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大學論文

唐涼州邊塞詩反應的地理環境探究

來源:有色金屬設計 作者:吳思嫻,孔銳娟
發布于:2021-03-26 共7429字

  摘要:該文從人文地理學研究的角度出發,將詩句與唐代涼州地理環境相結合,來分析地理環境對邊塞詩的影響,可以幫助我們更好的還原唐代涼州地區的歷史面貌,幫助理清涼州地區城市文化的脈絡,為現代城市建設提供文化指導意見。

  關鍵詞:地理環境; 城市規劃; 邊塞詩; 唐代; 涼州;

  Abstract: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uman geography, this article combines the poems with the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of Liangzhou in the Tang Dynasty to analyze the influence of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on frontier poems, which can help us better restore the historical appearance of Liangzhou in the Tang Dynasty, help to clarify the context of urban culture in Liangzhou, and provide cultural guidance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modern cities.

  Keyword: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Urban planning; Frontier poem; Tang dynasty; Liangzhou;

城市規劃

  0 引 言

  現今,所謂一個城市的"特色""人文歷史""內涵"等等已是城市建設發展中的主導精髓,該文對人文地理學研究中所提煉出的"地方性""地域特色""城市經濟發展趨勢"等概念進行剖析,目的就是對城市設計具有更好指導性作用。可有效地避免"千城一面"的規劃困境,突出城市特色,彰顯城市氣質。人文地理學所輻射學科面積非常之廣,較為常見的有"經濟地理學""城市地理學""文學地理學""區域分析與規劃"等。其中,文學地理學作為分支學科之一,在還原地方歷史文化景觀,提煉地方特色上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以"阿房宮"為例,作為湮滅于歷史長河里的偉大建筑,人們從未觀其真容,但卻可以從歷史文學作品中如著名的《阿房宮賦》及相關史料文集中略窺一二,并以其為依據對阿房宮的景觀進行還原。

  當前文學地理學存在兩個面,一個是地理面一個是文學面。從研究對象上看,文學地理學的"文學面"認為學科精髓在于使文學接通"地氣"(楊義,2013)。文學地理學包括:"一是文學要素的地理分布、組合與變遷;二是文學要素及其整體形態的地域特性與地域差異;三是文學與地理環境之間的相互關系"(曾大興,2012),地理范式下文學地理學更關注文學作品對地方及地方性的再現及塑造研究。

  文學作品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作者往往善于感受其所生活地方的環境,并對其進行文學化表現。環境包涵自然地理環境與人文地理環境兩個方面。既然作者主要基于生活地方的環境來創作文學作品,那么他就必須要有在那個地方有一定的生活經歷,切實感受過當地的環境。故本文通過唐代邊塞詩結合部分史料來還原唐代涼州地區的環境,那么對詩人也肯定有一定的要求,即章要切實的于唐代在涼州這個地方生活過。至于為何要選擇唐代的涼州作為研究范圍,這是因為唐代是我國文學詩歌的全盛時代,開放的文化風氣催生了大量優秀的詩人,創作了許多聞名于世的詩作。邊塞詩作為唐代詩派中獨具風格的流派,在詩壇上有著不小的影響力。涼州作為僅次于長安的第二大西北城市,地處邊塞地區,在唐代歷史上有著較高的城市地位。

  該文以《全唐詩》中與涼州有關的相關詩作作為研究樣本,并進行有機的篩選,樣本詩作作者均于唐代親臨涼州地區的經歷。對涼州的地理環境有著直觀的感受與體驗。在研究過程中主要采用文獻研究法和跨學科研究法并重。

  1 唐代涼州的概況以及歷史沿革

  1.1 唐代涼州地區范圍

  《唐書·地理志》涼州武威郡,中都督府。縣五,姑臧,昌松,天寶,神鳥,嘉麟。這是唐代史料中記載的涼州的地域范圍,在今天看來,唐代涼州的地理范圍恰好為現甘肅省武威市。

  1.2 涼州地區歷史沿革

  公元前174年,北方匈奴長期占據著河西地區。河西優越的地理位置,使得匈奴東向威脅關隴地區,西向又控制著西域大部。這一情形一直持續到漢武帝時期。元狩二年,漢家年輕的驃騎將軍,大將衛青之侄霍去病,率領著上萬人將士隊伍(其中以騎兵居多)從都城一路走出了隴西大地,從青海的東北部方向來到了河西走廊地區,再過焉支山。重創渾邪王、休屠王部,從此,漢朝控制了河西地區,為打通了西域道路奠定基礎。失去領地的匈奴人,看著不再屬于自己河山,不禁悲歌"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自此,漢王朝打通河西走廊,西漢涼州刺史部分察郡國有安定郡(今寧夏固原)、天水郡(甘肅通渭西)、隴西郡(甘肅臨洮)、金城郡(甘肅張掖西北)酒泉郡(甘肅酒泉)敦煌(甘肅敦煌西)。

  西漢之后,劉秀建立東漢政權,東漢涼州地區基本沿襲西漢,至后期羌胡起義后,削弱了中央集團的統治遂"分涼州河西郡為雍州"涼州治所武威姑臧縣,較之西漢時期新增漢陽郡(甘肅甘谷),武都郡(成縣西)。

  兩晉時期,據《晉書》載:涼州治所仍在武威姑臧"統郡八,縣四十六,戶三萬七百。有""金城郡、西平郡、武威郡、張掖郡、西郡、酒泉郡、敦煌郡、西海軍。"其中武威郡"統縣七,戶五千九百,轄姑臧、宣威、揖次、倉松、顯美、驪靬、番禾。到十六國時期。前后有西涼、后涼、北涼、南涼在涼州地區建立政權。

  隋朝建立之后,河西,隴右一帶飽受突厥騷擾。隋煬帝時期,平土谷渾,經營西域地區。隋大業十三年(617)七月,李軌起兵反隋,攻占河西。

  至唐代,據《舊唐書》卷四十《地理志三》載:

  涼州都督府,隋武威郡,武德二年,平李軌,置涼州總府、管涼、甘、瓜、肅四州,涼州領地姑臧,昌松,番禾,三縣。三年,又置神鳥縣。七年,改為都督府。督涼、肅、甘、沙、瓜、伊、芳、文八州,貞觀元年,廢神鳥縣。總章元年,復置。咸享元年,為大都督府,督涼、甘、肅、伊、瓜、沙、雄七州。上元二年,為中都督府。神龍二年,置嘉麟縣,天寶元年,改為武威郡,督、涼、甘、肅三州。

  2 唐涼州邊塞詩反應的地理環境

  如何剖析出邊塞詩意向并與唐涼州地區環境進行還原是該文闡述的主要內容,主要體現于詩人有沒有在詩作上對地理景觀進行描述且這樣的描述給詩作帶來了什么樣的意向。不同的地區景觀帶給詩人的感官是不一樣的,不一樣的感官反應到作品上就給詩帶來的不同的氣質。面對秀麗的景觀,詩人揮毫潑墨落下的是"流風拂枉渚,停云蔭九泉。鶯語吟修竹,游麟戲瀾濤"(孫綽《蘭亭詩》之二)"蘭棲湛露,竹帶素霜。蕊點朱的,熏流清芳"(謝安《與王胡之詩》)的精致典雅。再看那生活和那人又是"越女采蓮江北岸,輕橈短棹隨風便。人貌與花相斗艷,流水慢,時時照影看妝面"(晏殊《漁家傲·越女采蓮江北岸》)"長干午日沽春酒,高高酒旗懸江口。倡樓兩岸懸水柵,夜唱竹枝留北客。江南風土歡樂多,悠悠處處盡經過"(張籍《江南曲》)的清新俏麗。而面對大漠邊塞的景觀詩的氣質馬上就不一樣了,變成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黃塵足今古,白骨亂蓬蒿。"(王昌齡《塞下曲》其二)"雪凈胡天牧馬還,月明羌笛戍樓間。借問梅花何處落,風吹一夜滿關山。"(高適《塞上聽吹笛》)黃沙皚皚,同樣是風,江南的微風拂泉,鶯語花繁,還有采蓮女隨著流水游船搖曳,還是是顧盼水面擔心著自己的妝容。而邊塞的狂風怒卷,黃沙漫天,蓬蒿伴著白骨,只有馬蹄聲與羌笛作伴。縱使恍以為落花忽至,那也是下了一夜的大雪罷了。

  2.1 涼州邊塞詩歌體現的涼州自然地理環境

  2.1.1 涼州邊塞詩歌所反映的涼州氣候環境

  一年四個季節,春有百花秋望月,夏有涼風冬聽雪,輪換更迭永不停歇。詩人在描寫江南之雪時多為"喜雪","玉花飛半夜,翠浪舞明年。"(蘇軾《和田國博喜雪》)"不知庭霞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開。"(謝道蘊《詠雪聯句》)。在這些詩句中雪花被喻為"玉花","林花"生動可愛,皆是表達美好的意向。而唐代詩人在邊塞詩中提及當時涼州地區的"雪"時多伴有、"冰""風"等意向。"嚴冬陰風勁,窮岫泄云生。"(陳子昂《感遇》其二十八)"塞外悲風切,交河冰已結。瀚海百重波,陰山千里雪。"(李世民《飲馬長城窟行》"終日風與雪,連天沙復山。"(岑參《寄宇文判官》)。從詩人的行文中可以看到,涼州的雪不僅下的時間長,覆蓋面積大還伴有著窮勁有力的寒風。這與涼州所處的地理位置有很大的關系。涼州地區,地處中國腹地深處。在氣候區上屬于溫帶大陸性干旱氣候。溫帶大陸性干旱氣候具有太陽輻射大,日照充足,降水稀少,蒸發量大,夏季短而較熱,冬季長而寒冷,年溫差較大的氣候特點。盡管唐代氣候在整個歷史氣候段上屬于溫暖期,氣候災害較少,據《甘肅省歷史氣候資料》(一)載,涼州地區易發的地質災害為旱災、雹災、霜凍災、低溫、板結雪、風災、冰災、病蟲災害等,而有記錄的在唐時發生的災害,僅有一例,即唐高祖武德二年(619)涼州因旱薦饑,人相食。可見在唐代涼州地區氣候條件較為穩定,對詩人造成影響的僅為正常的溫帶大陸性干旱氣候帶來的氣候特征。相對于溫帶季風氣候的行政中心長安而言,涼州的冬天冷而又長,武威市志載,涼州地區冬季平均氣溫為-6℃,降雪平均從每年十月底開始,終止于次年4月中旬,平均降水期為169天,積雪多發于12月。平均積雪厚度為10 cm左右,祁連山區的積雪則開始的更早。結合這樣的氣候條件,不難理解面對終日不停且覆蓋面積大的邊塞之雪詩人的表達自然不會如江南一般靈動可愛了。

  2.1.2 涼州邊塞詩歌所反映的涼州地質環境

  涼州在大地構造上位于祁連褶皺系中的走廊過渡地帶,其南部為走廊過渡帶的毛藏古起和蓮花山古起,北部走廊平原過渡帶的武威新凹陷。從地勢上來說涼州地勢西南高,東北低,西南是祁連山東段冷龍嶺的前山地帶,海拔在2 000~3 200 m上下,東北部是河北走廊平原的東段,海拔在1 500~2 000 m之間,東部是騰格里沙漠,海拔在1 500上下。

  其境內的祁連山、焉支山、天梯山、第五山、百嶺山相較之中原地區的山體。山大多高聳入云,山雪覆蓋,山勢陡峭險峻,樹木古蒼。詩人從中原地區來,這樣的地理景觀給他們心里帶來的沖擊是巨大的。這樣的山在詩中得到了獨特的表達"籍籍峰壑里,哀哀冰雪行。"(陳子昂《感遇》其二十八)"陰山苦霧埋高壘,交河孤月照連營。"(駱賓王《從軍中行路難》)"朝登百丈峰,遙望燕支道。漢壘青冥間,胡天白如掃。"(高仕《登百丈峰二首》其一)"青海陣云匝,黑山兵氣沖。"(高適《塞下曲》)。通過這些詩句不難發現詩人在提到山的時候,多伴有苦、黑、孤、高等詞。這是因為這些山峰平均海拔為2 500,比中原地區的山高出不少,碰到陰雨天氣時,容易造成黑天壓頂的視覺感,在色彩上給人造成了一定的壓迫感。再加上山峰錯落陡峭,高一些的山峰孤聳而立,視線上顯得很孤兀。又伴以詩人獨特的生活經歷與體驗邊塞的山便被賦予了"黑""孤"的特點。

  涼州地區除了山之外還有沙漠景觀。唐代著名僧人,玄奘曾在《大唐西域記》一書中提到"從此東行入大流沙。沙則流漫,聚散隨風。人行無跡,遂多迷路。"以紅水河為界,涼州地區沙漠分為東沙窩和騰格里沙漠兩部分。其中東沙窩是由于后期人類的過渡開發而導致的荒漠化的結果。正如玄奘所言,沙聚散隨風,風小時沙做流而動,形態變化千萬。時為新月,時為網格,時而又為蜂窩,給人無盡的樂趣與新鮮感。狂風大作時,黃沙漫天,遮天蔽日,世界為之變色。偶有被風卷起一股流沙,然而和廣袤的荒原比起來更像是一縷青煙,轉瞬消散,當一切歸于寧靜時,沙漠如黃色的海面一樣平和安靜。故在長期居于中原的詩人眼中,從日出到星起,從春分至冬至,沙,有無限的可能性。它可以是"我行空磧,見沙之磷磷,與草之冪冪,半沒胡兒磨劍石。"(李益《從軍夜次六胡北飲馬磨劍石為祝殤辭》)空曠,可以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王維《使至塞上》)的壯美。可以是"陣云朝結晦天山,寒沙夕漲迷疏勒"(駱賓王《從軍中行路難》)的凄涼,也可以是"白草磨天涯,湖沙莽茫茫。"(岑參《武威送劉單判官赴安西行營便呈高開府》)的無垠。正是由于詩人切實地感受到了沙的存在,才能寫出如此富于畫面感的詩句。這在涼州等邊塞地區才常見的自然景觀被詩人寫進詩句,帶到了遙遠的中原。

  2.2 涼州邊塞詩歌反映的涼州人文地理環境

  2.2.1 涼州邊塞詩歌反應的民間樂舞特征。

  唐代著名邊塞詩人岑參曾寫《田使君美人如蓮花舞北鋋歌》,來描寫涼州地區的樂舞:

  美人舞如蓮花旋,世人有眼應未見。

  高堂滿地紅氍毹,試舞一曲天下無。

  此曲胡人傳入漢,諸客見之驚且嘆。

  曼臉嬌娥纖復秾,輕羅金縷花蔥蘢。

  回裙轉袖若飛雪,左旋右旋生旋風。

  琵琶橫笛和未匝,花門山頭黃云合。

  忽作出塞入塞聲,白草胡沙寒颯颯。

  翻身入破如有神,前見后見回回新。

  始知諸曲不可比,采蓮落梅徒聒耳。

  世人學舞只是舞,恣態豈能得如此。

  在岑參的筆下胡旋舞姬身材曼妙,面容姣好,身著金縷花衣,舞姿富于變化,回裙轉袖似天上飛雪,左右旋轉中能帶出風,琵琶與橫笛的交響仿佛使人置身于寒風中的白草胡沙地。是世人學不出的姿態。使得看客每每觀賞都仿佛是從未見過一般新鮮,驚嘆。漂亮的舞女,動人的舞蹈與中原大為不同。唐代是我歷史上民俗大融合的一個盛世,中原樂舞的代表非樂府和梨園莫屬。正式編排的宮廷之樂,以安徐,嫻雅為主。而《婆羅門曲》傳入中原后被唐玄宗所欣賞,為之制作曲譜,搖身一變成為了著名的《霓裳羽衣舞》,流傳萬世。

  唐代涼州地區所用樂器也與中原地區有所差異,《新唐書》卷二 一《禮樂志》記載:以唐代宮廷雅樂為代表的中原音樂樂器主要由大型的打擊樂器鐘,罄,鼓,及琴,箏,瑟和簫、塤、笛等吹奏樂器組成。講究的是優雅與大氣。而涼州地區的樂器則與中原地區大相徑庭,在《武威出土的唐代樂器》一文中,阮咸琵琶,羌笛,胡笳及具有涼州地區民族特色的各式便于攜帶的鼓成為了樂器的主體。既然涼州地區樂器異于中原地區,那么與之相呼應的舞蹈自然也是獨具魅力,《胡旋舞》《柘枝舞》《獅子舞》《蘇莫遮》與潑寒胡戲等舞蹈,舞姿靈動,剛健明快,熱情奔放是中原宮廷樂舞所不具備的特質。

  2.2.2 涼州邊塞詩歌反應的胡俗文化特征

  由于涼州地區的自然景觀與中原地區有著較大的差異,加上當地少數民族混雜,又多為游牧民族,故當地的生活風俗也與中原有著很大的不同。生活在中原的人民過著的農耕民族的生活,男耕女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與坊市之中,生活軌跡有著嚴格的控制。娛樂購物要去專門的地方,時間到了便有宵禁,不得隨意在大街上行走。喝酒食飯也都有講究,用器要精致,行為要端莊。學堂里教的是食不言寢不語,君子要六藝兼備,謙和有禮。

  而涼州地區的人民則不然,他們大多是屬于游牧民族,驍勇好戰,熱情爽朗。行事將就自然隨性,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是他們的豁達,擊鼓賽馬是他們對男兒的基本要求。胡音,胡服,胡人,胡食。對于中原詩人而言,這一切都使他們好奇。在他們的眼中"紫髯綠眼胡人吹"(岑參《胡笳歌送顏真卿使赴河隴》)胡人是紫髯綠眼的,"健兒擊鼓吹羌笛,共賽城東越騎神"(王維《涼州賽神》)胡風是英姿颯爽的,"渾炙犁牛烹野駝,交河美酒歸叵羅。"(岑參《酒泉太守席上醉后作》)胡食是酒肉齊具的。

  2.2.3 涼州邊塞詩歌所反映的軍事戰略特征

  涼州作為當時西北地區除了都城長安之外的第二大城市,除了承擔著生活,經濟外交的等職能,其城市職能之中還有一項是重中之重,那就是它所承擔的軍事職能。這一點從漢武帝時期到唐朝時期乃至現在從未有過變化。唐代的涼州,"其地接四郡界,控三邊沖要",在地理上具有重要的軍事意義。其中四郡指的是河西走廊上的金城(今蘭州),張掖(今張掖西)、酒泉(今酒泉)、敦煌(今敦煌)四個郡,三邊說的是北邊的突厥、南邊的吐谷渾、西邊的吐蕃。可想而知,當時的涼州在軍事地理上有著何等重要的地位,從中原來的糧草,軍文,部隊都要經過這個地區。

  據《資治通鑒》卷二百一十五記載:赤水軍,在涼州城內,管兵三萬三千人,馬萬三千疋。大斗軍,在涼州西二百余里,管兵七千五百人,馬二千四百疋。……寧寇軍,在涼州東北千余里。……張掖守捉,在涼州南二里,管兵五百人。交城守捉,在涼州西二百里,管兵千人。白亭守捉,在涼州西北五百里,管兵千七百人。

  大多數來到涼州的詩人也承擔著一定的軍事職能,著名詩人岑參,高適等就曾在涼州任一定的軍職。他們在涼州與軍隊里的士兵共食同宿,深入基層,故在他們詩中既有歌頌自己報國雄心的壯志,也有抒發戍邊將士的苦寒思鄉之情。站在城樓上,詩人有著萬千的豪情,"黃金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王昌齡《從軍行七首》其四)"騮馬新跨白玉鞍,戰罷沙場月色寒。城頭鐵鼓聲尤震,匣里金刀血未干。"(王昌齡《出塞二首》其一)胸中熱血肆意,恨不得以身赴鐵血沙場,與敵人來一場酣暢淋漓的廝殺。而戰爭總是殘酷的,無數的白骨森森,無數的血肉分離,無數的妻子日日盼君不見君,無數的娘親繭手銀針繡戰袍,多少漢家好兒郎將生命永遠留在了這片土地。面對這些,詩人們無法不被觸動,他們用文字道出了將士們的相思與艱苦。"鐵衣遠戍辛勤久,玉箸應啼別離后,少婦城南欲斷腸,征人薊北空回首。"(高適《燕歌行》)說出了戍邊將士對家人的牽掛,"別后鄉夢數,昨來家信稀。涼州三月半,猶未脫寒衣。(岑參《河西春暮憶秦中》)道出了征人對家鄉故土的思念,許多人最終只落得個"且悲年鬢老長征"(耿湋《塞上曲》)的結局,無法不令人感到唏噓。

  3 結語

  這些到過涼州的詩人,將涼州的自然風光,風土人情付之于自己的文字之中。詩人們將涼州的山川,大漠,冰雪,狂風,還有涼州胡人的一顰一笑和戍邊將士的心路歷程通過作品展現給了那些沒到過涼州的人。在詩人的筆下,涼州的色彩是由白色的雪,黑色的山,黃色的沙,血色的鎧甲構成,這四種色彩變換交織,或凄苦悲涼或慷慨大氣。完美的傳達出了涼州這個地方的地方性。以至于無論是當世人還是后世人,一提到涼州,腦海中都會勾勒出一副別樣的景象。由此可見詩歌對還原一個地方地理環境有著很重要的作用。

  通過研究唐代的邊塞詩,并從中提取意向。對于唐代時期的涼州,在地理環境上我們提煉到的關鍵詞有"高聳的山""烏黑的云""狂暴的風雪""漫天的黃沙".而在人文環境里可以總結出"民族性""軍事性".這些統一構成了唐代涼州地區的"地方性",這些地方性無疑賦予了武威地區的城市的特殊性,對城市的總體布局,城市的色彩控制具有宏觀指導,甚至對建筑的體量網格等都具有較好的指導作用。尤其是對城市旅游景觀來說,突出城市本身的歷史特點,有助于拉開與市場上其他同類型旅游產品的差距,形成"名片性".

  參考文獻

  [1] 戴俊騁。中國文學地理學的研究范式與學科融合趨勢[J]地理科學進展,2015,34(4):526.

  [2]戴俊騁。中國文學地理學的研究范式與學科融合趨勢[J]地理科學進展,2015,34(4):527.

  [3] (后晉)沈昫撰。舊唐書[M].中華書局,1975年版。

  [4] (唐)房玄齡。晉書地理志》卷14[M].北京:中華書局,1974

  [5] (后晉)沈昫撰。舊唐書[M].中華書局,1975年版。

  [6/7/8/9/10]薛國庫。武威市志[M].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1998.

  [11](唐)玄奘撰。大唐西域記[M].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

  [12](宋)歐陽修。新唐書[M].北京:中華書局年校點排印本。

作者單位:昆明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股份公司
原文出處:吳思嫻,孔銳娟.詩歌中的人文地理與城市發展[J].有色金屬設計,2019,46(04):12-16.
相關標簽:人文地理學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