唱片當作回報。"[7](P25)居住在這個地方的大家結成了一個小小共同體,在他們眼中,生活中這些或龐雜或瑣碎的事務并沒有自己與他人之分,這里的人是一體的,所以互幫互助就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當伊爾莎第一次出現在唱片行的窗外時,她突然間昏倒在人行道上,弗蘭克與周圍幾家店的店主都急忙沖了出去,大家并沒有對伊爾莎的身份和行跡產生任何懷疑,而是紛紛地盡自己所能想要為她提供一些幫助,"不少對街的居民沖出家門,有人說趕緊拿毯子來;有人說把她抬進溫暖的室內;還有人說不該動她,以免她的頸骨收到二次傷害。之后,有個男人開始高喊著打電話叫救護車。"[7](P31)整個場景在兵荒馬亂之中透露出一絲溫馨和融洽,這是屬于這個地方獨特的氣息,雖然有些落后與破敗,但是在平凡普通的生活日常中,人們為這個地方增添了一絲特有的溫情與感動。

  街區之外,位于英國一個角落中的這座城市盡管有著更加現代化的環境以及各種各樣的設施,但它留給弗蘭克的印象卻是"這里一點也不僻靜,還臭得要死,城市的主要產業就是食品加工。更加明確地說,是零食加工業。所以,如果有風刮到了反方向,那么整座城市聞起來都會是奶酪和洋蔥的味道。"[7](P23)這是對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英國社會生態的真實描摹,它不僅是小說情節發生的語境,同時也是作家關注的對象本身。[9]在經濟技術的不斷發展與進步之中,工業持續擴張著自己的統治范圍,之前傳統的產業鏈與生產體系被徹底打破。城市在面對持續變化的經濟與社會秩序中迷失了位置,呈現出流動和遷移的軌跡。經濟的迅速發展給城市帶去了全新的面貌,但是在接連不斷的變化與革新中,人們每天更多地都是關注自我,人與人、人與地方之間的聯系越來越薄弱。2008年的金融海嘯給這座城市帶去沉重的打擊,當艾爾莎再一次回到這座城市時,這里曾經的輝煌已不復存在。"許多商店的櫥窗都空空蕩蕩。過去的沃爾沃斯如今成了家冷冷清清的倉庫,販賣減價的松木家具。大型書店、女性精品店都已倒閉。街角的肉鋪、蔬果店、魚攤全沒了。"[7](P300)當優越的條件與環境消失殆盡,就像聯合街一樣,能夠支撐起這些地方的是人群與空間建立起的情感關系。

  三、文化價值

  從最初開始,弗蘭克就非常堅定地表示自己的店里只會出現黑膠唱片。雖然隔壁的文身師在得知他要在這里開一家唱片行的時候就提醒過他,人們只要從這里步行十分鐘就能到達城門區的沃爾沃斯超市,在那里大家可以買到自己想要的卡帶或是CD,但是弗蘭克并不認為自己會和沃爾沃斯形成任何商業上的競爭關系,因為流行的卡帶和CD從來就不在他的營業范圍之內。在弗蘭克心中,黑膠唱片不僅僅是一種對于音樂的尊重,更是對于黑膠背后代表的傳統的一種守護。但是隨著科技的發展,CD逐漸興起占據了市場。"唱片行接到客人和業務代表的來電越來越少。他們都說弗蘭克過時了,說他是老頑固。"[7](P28)弗蘭克的生意徹底陷入低迷期,不只是客人越來越少,甚至有"不少人向弗蘭克打聽有沒有興趣收購他們的黑膠唱片,因為他們都已經轉投入新CD的懷抱。"[7](P73)唱片行面對的形勢已經非常嚴峻,唱片公司的銷售代表也不止一次地提醒過弗蘭克"唱片公司很快就會完全停止銷售黑膠唱片,生產成本太高了。你如果想在一九八八年經營一家唱片行,就非賣CD不可。"[7](P59)但是盡管業務代表還是周圍的人費盡口舌,弗蘭克依然堅持著只有黑膠才是真正的音樂這樣的想法,堅定地拒絕迎合大眾品味的變化。

  弗蘭克一直以來執著于黑膠唱片,聯合街上的住戶們也希望這個街區能一如既往地維持著他們熟悉的樣態,因為不管是黑膠還是聯合街,都代表著這些人長久以來諳習并且認同的價值觀以及文化習慣。在向其他人解釋光盤或者卡帶無法與黑膠相提并論的原因時,弗蘭克提到"黑膠唱片是麻煩,很不方便,容易刮傷,但這才是重點,這代表我們認可音樂的美麗與重要。你如果不肯付出,就永遠無法體會到這一點。"[7](P59)他始終保持著傳統的價值理念,認為人們應該為了欣賞美好而且重要的事物付出心力,也正是因為這樣的付出才能更加凸顯出這些事物的珍重。對于輕而易舉就可以獲得的事物,就像光盤中的音樂,人們總是很難維持珍惜的心情,進一步仔細體味不同音樂背后的涵義也就無從談起。但是時代總體的發展趨勢就是舊的事物會逐步被新鮮的技術與產物所替代,因為新事物符合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和前進趨勢,所以它們擁有強大的生命力和發展潛力。正如弗蘭克對于市場大眾偏好更加方便的卡帶和光盤這件事束手無策一樣,聯合街也無法滿足街區居民的期待,永遠保持現有的模樣不變,在時代前進的過程中,改變一直都是不可避免的。

  堡壘建設公司在聯合街上豎起旗幟,張貼海報,試圖收購這條街,他們甚至邀請街區里的居民們來參加建設公司舉辦的說明會。在說明會上,聯合街上的住戶得知了議會準備拆除這里的決定,在大家震驚不已的時候,堡壘建設的員工表示他們愿意以高于市場價的價格收購人們的房產與店鋪。已經完全融入這個聯合街社區共同體的弗蘭克也改變了自己一開始不想受到任何感情束縛與羈絆的想法,他主動站了出來,身負背后這個共同體殷切的期待,滿懷激情與熱血地表達了他們對這個地方的熱愛與彼此之間的團結。他發自肺腑地講述了自己因為聯合街從迷茫到安穩的經歷,"這就是聯合街最大的優點,就是這份凝聚力讓我們緊緊相依。沒錯,我們是遇到了問題,但是這么多年來,我們一直是依靠著彼此聆聽,彼此幫助,才一次次度過危機。"[7](P246)弗蘭克真摯的話語感染了更多的人,在場的人們紛紛表示他們都是一個社區共同體,大家深愛著這個地方,因此他們一定會團結一心,絕對不會輕易地離開聯合街。

  雖然人們的理想是誠摯而美好的,現實卻總是更加的直接和殘酷,唱片行周圍的店鋪最終還是一家接一家地關了門。面包店前一天還一如往日地營業,第二天就毫無征兆地大門緊閉了,面包師傅沒有告知任何人,在夜里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家中世代在這個地方開殯儀館的威廉斯兄弟也因為擔心堡壘建設員工口中聯合街上發生的搶劫案,又擔心店面的破敗會引起落石的意外,他們無力承擔損害賠償的責任,最后選擇同意堡壘建設的條件,一起離開了這個家里世世代代生活著的地方。越來越多的聯合街住戶將房子賣給了建設公司。弗蘭克他們想要拯救聯合街上這些住戶與店面,唱片行店里的員工甚至還做了一份請愿書挨門逐戶地找人簽名,他們在盡自己所能地守護著這個地方,但是他們無法停下時代前進的腳步。聯合街日益冷清,弗蘭克"看向其他貼著黃色玻璃紙的櫥窗內部--殯儀館里的骨灰壇、安東尼神父禮品店里的皮革書簽和塑料耶穌像--仿佛他是第一次察覺這一切看起來有多短暫。他們全都在這兒,一起住在這條聯合街上,努力想讓世界變得有所不同,就算知道不可能,他們也仍義無反顧地去做。"[7](P74)世界在飛速地發展,他們珍惜守護的事物終歸無法永久。"對街有些油漆斑駁、窗簾終年掩閉的房子,它們顯然曾見證過這里往昔的繁華。"[7](P74)在現代化的發展過程中,創造性與破壞性共生共存,城市的現代化一方面集中了資源,從而創造了大量的機遇,如同小說中的堡壘建設公司,他們將像聯合街一樣沒有被充分利用起來的社區集中起來進行更加符合城市建設的安排與規劃,并且為社區居民提供非常優惠的貸款利率,讓他們能有更好的投資機會;但是另一方面現代化的進程也削弱了地方傳統,破壞了現存網絡的整體性,給人們帶來一種生存性焦慮。[8]

  在唱片行因意外被燒毀之后,弗蘭克陷入一種一蹶不振的狀態中。他拒絕了文身師幫助的提議,獨自離開了聯合街,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顛沛流離之后弗蘭克選擇去自己從前最厭惡的、與音樂毫無關聯的食品加工廠工作。他把自己的生活與從前完全割裂,他無法適應時代的變遷,在日新月異的城市里陷入了迷惑的深淵。城市在發展中呈現出光明與黑暗、上升與墮落、積極與消極并存的景象,人們的物質生存空間和心理空間都發生了潛移默化的變化,因此也產生了思維方式、價值觀念和行為取向上一定程度的斷裂,人們開始為所謂的現代化感到困惑。[9]

  一直試圖固守著不變的弗蘭克經歷了困惑迷茫之后在朋友的幫助下又重新找回了自己生活的意義。原來的唱片行"從外頭看上去,它和任何一條荒街僻巷上的店鋪沒兩樣,門上沒有店名,櫥窗內也沒有展示唱片,只有玻璃上貼了張手繪海報。"[7](P1)之前的唱片行樸素中稍顯破舊,一直保持著弗蘭克十幾年前來到這里的模樣,但是他想維持的不變也并不能完全避開時代的影響,小說的結尾,他重拾人生的目標,與伊爾莎一起重新開了一家唱片行,這家店"從外頭看上去,它依舊和任何一座城市、任何一條小街上的店鋪沒兩樣。門上漆著大大的店名,五彩繽紛的展示窗,還掛著塊霓虹招牌。"[7](P351)現在的這家唱片行不再是之前與外界隔絕的狀態,它已經完全融入了這座城市,弗蘭克最終還是向時代的發展展開了懷抱,"店里滿滿都是唱片。左側、右側,還有中間,光滑的木架上塞滿各式各樣的專輯,另有其他獨立的架子上擺著閃閃發亮的CD."[7](P351)弗蘭克仍然熱愛著黑膠,但是他已經不再固守著傳統而是選擇在守護黑膠的同時跟上時代的腳步。不論是經典的黑膠唱片,稍微便捷一些的卡帶與光盤,或者是現代的數字音樂,音樂的內核一直都沒有改變。

  結語

  外部的工業化和經濟勢力持續沖擊著傳統守舊的弗蘭克與聯合街,懼怕改變只能在原地踏步最終被世界淘汰。時代一直在向前發展,不管是對于街區還是更大的城市而言,挑戰都是會不斷涌現的,裹足不前無法解決任何問題。誠然優秀的傳統需要保持,但是重要的是價值的核心而不是外在的表現形式,要在保持內核的基礎上適應時代的潮流,進而以開放的態度接受改變才能實現更好的發展。

  參考文獻

  [1] 顧朝林,陳璐。人文地理學的發展歷程及新趨勢[J].地理學報,2004(S1)。

  [2] 王煦檉。試論文化地理學的性質和內容[J].南京師大學報(自然科學版),1985(1)。

  [3] 周尚意,戴俊騁。文化地理學概念、理論的邏輯關系之分析--以"學科樹"分析近年中國大陸文化地理學進展[J].地理學報,2014(10)。

  [4] 徐漢暉。空間、地方感與戀地情結的文學抒寫[J].湖北社會科學,2017(11)。

  [5] 郭詩詠。論施蟄存小說中的文學地景--一個文化地理學的閱讀[J].現代中文學刊,2009(6)。

  [6] 王志弘。流動、空間與社會[M].臺北:臺灣田園城市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88.

  [7] Rachel Joyce. The Music Shop[M]. New York:PenguinRandom House,2018.

  [8] 單昕。現實與想象的復調互文--馬原小說的文化地理學解讀[J].浙江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2)。

作者單位:廣西大學外國語學院
原文出處:關熔珍,楊帆.文化地理學視角下《奇跡唱片行》中地方的構建[J].綏化學院學報,2021,41(03):41-44.
相關標簽:人文地理學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