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管理學論文 > 經濟管理學論文

疫情對我國區域經濟的影響研究

來源:地理研究 作者:劉帥
發布于:2021-03-25 共17947字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產生了巨大沖擊。本文從悲觀、中觀和樂觀三種情景預測了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根據各地疫情嚴重程度分別用不同情景利用歷史數據預測了各省2020年經濟數據,隨后運用Dagum基尼系數等方法分析了疫情對中國區域經濟的影響。研究發現:即使在悲觀情景下,中國經濟在2020年仍能實現1.90%的增長,完全有能力實現"六穩""六保"任務,保障經濟社會平穩健康運行;中觀和樂觀情景下,預計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將達到2.20%和3.74%;地區差異分析表明,地區差異擴大的趨勢放緩,地區內部的不平衡加劇,而地區之間的差距變大。基于此,本文提出以疫后恢復為契機,充分挖掘中國區域經濟發展的巨大潛力,實現區域增長接力,穩定經濟增長。

  關鍵詞:新冠肺炎; 區域經濟學; 地區差異;

  Abstract:This paper predicts China's economic growth rate in 2020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COVID-19. We measure the impact of the COVID-19 on China's regional economic distribution quantitatively. This paper predicts China's economic growth in 2020 from three scenarios: pessimistic, moderate, and optimistic. According to the severity of the epidemic in various regions, the historical data is used to predict the economic data of each province in2020. Then, the Dagum Gini method is used to analyze the changes of China's regional economic structure after the epidemic. Even in the pessimistic scenario, China's economy can still achieve 1.90% growth in 2020, and is fully capable of achieving the"six stability"and "six guarantees" tasks to ensure the stable and healthy operation of the economy and society;under the moderate and optimistic scenarios, it is expected that China's economic growth rate in 2020 will reach 2.20% and 3.74%, respectively. The analysis of regional differences shows that the trend of regional differences is expanding, the imbalance within the region is intensified, and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regions become larger. This paper is helpful to objectively and comprehensively understand the changes of regional economic after COVID-19, and provide policy recommendation for the optimization and adjustment of regional economic policies.

  Keyword:COVID-19; regional economics; regional differences;

區域經濟

  1 引言

  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習近平總書記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堅持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首位,果斷采取強有力的措施,經過全國上下和廣大人民群眾艱苦努力,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重要成效。目前,國內疫情防控向好態勢不斷鞏固,而國外疫情仍然嚴峻,抓緊抓實抓細常態化疫情防控,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成為未來一段時間工作的重點。

  受疫情影響,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受到巨大沖擊。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下降6.8%,是季度數據公布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除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實現增長外,其他行業均出現負增長,其中住宿和餐飲業同比下降35.3%.從省級層面看,2020年第一季度,除了西藏實現了同比1.0%的微弱增長外,其他省份均為負增長。在疫情重災區湖北省,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39.2%.其他主要經濟指標,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投資活動、進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等,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可以說,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沖擊是前所未有的。當前,國內疫情防控已取得階段性勝利,經濟社會已逐步恢復正常化,復工復產進度已逐步達到正常水平,由疫情催生推動的經濟新業態表現強勁。然而,疫情防控仍不能松懈,局部地區還存在疫情反彈風險,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下,經濟復蘇仍面臨巨大挑戰。境外疫情嚴峻,外防輸入任務艱巨,進出口貿易受到顯著影響。雖然經濟活動正在逐步恢復,但面臨內外疫情防控的嚴峻形勢,2020年甚至在未來較長一段時間內經濟社會發展將承受較大壓力。

  中國幅員遼闊,新冠疫情的分布呈現了出一定的空間分布特征,加之采取了必要的限流措施,疫情的空間分布呈現出不平衡性。研究表明,除湖北之外,新冠患者的空間分布與胡煥庸線高度契合,在胡煥庸線右側集中了97%的患者[1].在不同省份,疫情的嚴重程度存在較大差異,新冠肺炎疫情的空間不均衡分布以及中國區域經濟發展的差異性,使得區域經濟在疫情沖擊下表現出地區異質性。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異質性地區沖擊下,各省份及不同地區的經濟增長將表現如何?中國區域經濟會發生什么變化?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要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那么針對疫后區域經濟新變化,區域經濟政策應作出如何調整?本文試圖通過回答以上問題,對疫后中國區域經濟格局的變化進行分析,從理論層面上豐富公共衛生事件對經濟影響方面的研究,在實踐層面為優化細化調整中國的區域經濟政策提供參考借鑒。

  2 文獻綜述

  人類歷史上發生過多次瘟疫等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經濟學家們也早就意識到了公共衛生事件對經濟活動的影響。宏觀層面上的代表研究有,Alfani等研究了1629-1630年發生在意大利的鼠疫(Plague)對意大利城市發展的長期影響,運用經濟地理模型(economic geography model)分析發現,受鼠疫影響嚴重的城市表現出了較低的經濟增長水平,且對于城市的人口和城鎮化率具有長期影響[2].Barro等研究了1918-1920年爆發在西班牙的流感大流行造成的影響,發現該流感造成了世界2.1%的人口死亡,GDP因此下降6%,同時有證據表明高流感致死率降低了股票和短期政府債券的收益率[3].Pamuk研究認為,早期現代歐洲(19世紀初)關鍵結構和制度的形成可追溯到1346年發生在歐洲的黑死病;黑死病作為一個外生沖擊,激發了一系列制度性變革從而產生了深遠影響,因此導致的高工資環境對于歐洲經濟的長期增長起到了重要作用[4].Boerner等提出了"流行病貿易"(epidemic trade)的概念,基于1346-1351年間歐洲黑死病在城市間傳播的速度識別兩城市間貿易強度,研究表明貿易強度與交通方式、政治邊界、宗教制度等都有關系[5].重大公共衛生事件在微觀層次的影響也是多方面的,Li等研究了1910-1911年發生在中國滿洲地區鼠疫對移民長期財富積累的經濟影響,結果表明在疫情結束不久,移民到疫區的家庭比搬離疫區家庭和疫情前后很久移民至此的家庭擁有的財富至少多112%,原因可能在于新移民在疫情期間能夠廉價獲得土地,且能得到更高的初始工資[6].Beach等利用美國1900年和1940年人口普查數據研究發現,早年生活階段遠離傷寒病能夠使后期生活收入提高1%,受教育時間增加1個月,且因消除傷寒而提高的收入能夠完全抵消傷寒付出的成本[7].Bleakley通過構建了一個雙重差分模型分析了1910年在美國南部消除鉤蟲病對人力資本的影響,研究發現短期來看,消除鉤蟲病提高了當地適齡兒童的入學率,長期來看,提高了這一人群的收入水平[8].

  國內學者對這一問題也進行了較為深入的研究,特別是在2003年"非典"發生以來,國內經濟學者對"非典"產生的經濟影響進行了研究。云鶴等通過引入轉換系數的概念,利用數學模擬等工具,發現"非典"對經濟的沖擊主要體現在居民消費的減少和消費預期的變動,政府通過采取救市措施使經濟增長比預期提高1個百分點[9].樊綱認為"非典"屬于"需求抑制型危機",減少經濟活動且不會出現"重建需求",對GDP增長率具有影響,政府應當采取擴大需求的政策,防止經濟衰退[10].李正全分析了"非典"對中國國民經濟的短期與長期影響,認為短期對國民經濟沖擊巨大,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但長期來看,"非典"加快了醫療、社會保障甚至是政治制度改革進程,通過加速改革能夠提高資源配置效率[11].張廣瑞等還分析了"非典"對旅游業、金融業的影響[12,13].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已被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為"全球大流行"(pandemic),對中國及世界多國經濟都造成了重大影響,被認為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的的危機".此次疫情引起了國內外學者的廣泛關注,學者們通過網絡視頻會議等多種形式分享對疫情影響的看法。Barrero等認為此次新冠疫情是一個資源重新配置的沖擊,他們利用美國商業不確定性調查數據預測了未來一年的公司層面的表現,發現42%的臨時停工將轉化為長期失業,通過采取失業救濟金、政府補貼等措施能夠阻止這種資源重配效應[14].Baqaee等從供給和需求沖擊兩個方面分析了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產出、失業和通脹的影響,在沖擊下總需求是緊縮的,但對于供給部門和個別需求部門結果表現為滯脹[15].中國學者對此次疫情對中國的影響展開了激烈討論。劉世錦等基于投入產出框架,運用網絡分析法分析了新冠肺炎疫情的經濟沖擊路徑,結果表明江蘇等與湖北經濟依存度較高的省份,面臨較大直接經濟沖擊,湖北省的農業、交通運輸業和建筑業應予以特別關注[16].朱武祥等基于兩次針對中小微企業的全國問卷調查,分析發現中小微企業財務脆弱風險高,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嚴重,中央及各地出臺的紓困政策及時有效,但落地效果與企業訴求還存在一定偏差,應進一步提高紓困政策的精準性和及時性,并形成長效機制[17].何誠穎等則測度了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程度,結果表明疫情對中國產出、消費、外貿、投資、金融市場等都產生了重要影響,預計全年GDP增速不足5%[18].還有學者分別從財政政策[19]、"三農"[20]、組織資本[21]等角度分析了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的影響。

  新冠肺炎疫情的傳播符合地理臨近規律[22],特別是在城際傳播階段,空間上的鄰接式擴散效應明顯[23].因新冠肺炎疫情擴散速度、地理距離等因素,不同地區疫情對經濟社會的影響呈現出時間滯后性和空間異質性,兩者疊加導致各地受疫情影響有所差異。同時由于疫情造成的暫時性"封城"等措施具有明顯的行政邊界,因此疫情對各地區經濟影響的地區差異也更加明顯。有學者從區域經濟角度分析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1):陸大道院士認為,西部地區經濟對外交流少,增長恢復會比較明顯,而東部地區對外依賴大,在全球疫情得不到遏制的情況下,經濟會持續受到影響;劉亭則認為疫情會導致區域分化的趨勢更加明顯,地區之間的差距會增大;范恒山也認為地區分化會加劇,同時從產業發展角度提出,在產業發展的一般規律上,基于疫情反思,重要產業鏈自主可控可能會成為產業結構調整的驅動因素;楊開忠則認為此次疫情對地理經濟影響深刻,長期看將對國家經濟地理重塑產生沖擊。可以看出,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區域經濟將產生較大影響。

  從現有文獻來看,國內外學者對包括"非典"在內的人類歷史上發生的重大公共衛生事件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進行了較為全面的分析,對此次發生的新冠肺炎疫情也給予了高度關注,學者們也從不同角度建言獻策。也有少數學者從區域經濟學角度分析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中國區域跨度大,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此次疫情在不同區域的嚴重程度亦有差異,對不同地區的經濟影響也表現不同,因此有必要從區域經濟的角度審視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本文首先估測了2020年全國及各地區GDP數據,隨后運用Dagum基尼系數法分析了在新冠肺炎疫情前后地區差異的變化,最后基于以上分析提出了疫后調整區域經濟政策的具體建議。

  3 研究方法與數據來源

  3.1 經濟數據預測方法

  本文從全國和省級兩個層面對2020年的GDP數據進行預測。需要特別指出的是,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并未明確提出經濟增長目標,主要原因在于全球疫情、經貿形勢等難以預料的因素增多。2020年的經濟工作重點在于穩住經濟基本盤。省級"兩會"召開大都在疫情爆發前,所以普遍設定了明確的增長目標,但受疫情影響,各地經濟增長目標勢必會受影響。本文基于歷史季度數據,分季度預測2020年的GDP數據。

  在全國層面,我們給出樂觀、中觀和悲觀三種情景模擬。在樂觀情形下,第四季度在采取一系列穩增長、保增長的措施下,參照"非典"、2008年金融危機,經濟增速恢復至相應水平。在中觀情形下,第四季度均恢復至2019年水平。在悲觀情形下,經濟增長逐步恢復,第四季度增速將與第三季度持平。

  在省級層面,我們按照疫情嚴重程度,將全國31個省級行政區(因數據原因,不含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和臺灣地區)劃分為重災區、嚴重地區和一般地區,分別對應的悲觀、中觀和樂觀情景(表1)。對于疫情嚴重程度,本文根據各省確診病例與常住人口比例劃分。確診病例截止時間為5月22日,事實上進入5月來,各地的確診病例零散地以個位數增長,不影響對疫情嚴重程度的劃分。其中湖北為重災區,每十萬人發病人數為115人。每十萬人發病人數大于1的為嚴重地區,小于1的為一般地區。

  Tab.1 Regional pision by severity of COVID-19  

  表1 疫情嚴重程度地區劃分

  對于重災區湖北省,第一季度經濟增速為-39.2%,降幅巨大。通過對疫情嚴重程度分析可知,與湖北相鄰的中部省份多為嚴重地區,北京、上海等東部經濟中心省份疫情也相對嚴重。一般地區大多分布在西部地區,在地理距離上距湖北較遠。單純從疫情嚴重程度的空間分布來看,疫情對中部地區的影響最嚴重,對東部地區的影響大于西部地區。

  湖北省的經濟恢復工作異常艱巨,雖然湖北省將采取一系列措施以及得到中央的支持政策,本文仍按照悲觀情景進行預測。湖北省第二季度經濟降幅大幅收窄,預計在第三季度恢復至2019年增速的一半,在第四季度與第三季度持平。對于嚴重地區,本文持中觀態度,即在第三、第四季度保持與2019年同期相同的增速水平。對于一般地區,本文持樂觀態度,即第三、第四季度增速在經濟刺激政策下,達到"非典"后或2008年金融危機水平。

  3.2 區域差異分析方法:Dagum基尼系數

  基尼系數是一種常用的衡量地區差異的指標,Dagum提出了一種基尼系數的分解方法[24],該方法的優勢在于可以把地區間的不平衡G分解為三部分:地區內部的不平衡Gw、地區之間的不平衡Gb和超變密度(intensity of transvariation) Gt.其中超變密度的經濟學含義是:不同地區之間的重疊部分,如西部地區富裕省份可能會強于東部地區相對落后的省份。該方法已在國內外得到了廣泛應用[25,26].基尼系數G的計算公式為:

  式中:k為區域劃分個數,就本文而言,本文按照國家統計局的劃分,將全國分為東、中、西、東北四大區域(2),即此處k取4;n表示所有省份的數量,即取31;μ是所有省份GDP的均值;j和h表示的是地區,分別取值為1~4;i和r表示的是地區內的省份,對于東部地區,取值為1~10,西部地區,取值為1~12,中部地區取值為1~5,東北地區取值為1~3;yji(yhr)表示在地區j (h)省份i (r)的GDP.基尼系數越大,則表明地區差異越大。

  地區j的基尼系數Gjj計算公式為:

  地區j和地區h之間的基尼系數Gjh則為:

  式中:n分別表示相應地區省份的個數;表示該地區GDP的均值。

  整體的基尼系數G分解的第一部分地區內部的不平衡Gw公式為:

  第二部分地區間的不平衡Gb的計算公式為:

  第三部分為超變密度Gt,公式為:

  式(4)~式(6)中:pj、sj、Djh均為構造的新變量,定義分別為:

  式中:pj表示的是地區j省份數量占總數量的比例;sj表示的是地區j總GDP占全部GDP的比重;djh指的是地區之間經濟增長質量的差值,可以理解為地區j和h中所有的yji-yhr>0的數學期望;pjh指的是地區j和h中所有的yji-yhr<0的數學期望;Djh則衡量的是地區j和h之間經濟增長質量的相互影響;函數F是地區GDP累積密度函數。

  3.3 數據來源

  本文數據主要涉及季度GDP數據及其增速。研究區間為2015年第一季度至2020年第四季度。歷年統計年鑒、各季度統計公報等公布的GDP數據均為現價值,本文全部換算為以2015年價格計算的實際值,并以此計算增速。全國及各省的季度GDP數據往往公布的是季度累計值,易由此計算得到季度當季值。同時,由于GDP數據往往會進行修訂,本文參考國家統計局官網公布的最新修訂后或最后發布的數據為準。

  4 結果分析

  4.1 2020年全國GDP預測及分析

  本文首先計算了三種模擬情景下2020年全國GDP的預測值(表2)。

  從預測的結果看,在悲觀情景下,經濟隨季度階段性逐步恢復,2020年中國GDP能實現1.90%的增長。在中觀情景下,2020年中國GDP增速為2.20%.在樂觀情景下,中國采取一系列穩增長措施,預計下半年能達到2008年金融危機后刺激經濟的增速水平,此時2020年中國GDP增速為3.74%.從預測結果可以看出,即使在比較悲觀的情形下,中國2020年經濟仍能實現正增長。隨著中國疫情防控不斷取得進展,逐步摸索出了"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防控經驗,同時隨著各地持續復工復產,常態防控下經濟社會秩序逐漸恢復。在經歷并總結北京、大連、青島等局部點狀疫情復發的經驗基礎上,我們已經逐步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疫情防控方法體系,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將更加嫻熟穩固。

  由于此次疫情影響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世界面臨的最大挑戰,其影響可能要超過"非典"、2008年金融危機。面對疫情對經濟的沖擊,中央加大宏觀政策力度,綜合財稅政策、金融政策等,發力5G應用、新一代信息網絡等新基建領域,推動新型城鎮化,經濟刺激力度有可能會超過以往。美國、英國、日本、德國等發達國家,印度、巴西等新興市場國家均推出了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比照"非典"和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的經濟刺激后經濟增速,中國完全有能力實現較大幅度領先的經濟增速。

  通過歷年數據可以看出,從2003-2019年,中國每年都完成了年初《政府工作報告》中制定的經濟增長目標。2020年面臨的經濟不確定性因素增多,因此《政府工作報告》沒有提具體的經濟增長目標,然而這并非首例。2000-2002年,連續三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沒有明確設定經濟增長目標。從當時的歷史背景看,中國經濟受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影響,國內外經濟環境嚴峻,國際形勢也比較復雜,整體的經濟形勢充滿不確定性。2020年面臨的不確定性同樣較大。雖然沒有提出明確的經濟增長目標,但提出了"六穩"+"六保"的目標,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同時脫貧攻堅也進入"收官戰".以上目標的完成都依賴于經濟增長,完成"六穩"+"六保"的目標,經濟就能實現正增長,這是隱含的經濟增長目標。不設置具體經濟增長目標,能夠避免為片面追求經濟增長而忽略其他目標,變硬性約束為隱形約束,能夠更好聚焦主要經濟工作。已有研究表明,經濟增長目標約束不利于全要素生產率提高[27],對產業結構升級也有滯后效應[28],地方政府為了能夠恰好達到既定經濟增長目標,可能會采取擴大政府支出、加大基建投資等方式操縱GDP數據[29].

  Tab.2 2020 national GDP calculation and forecast data of China  

  表2 2020年全國GDP數據計算及預測

  注:以上數值均以2015年價格計算。其中前三季度數據根據國家公布數值計算得到,第四季度數據為預測值。

  疫情發生后,國內外機構或學者對世界及中國的經濟增長進行了預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2020年4月出版的《世界經濟展望》中預測2020年中國GDP增速為1.2%,世界經濟會萎縮3%,主要發達經濟體均為負增長,疫情較嚴重的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別萎縮9.1%和8.0%.該組織在10月份更新的《世界經濟展望》中對2020年中國GDP增速預測修正為1.9%,世界經濟將降幅達到4.4%[30].從前后兩個預測中可以看出,IMF對中國經濟持續看好,在世界經濟降幅擴大的情況下,中國經濟增速卻在擴大。從IMF的預測可以看出,該機構對中國的經濟預測與本文悲觀情景下中國經濟增速非常接近。需要特別指出的是,IMF同時對2021年經濟增長進行了預測,中國增速將達到8.2%.世界銀行最新預測顯示,2020年中國GDP增速為2.3%,2021年將恢復至7.7%的高速增長,但同時也提到,在新冠疫情影響下,疊加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全球貿易衰退等因素,在極端情況下,經濟增長僅為0.1%,此時中國能夠僅勉強完成"六保"任務[31].整體上看,世界銀行對經濟形勢的預測比較客觀,與本文的中觀情景比較吻合。國內多位知名學者也對經濟增長進行了預測分析(3):余淼杰認為2020年中國經濟實現3%增速沒有問題,這與本文提出的樂觀預測3.74%比較接近;同時他也認為若充分激發各種潛力,第三、第四季度增長或可達到10%,則可實現5.3%的增速。劉元春則根據調查失業率6%的目標推測接近增長應在4%左右。劉尚希則從赤字率3.6%推測經濟增速應在2%~3%.盛松成認為,各季度GDP占比將會逐步提高,如果單純從就業目標看,2020年GDP增速將為3.8%,但同時考慮到其他不確定因素影響,2020年GDP可能在3%左右。

  通過對本文的預測結果分析,以及對其他機構或學者的對比分析可以看出,本文提出的預測方法和結果符合中國實際,在最保守的情況下,中國經濟能夠實現正增長,完成"六保"任務。在多重目標的綜合約束下,中國經濟能夠實現3.74%的增長,在全球范圍內仍位居前列。2020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沒有明確提出具體的經濟增長目標,但這并不意味著淡化經濟增長,其他多個經濟社會發展目標都依賴于經濟增長。短期看,實現比較充分的就業顯得更為重要,通過新基建投資、數字經濟轉型等,進一步釋放改革紅利,完全有能力沖抵疫情等不利因素帶來的影響。長期看,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中國較早地成功控制了疫情,不僅有利于中國自身經濟的恢復,也將對提振世界經濟作出貢獻。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本文的預測方法和結果建立在統籌疫情防控與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上。中國疫情防控已取得階段性成果,為經濟恢復提供了先決條件。然而世界疫情仍處在高峰期,中國仍面臨較大輸入性風險,也不利于國際貿易恢復。國內點狀式疫情反彈也為中國經濟增添了不確定性。因此,抓緊抓實抓細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工作,是經濟持續恢復、不斷向好的重要前提,必須毫不松懈,絕不能讓疫情好轉形式發生逆轉。

  Tab.3 2020 national GDP forecast data of provinces in China   

  表3 2020年各地GDP預測數據

  注:以上數值均以2015年價格計算。最后一列為各省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制定的經濟增長目標,其中四川、云南"兩會"于5月份召開。2020年第一、第二季度數據和指數已公布,我們計算得到了實際值;第三、第四季度為預測值。

  4.2 2020年各地GDP預測及分析

  接下來,分省預測2020年GDP數據(表3)。

  湖北作為重災區,2020年的GDP預計為負增長,且是唯一一個負增長的省份。在疫情嚴重的省份,經濟增速將明顯低于去年,且完成疫情前《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經濟增長目標具有較大難度。同為中部省份的江西則增速較快,一方面江西疫情防控工作做得較好,在高發期過后,一直保持零增長;另一方面,江西是內陸省份,與周邊的中部省份比,外貿依賴度更低。東北三省增速均排名靠后,特別是黑龍江,增速排倒數第二(除湖北外)。黑龍江在4月份出現了第二波疫情,并局部擴散到整個東北地區,一時疫情防控嚴峻,因疫情反彈造成局部地區防控壓力增大,延長了疫情的影響時長。東北地區自身經濟轉型乏力,吉林省2019年GDP增速僅為3%,在疫情影響下,東北地區面臨更嚴峻挑戰。東部省份普遍增速緩慢,東部省份外向型經濟居多,對外依賴大,在當前歐美疫情出現二次高峰、前景依舊不明朗的前提下,東部經濟將受到較長時間沖擊,必須加快尋求經濟發展新動能。西部省份增速大都靠前,從疫情防控角度講,西部地區大多屬于疫情一般地區,防控壓力小;從經濟結構看,西部對外依賴遠小于東部,因此西部的疫后經濟恢復相對較好。西部省份這些年發展勢頭強勁,特別是貴州省,數字經濟已連續4年居全國第一,在疫情期間,數字經濟發揮了重要的支撐作用,并將繼續促進后疫情時代經濟轉型升級。

  4.3 地區差異分析

  從地區角度看,圖1展示了整體的地區差異以及差異分解情況。圖1a為整體的基尼系數G,衡量整體的不平衡趨勢;圖1b~圖1d分別為G的3個分解項,即地區內部的不平衡Gw、地區之間的不平衡Gb和超變密度Gt.從整體的基尼系數可以看出,2015-2016年,地區不平衡現象略微緩解,但之后基尼系數開始逐年增大,表明地區不平衡不斷加劇。在2020年,基尼系數之前的擴大趨勢略微放緩,表現為曲線稍微向下彎折。可見疫情沖擊在短期內并不能根本改變現有的區域經濟格局。然而對基尼系數的分解可以看出,地區內部的不平衡(圖1b)的作用驟然增大,而地區間的不平衡(圖1c)加速變小,這表明2020年在疫情沖擊后,地區內部的不平衡對整體地區差異的作用在提升,而地區間的不平衡對整體地區差異的貢獻度在下降。超變密度(圖1d)現象,保持了原有的變化趨勢,即穩定提升,這表明,地區重疊現象是在逐漸增加的,這與地區間的不平衡在減小是相對一致的。綜上可知,在疫情沖擊下,中國整體的地區差異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但造成地區差異的來源發生了明顯變化,地區內部的不平衡驟然變大而地區之間的不平衡在加速縮小,同時與之對應的超變密度現象穩步提升。

  圖1 2015-2020年中國基尼系數及其分解項變化趨勢 

  Fig.1 Gini coefficient and its decomposition item change trend in China between 2015-2020

  對于各地區內部的情況,圖2展示了東、中、西和東北地區基尼系數的變化情況。從結果可以看到,2020年的變化趨勢較之前都有比較明顯的改變。東部和中部的基尼系數明顯變大,表明東部地區內部和中部地區內部出現較大分化。在東部地區,其內部省份的差異加速擴大。東部地區從2016年開始內部的省際差距開始擴大,到2019年開始趨于平穩,但2020年省際差異又開始擴大。東部地區省份包含較多,南北跨度較大,而疫情嚴重和疫情一般省份又分布不均,這是導致東部地區受疫情影響而內部差距擴大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中部地區,從2016年開始,該地區內部的省際差距逐漸縮小,但疫情后2020年,地區差異大幅反彈超過2016年水平。中部地區的湖北是這次疫情的重災區,其相鄰省份多為疫情較為嚴重的省份。從曲線變化趨勢來看,中部地區的變化是最顯著的,直接改變了中部地區內部差異縮小的趨勢,內部不平衡程度反彈,這對中部地區區域一體化發展新格局具有抑制效應。西部地區基尼系數與東部、中部恰好相反,出現了明顯下降,在西部地區,內部的不平衡程度出現了較為可觀的下降趨勢。西部地區大多數省份疫情相對緩和,經濟受影響程度低,相對于疫情嚴重地區,西部各省份之間表現出"抱團"趨同,省際差異開始縮小。東北地區基尼系數擴大的趨勢得到了略微緩解。從曲線的走勢看,疫情并未改變之前東北地區內部差異擴大的趨勢,而是繼續延續原有走勢。可能的原因在于東北三省,黑龍江、吉林、遼寧,相對于其他地區來說較為獨立,三省受疫情沖擊程度接近(三省2020年預計增速分別為2.03%、2.92%、3.87%),之間的差異延續了往年的趨勢。

  圖2 2015-2020年中國分地區基尼系數  

  Fig.2 Gini coefficient of China by region between 2015-2020

  對于地區之間的差異,圖3展示了不同地區之間差異變化的走勢。在六組"兩兩關系"中,并沒有表現出一致的變化,而是具有很強的異質性。受疫情影響,地區間差異變化最大的是"東-中"和"中-西",有一定影響的是"中-東北"和"西-東北",而影響較小的是"東-東北"和"東-西".可以看出,中部受疫情影響最大,與中部相關的地區差異表現出了劇烈變化。"東-中"差距結束多年的連續縮小,在2020年急劇反彈且大幅超過了2015年。"中-西"差距則正好相反,兩地區差距多年的擴大趨勢在2020年急轉縮小,且低于2015年水平。一方面,東部發展一直強于中部地區,而此次疫情中部地區受影響也強于東部地區,從而導致兩地區的差異驟然增大。另一方面,多年的"中部塌陷"表明中部地區增速滯后于西部地區,而疫情沖擊使得中部和西部差距恢復至早年水平。"中-東北"地區差距擴大的趨勢得到明顯緩和,"西-東北"的地區差距也較為緩和地轉為下降。"東-東北"幾乎沒有受到影響,基本延續了之前的變化趨勢。

  圖3 2015-2020年中國地區間基尼系數  

  Fig.3 Gini coefficient between regions of China in 2015-2020

  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由于疫情嚴重程度不同、各地經濟結構不一等,疫情對各省各地區的影響也各異,短期來看,2020年各地經濟將受到直接沖擊,中國的區域經濟在短期內確實發生了一些變化。由于中國經濟回旋余地大,地區之間具有一定的互補優勢,這使得中國在世界上一枝獨秀,受疫情沖擊影響相對較小。各地區內部、地區之間的差距也在短期內發生了比較明顯的改變。從長期來看,中國經濟發展及地區經濟演變,將取決于世界疫情和經濟發展以及國內內部改革的綜合效應。

  中國的經濟奇跡得益于全球化,而當前歐美疫情仍在持續擴散,出現了第二波高峰,有專家預測,新冠肺炎疫情將有可能持續到2025年[32].在全球化受阻,疫情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內循環+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將在較長時間里是中國經濟發展的總要求和主方向,這一重大戰略將促使國內區域經濟格局發生重大變化。"內循環"的本質是要發揮中國區域經濟增長的階段性和周期性特征,利用地區間的產業梯度,實現區域經濟接力增長。那么在整個國內經濟循環體系中,會逐漸形成梯度鮮明、分工合理的產業鏈和產業布局。"雙循環"的本質是把中國經濟置于全球經濟發展整體格局中,在"逆全球化"思潮下,繼續利用好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戰略轉向。在全球經濟、國際貿易深受新冠疫情影響暫時停滯的窗口期,中國應發揮比較優勢,提升中國在全球價值鏈的地位。可以看出,在當前形勢下,各地區應積極主動應對各種不利因素,緊扣"內循環+雙循環"的戰略要求,提出符合本地產業轉型的發展方向,在新發展格局中找準定位,科學謀劃、提前布局、持續發力,促進區域經濟協調發展。

  5 結論與討論

  本文從區域經濟學視角定量分析了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本文首先從悲觀、中觀、樂觀三種模擬情景下預測了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情況,其次根據各地疫情嚴重程度,分別用不同情景利用歷史數據預測了各省2020年經濟數據,隨后運用Dagum基尼系數及其分解法對疫情后的經濟數據進行了地區差異分析。本文主要得出以下結論:

  第一,2020年,中國經濟仍能實現正增長。在悲觀情景下,中國經濟在2020年能實現1.90%的增長,完全有能力實現"六穩""六保"任務,保障經濟社會平穩健康運行。基于中國疫情防控已取得階段性勝利,復工復產進度高于預期,在局部疫情可能出現反彈但不至于影響大局的情況下,中國經濟能夠達到2.20%的增速。2020年經濟增速雖然是改革開放以來最低水平,但在世界范圍內仍處在前列。本文的預測結果與國內外知名學者或機構預測結果比較接近,表明本文的預測結果較為合理。預測結果表明,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的經濟具有重大沖擊,但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并未因此而改變,這一沖擊是暫時的、階段性的,中國完全有能力實現經濟社會各種目標,并在此基礎上實現高質量發展。

  第二,不同省份經濟表現差異明顯。根據疫情嚴重程度把全國省份劃分為重災區、疫情嚴重區和疫情一般區,分別對應的悲觀、中觀和樂觀情景,預測結果表明,湖北省作為重災區,2020年經濟將會呈現負增長。各地的經濟增速將明顯放緩,多數省份將不能完成年初制定的經濟增長目標。東北三省受疫情拖累嚴重,其增速在全國范圍都比較靠后。貴州省得益于數字經濟的發展,表現搶眼。東部省份外向型經濟居多,對外依賴大。西部地區大多屬于疫情一般地區,防控壓力小。從經濟結構看,西部對外依賴遠小于東部,因此東部省份增速明顯小于西部省份,

  第三,地區差異出現較為明顯的變化。整體的地區差距延續了之前的擴大趨勢,但趨勢略微放緩,地區內部的不平衡加劇,而地區之間的不平衡有所下降,超變密度現象延續了之前的走勢。具體到地區內部,除西部地區基尼系數下降外,東北、中部和東北地區的基尼系數都是變大的。地區之間的不平衡則表現出異質性,中部受疫情影響最大,與中部相關的地區差異表現出了劇烈變化,而各地區與東北的差距則延續了之前的變化趨勢,但在變化幅度上都比較緩和。

  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沖擊是巨大的,黨中央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重要舉措,將對國內區域經濟格局產生重大影響。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是黨的十九大提出的重大戰略之一,中國可以充分利用區域經濟增長的階段性和周期性特征,發揮中國區域空間回旋余地大的優勢,進一步強化細化優化區域經濟政策,應對疫情沖擊、實現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此次疫情之"危"孕育了激發區域經濟活力之"機".基于以上分析,結合本文的研究結論,本文提出如下政策建議。

  第一,加大對中部地區,特別是湖北省、武漢市的政策支持力度。湖北省經濟發展受到嚴重影響,武漢市、湖北省也為疫情防控作出了巨大犧牲和重大貢獻。應出臺一攬子政策支持武漢、湖北疫后重建。武漢占湖北全省生產總值的30%以上,同時武漢作為國家中心城市,對全省、整個中部地區發展具有輻射帶動作用,應高度重視對武漢的支持政策。對于整個中部地區而言,疫情使得中部地區內部差距增大,從而加劇了市場分割,應以一體化治理思維推動中部整體發展,進一步打破行政邊界,以跨區域城市群為支撐,帶動中部板塊融合發展。

  第二,強化推進西部大開發,推動西部地區高質量發展。西部地區相對受疫情影響較小,為穩定全年經濟增長提供了緩沖帶,在這一關鍵節點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意義重大。一方面,長期以來西部地區與東部地區,甚至中部地區,還存在一定的差距,此次疫情將有望成為地區差異的分水嶺;另一方面,西部地區作為中國重要的戰略回旋空間,自身的發展還存在嚴重不足,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突出。以強力舉措推進新時代的西部大開發,能夠為中國經濟增長挖掘新的空間增長極,推動中國整體的區域協調發展。

  第三,持續推進東北振興。東北地區近年發展一直處于經濟轉型期,在經濟普查后,東北三省的生產總值都出現了大幅縮水。疫情加劇了東北經濟轉型困境,特別是吉林、黑龍江曾出現較為嚴重的局部疫情反彈。應持續推進東北振興,在新時代找準東北發展的方位,理清東北振興在全局發展中的關系和東北內部的關系,通過深化改革尋找東北振興的源動力,以新氣象新擔當新作為推進東北振興。

  第四,通過新舊動能轉換推進東部地區產業轉型升級,以產業向中西部轉移形成合理的產業空間布局。中國整體的產業發展存在產業同化、梯度效應不明顯的問題,面臨傳統經濟動力的資源環境約束,新舊動能轉換為產業轉型提供了突破口。東部地區可以通過尋找經濟增長新動能促進產業升級,同時加速產業向中西部地區轉移,在促進中國整體產業升級的過程中,發揮產業轉移的空間重配效應,通過必要的產業政策優化東中西產業空間布局。

  第五,從全球區域發展來看,抓住全球產業鏈重構的窗口機遇,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此次疫情是世界性的,中國率先擺脫了疫情陰影,但據目前情況看,全球范圍很難在短期內結束疫情,則中國經濟很難獨善其身。然而這也為全球產業鏈重塑提供了窗口期,一方面要鼓勵國內出口型企業內銷轉型,啟動經濟內循環,幫助相關企業渡過難關。另一方面要加大數字化轉型,推廣跨境電商平臺,穩定進出口貿易。在此基礎上,加快補齊中國在關鍵技術領域產業鏈短板,提升中國在全球產業鏈的地位,抵御疫情引起的國際經濟不確定性風險。

  參考文獻

  [1] 丁任重。區域空間視角下的公共衛生事件。https://www.thepaper.cn/news Detail_forward_7075533,2020-04-21.[Ding Renzhong.Public health events from a regional spatial perspective.https://www.thepaper.cn/news Detail_forward_7075533,2020-04-21.]

  [2]Alfani G,Percoco M.Plague and long-term development:the lasting effects of the 1629-30 epidemic on the Italian cities.The Economic History Review,2019,72(4):1175-1201.DOI:10.1111/ehr.12652.

  [3]Barro R J,Ursúa J F,Weng J.The coronavirus and the great influenza pandemic:Lessons from the"Spanish Flu"for the coronavirus's potential effects on mortality and economic activity.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Working Paper Series,2020,No.26866.

  [4]Pamuk?.The Black Death and the origins of the'Great Divergence'across Europe,1300-1600.European Review of Economic History,2007,11(3):289-317.DOI:10.1017/S1361491607002031.

  [5]Boerner L,Severgnini B.Epidemic trade.Available at SSRN 1896603,2011.

  [6]Li D,Li N.Moving to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Economic effects on migrants of the Manchuria Plague of 1910-11.Explorations in Economic History,2017,63:91-106.DOI:10.1016/j.eeh.2016.11.001.

  [7]Beach B,Ferrie J,Saavedra M,et al.Typhoid fever,water quality,and human capital formation.The 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2016,76(1):41-75.DOI:10.1017/S0022050716000413.

  [8]Bleakley H.Disease and development:Evidence from hookworm eradication in the American South.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2007,122(1):73-117.DOI:10.1162/qjec.121.1.73.

  [9]云鶴,舒元。財政分權、轉換系數與經濟增長。經濟研究,2005,(6):40-50.[Yun He,Shu Yuan.Fiscal decentralization,transform coefficient and economic growth.Economic Research Journal,2005,(6):40-50.]

  [10]樊綱。危機應對的經濟學原理。北京社會科學,2003,(3):3-6.[Fan Gang.The economic theory of the crisis answers.Social Science of Beijing,2003,(3):3-6.]DOI:10.13262/j.bjsshkxy.bjshkx.2003.03.001.

  [11]李正全。SARS影響國民經濟的短期與長期分析。經濟科學,2003,(3):25-31.[Li Zhengquan.Short-term and longterm analysis of SARS affecting national economy.Economic Science,2003,(3):25-31.]DOI:10.19523/j.jjkx.2003.03.004.

  [12]張廣瑞。SARS后關于中國旅游發展的冷靜思考。財貿經濟,2003,(11):65-69.[Zhang Guangrui.Some thoughts on China's tourism development after SARS.Finance&Trade Economics,2003,(11):65-69.]DOI:10.19795/j.cnki.cn11-1166/f.2003.11.016.

  [13]伍志文。SARS對金融業的沖擊路徑及其影響初探。財經研究,2003,(8):58-63.[Wu Zhiwen.An elementary analysis on the shock route of SARS on finance and its effects.Journal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2003,(8):58-63.]DOI:10.16538/j.cnki.jfe.2003.08.010.

  [14]Barrero J M,Bloom N,Davis S J.COVID-19 is also a reallocation shock.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Working Paper Series,2020,No.27137.

  [15]Baqaee D,Farhi E.Supply and demand in disaggregated keynesian economies with an application to the Covid-19 crisis.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Working Paper Series,2020,No.27152.

  [16]劉世錦,韓陽,王大偉。基于投入產出架構的新冠肺炎疫情沖擊路徑分析與應對政策。管理世界,2020,36(5):1-12.[Liu Shijin,Han Yang,Wang Dawei.An impact path analysis of COVID-19 outbreak in China and policy response.Management World,2020,36(5):1-12.]DOI:10.19744/j.cnki.11-1235/f.2020.0066.

  [17]朱武祥,張平,李鵬飛,等。疫情沖擊下中小微企業困境與政策效率提升:基于兩次全國問卷調查的分析。管理世界,2020,36(4):13-26.[Zhu Wuxiang,Zhang Ping,Zhang Pengfei.Firm crisis,government support and policy efficiency under the epidemic shock:Evidence from two waves of questionnaire on SMEs.Management World,2020,36(4):13-26.]DOI:10.19744/j.cnki.11-1235/f.2020.0049.

  [18]何誠穎,聞岳春,常雅麗,等。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影響的測度分析。數量經濟技術經濟研究,2020,37(5):3-22.[He Chengying,Wen Yuechun,Chang Yali.Measurement and analysis of the COVID-19 epidemic impact on China's economy.The Journal of Quantitative&Technical Economics,2020,37(5):3-22.]DOI:10.13653/j.cnki.jqte.2020.05.001.

  [19]李明,張璿璿,趙劍治。疫情后中國積極財政政策的走向和財稅體制改革任務。管理世界,2020,36(4):26-34.[Li Ming,Zhang Ruirui,Zhao Jianzhi.The active fiscal policy trend and the finance-taxation system reform in China after the epidemic.Management World,2020,36(4):26-34.]DOI:10.19744/j.cnki.11-1235/f.2020.0050.

  [20]魏后凱,蘆千文。新冠肺炎疫情對"三農"的影響及對策研究。經濟縱橫,2020,(5):36-45.[Wei Houkai,Lu Qianwen.Impact of COVID-19 on"agriculture,countryside and farmers"and countermeasures.Economic Review Journal,2020,(5):36-45.]DOI:10.16528/j.cnki.22-1054/f.202005036.

  [21]金碚。論經濟的組織資本與組織政策:兼議新冠肺炎疫情的啟示。中國工業經濟,2020,(4):23-41.[Jin Bei.On organizational capital and organizational policy of the economy:Enlightenment from the epidemic situation of COVID-19.China Industrial Economics,2020,(4):23-41.]DOI:10.19581/j.cnki.ciejournal.2020.04.001.

  [22]曾永明,駱澤平,楊敏,等。人口流動與城市早期新冠肺炎疫情空間擴散及分布關系研究。人口與社會,2020,36(5):69-84.[Zeng Yongming,Luo Zeping,Yang Ming,et al.A research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opulation migration and spatial spread and distribution of early COVID-19 epidemic.Population and Society,2020,36(5):69-84.]DOI:10.14132/j.2095-7963.2020.05.006.

  [23]劉濤,靳永愛。人口流動視角下的中國新冠疫情擴散時空動態:傳統數據和大數據的對比研究。人口研究,2020,44(5):44-59.[Liu Tao,Jin Yongai.Human Mobility and Spatio-temporal drynamics of COVID-19 in China:Comparing survey data and big data.Population Research,2020,44(5):44-59.]

  [24]Dagum C.A new approach to the decomposition of the Gini income inequality ratio.Empirical Economics,1997,22(4)。DOI:10.1007/BF01205777.

  [25]Chen J,Cheng S,Song M,et al.A carbon emissions reduction index:Integrating the volume and allocation of regional emissions.Applied Energy,2016,184:1154-1164.DOI:10.1016/j.apenergy.2016.03.032.

  [26]李占風,張建。資源環境約束下中國工業環境技術效率的地區差異及動態演變。統計研究,2018,35(12):45-55.[Li Zhanfeng,Zhang Jian.Regional disparities and dynamic evolution of China's industrial environmental technical efficiency under the constraints of resource and environment.Statistical Research,2018,35(12):45-55.]DOI:10.19343/j.cnki.11-1302/c.2018.12.004.

  [27]余泳澤,劉大勇,龔宇。過猶不及事緩則圓:地方經濟增長目標約束與全要素生產率。管理世界,2019,35(7):26-42.[Yu Yongze,Liu Dayong,Gong Yu.Target of local economic growth and 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Management World,2019,35(7):26-42.]DOI:10.19744/j.cnki.11-1235/f.2019.0090.

  [28]余泳澤,潘妍。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與服務業結構升級滯后并存之謎:基于地方經濟增長目標約束視角的解釋。經濟研究,2019,54(3):150-165.[Yu Yongze,Pan Yan.The mysterious coexistence of rapid economic growth and a lag in the service industry's upgrade in China:An interpretation based on the economic growth target constraints perspective.Economic Research Journal,2019,54(3):150-165.]

  [29]Lyu C,Wang K,Zhang F,et al.GDP management to meet or beat growth targets.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2018,66(1):318-338.DOI:10.1016/j.jacceco.2018.07.001.

  [30]IMF.World Economic Outlook.https://www.imf.org/zh/Publications/WEO,2020-07-17.

  [31]World Bank.East Asia and Pacific in the Time of COVID-19.https://openknowledge.worldbank.org/handle/10986/33477,2020-07-17.

  [32]Kissler S M,Tedijanto C,Goldstein E,et al.Projecting the transmission dynamics of SARS-Co V-2 through the postpandemic period.Science,2020,368(6493):860-868.DOI:10.1126/science.abb5793.

  注釋

  1以下學者觀點摘自微信公眾號"中國區域經濟50人論壇",為研討會時的發言。

  2東部地區包括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廣東、海南10個省(市);中部地區包括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6個省;西部地區包括內蒙古、廣西、重慶、四川、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12個省(市、自治區);東北地區包括遼寧、吉林、黑龍江3個省。

  3以下學者觀點分別摘自網易研究局、相關學者個人公眾號等。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中國農業政策研究中心
原文出處:劉帥. 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區域經濟的影響[J]. 地理研究,2021,40(02):310-325.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学生的妈ma中韩双字免费观看